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2008

Unstanding Blah Blah Blah

有一個心理學上的效應(我忘了名字)是這樣的︰影片只要有恰當的字幕,就算完全不懂演員使用的語言,觀眾也會有那種以為自己聽懂了的感覺,而這種感覺跟真的聽懂戲裡的人在說什麼的時候會出現的那種感覺非常類似。

我想到一個裝置藝術的點子︰
拍片,戲裡的對白全部都設計成沒有意義的胡言亂語,但是看起來要真的像是在談天、說笑、吵架一樣。畫面要加上符合演員動作的字幕,讓觀眾體會「聽懂事實上毫無意義的語言」的感覺。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小梗可以加︰
  1. 設計兩款字幕,表現出完全不一樣的劇情,連番播放。
  2. 有時候看外國片會出現一些因為源自諧音或是同義字的笑點沒辦法被翻譯出來而導致戲裡的人笑得很開心觀眾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情形,這個也可以加進去,只要在演員大笑的時候字幕不要有笑點就好了。
這個設計的理念是在科技媒介中繼的世界裡「探討」人和語言的關係。




本文最初發表於我的舊網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