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2008

真理作為一個分析哲學課題

分析哲學家所研究的真理和大部分人感興趣的那種真理完全不一樣。當一個分析哲學家說他在研究真理的時候,他所作的事情不是試圖掌握某個包山包海的洞察或頓悟,而只是企圖建構一個真理論(theory of truth,為某個日常語言或者某個人工語言中的真述詞提供適當的定義的理論),或者評估一個真理論的理論後果和恰當性。

幾乎每個語言都有真述詞(truth predicate),我們用真述詞來描述一個句子為真或為假的狀態。中文裡的真述詞包含「...為真」、「...是真的」等等,而英文裡的真述詞是「...is true」。
真述詞很有用,如果沒有它們,我們就沒辦法表達「『2+2=4』是真的」、「他說的話是真的」這類句子。

一個語詞能夠有系統地被我們用來作一些事情,表示這個語詞代表了一個具有特定結構的概念,這個概念的結構決定了這個詞的使用在什麼時候是恰當的,什麼時候不是恰當的。例如「=」這個連接詞背後的概念是「等於」,這個概念的結構告訴我們我們應當在而且僅當在等號兩邊的東西一樣的時候才使用它,而在數學裡這個概念(其實應該說是「另一個,但是很類似」的概念)的結構提供的規定更加嚴格︰我們應當只在等號兩邊的數一樣大的時候使用它。

當我們清楚且正確地描寫出某個詞a所代表的概念a*的結構使得我們知道a在什麼情況下應該怎麼用,我們就完成了a以及a*的定義。而如果這個定義所描寫的概念和我們平常認識的a*一致,這個定義就是恰當的。

真理這個概念引起哲學家的興趣,最主要的原因是說謊者悖論(liar paradox)的存在。說謊者悖論暗示了真理這個概念本身可能蘊含矛盾,有一些哲學家相信說,要解消說謊者引起的困惑,釐清真理是一個可行的途徑。然而,因為一直沒有人想到該怎麼應付說謊者悖論,在20世紀以前,哲學家研究及提出真理論的動機通常比較單純,只是想要知道一個句子為真這種狀況背後的原理,在這個階段比較有名的理論有符應論(correspondence theory)、融貫論(coherentism)、以及實用論(pragmaticism)。事實上,自古希臘時期說謊者悖論被發現起,市面上的解決方案一直到1930年代才出現突破性的發展。

另外兩個可能使得哲學家想要研究真理論的理由是以真值條件(truth condition)為基礎的意義理論以及物理論(physicalism)。有一些語言哲學家相信一句話的意義來自於它的真值,即使得一句話為真和為假的條件,如果這是對的,建構一個適當的真理論可能會是建構意義理論必要的基礎。而如果物理論是對的,「s為真」這種事情也應當要能夠被科學概念所化約,在這個時候,我們會需要一個能夠以科學概念定義真理的真理論。

數學家兼哲學家塔斯基(Tarski)在1933年以波蘭文發表了他的真理論,成為近代真理論領域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之一。塔斯基試圖使用遞歸的方式來將定義真理,並且提出語言階層(hierarchy of language)的方案,使得我們可以造出夠豐富又不受到說謊者悖論威脅的人工語言。然而,語言階層對於自然語言會產生說謊者悖論的這個情形依然無計可施。

在塔斯基之後的重要真理論有Kripke的固定點理論(fixed point theory)、Gupta的修正理論(revision theory)和Horich的minimalism等等,都是試圖解決說謊者悖論的理論。



本文最初發表於我的舊網誌

3 comments:

  1. 我想知道事實與真理的區別...
    最近一直在想
    因為許多人喜歡把真理與事實畫上等號
    也常聽許多人說
    事實包含真理,卻不一定是真理,而真理一定是事實
    我總覺得怪怪的
    (我留言寄不出去,我是w9898775566)

    ReplyDelete
  2. 我是上面那個
    我補充一下
    我覺得真理是神聖、永恆、不變、認知相同(不會因族群不同而不同)、不辯自明

    ReplyDelete
  3. 我的看法是

    事實 是真實的現象

    真理 是為真的道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