3.21.2008

物理論與化約論

在現代,有一種對於世界的看法(至少和中古時期比起來)廣泛地被大眾接受,這種看法的持有者普遍地相信說,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被科學所解釋,或者說,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依循自然的法則—作為科學發掘的目標,而且在將來可望被科學家所掌握的那些自然的法則—來存在和運行。這樣的看法,在科學和哲學上我們稱呼它為物理論(physicalism)。對於那些對科學感到樂觀的人們來說,物理論是他們堅強信念的基礎之一,因為物理論是化約論(reductionism)的根基,而如果化約論是真的,科學將使得我們(至少在理論上)能夠徹底地解釋與操縱自然現象。化約論主張說,因為這個世界的運作依循著一定的、簡單的法則,任何複雜的龐大的事物的狀態都是被作為其組成分子的簡單的細小的部份的狀態所決定,所以我們能夠運用分析方法,使用那些比較簡單的現象來解釋複雜的現象。化約論所帶來的方便在現代科學非常顯而易見︰因為生物的狀態被組成身體的分子結構所決定,所以我們可以利用分子結構的變化來說明生物狀態的變化;因為化學的變化規則是奠基在化學物質的物理成份和其屬性上,所以我們可以利用物理法則來說明化學現象… 相信化約論的人會相信說,如果我們可以給予世界現象一個完整的解釋的話,這樣的解釋會具有洋蔥的結構—每一層都完整解釋了外面那一層的所有現象,並且每一層都可以被更裡面的一層所解釋。而如果物理論為真,就保證了不管我們剝開洋蔥的哪一層,我們面對的都會是可以被科學掌握的現象。

然而,物理論者的道路是艱辛的。作為一個物理論者,我們會相信自己面前的一切事物要嘛本身就是科學事物,要嘛可以完全被其他科學事物的狀態所決定。但是並不是對於任何事物來說,它的本質都是如此地清楚。從古到今,物理論者時時面對各種現象的挑戰,因為物理論的包袱,物理論者在遇到自己無法解釋的複雜事物時,無法簡單地訴諸神靈或鬼怪。不過,歷史上科學的進步不斷地為物理論灌注信心︰以前我們以為彩虹是通往眾神國度的橋,現在我們知道當光通過充滿小水珠的空氣時,是如何被折射放出七彩;以前我們將生命的現象歸諸於靈魂或是「精神的火花(vital spark)」,現在我們不但知道生物體的成份和運作機制,而且可以運用這些知識來培養作物、治療疾病。

雖然在無數的科學壯舉之下,物理論似乎有樂觀的前景,但是自20世紀以降,科學家和哲學家們意識到了可以說是物理論有始以來最大的難題︰心靈狀態。我們知道自己有各種心靈狀態︰我們有各種慾望、信念、情緒,我們會思考、回憶、想像,而我們也普遍相信每個功能正常的人都會有這些心靈狀態,我們甚至會相信說,人以外的其他動物只要具備足夠的複雜度,也會具有某些心靈狀態。如果物理論是真的,那麼我們的心靈狀態也會和其他的生命狀態一樣被物理狀態所決定。如果物理論是真的,那麼,就如同我們可以為流汗、生長毛髮以及傷口結痂等現象找出生物學、化學甚至物理的基礎一樣,我們也應該可以為性慾、計算能力的展現以及視覺經驗等現象找出生物學、化學甚至物理的基礎。

物理論很ㄅ一ㄤˋ,可是無堅不摧的心靈狀態的感質面向卻在20世紀掀起了至今尚未平息的物理論大浩劫…


本文最初發表於我的舊網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