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2009

沒天良作文指南

當你擁有立場,卻除了個人經驗之外完全缺乏支持的理據和獨到見解,你該如何吸引讀者?

壹.


或許你可以誇大自己的立場,例如,如果你想抱怨大學課程評鑑依賴學生喜好,不能用來評估教師教學品質,你可以改成下這樣的標題︰「課程評鑑泯滅人性,促發金融風暴」。這當然可以吸引很多目光,不過它也會讓你很快被踢爆。因為顯然這個說法太強了,太容易被反駁,所以你最好弱化自己的立場,例如改成
大學教學評鑑會被學生喜好影響,所以不應該列為教師評鑑考量資料之一。
然而,別忘了,你是一個除了個人經驗之外手上沒有任何支持這個宣稱的理據的人,當別人問你有什麼證據支持你的想法,你只能談談最近做的,關於上班族對於青蛙皮膚的恐懼的社會心理學實驗扯開話題。因此,或許你需要繼續弱化你的立場,例如說,改成
大學教學評鑑會被學生喜好影響,所以不能作為教師優劣的唯一指標。
這樣修改,大概在辯論場上就萬無一失了︰像教學評鑑這麼複雜的考慮,永遠都有你沒注意到的考量因素,因此,事實上就算一份資料再詳盡、再公正、再客觀、完全不可能受學生喜好影響,也不會有人敢說那是教師優劣的唯一指標︰不管X是什麼,「X不能作為教師優劣的唯一指標」永遠都是對的。換言之,你的這句話,完全就是大學評鑑界的套套邏輯!*1

不幸的是,這樣做也會讓你遇到瓶頸。別忘了,你是一個沒有獨到見解的人,你想講的東西一堆人早就先想過了,如果你只說那些你想到的相關的論點,根本不會有人想看,更何況這個論點已經被你弱化到根本毫無意義的境界。當一個人說他認為
候選人的經濟政策不應該列為投票選總統時的考量因素之一
我可能還有點興趣知道他有什麼理由這樣說,然而,如果他說的是
候選人的經濟政策不能作為投票選總統的唯一指標
拜託,誰會想知道這句大家都接受的廢話背後有什麼想法啊。

顯然,在這裡你需要多說一些話來掩蓋自己的無趣和平凡。然而,你又只能「多說一些話」,而非「多宣稱一些相關的內容」,因為如果你多宣稱了一些相關的內容,而讓自己的立場再度變強,你又會跟第二段裡談到的一樣容易被駁倒,或者跟第三段裡談到的一樣有時必須用青蛙和上班族的故事轉移話題。在這個時候你該怎麼辦?有什麼話既不提供和討論主題相關的內容,又可以讓你至少在缺乏學識素養的報紙編輯眼中看起來比較不無趣不平凡?很簡單,就是那些沒內容卻又深奧的話。

例如說,你可以扯一些哲學術語,像是抱怨教學評鑑都是承繼自理性主義、忽略情感,活脫脫地只展現了科學的自大云云。當然,這類功夫的教主依然是張小虹,你永遠都比不上張小虹,所以你絞盡腦汁裝滿shot杯,還是只能摀著心門勉強寫出類似這種句子︰
「...教學評鑑的正當性是基於「人是理性動物」的假設,在「大數法則」下,透過操作上的精確性和可計算性,認為評鑑結果具有一定的客觀性與可信度。傳統理性主義者認為,人具有一種先於其存在的理性特質。柏拉圖指出,理性是對事物本質和規律的一種認識能力,這種能力能夠主動地反映和改造客觀世界,並且可以規範自己的行為。

這種人皆理性的信念直接否決了人類的情感,甚至情緒的作用。從許多生活的經驗事實顯示,決定人類行動的因素並非理性,而是情感的左右,甚至情緒的衝動。許多學生也承認教學評鑑確實有情感的因素,對於一些不喜歡的教師,會給予較低的評價。因此,教學評鑑充其量只是學生對教師喜好程度的評定,可以做為「人氣教師」的參考,若做為優劣的唯一指標就是過度的使用。」

「...基於科學的信仰,這種工具理性從語言系統根本的消滅了否定的力量,一些深知教學評鑑之弊的教師只能鴉雀無聲。所謂教學評鑑的話語不再表徵真實的意義,而成為管理和統治的工具。以至於這種不分學門、不分個體全然適用的教學評鑑工具本身成為了目的,也成了套在教師身上鐵的牢籠。於是,越來越多的教師失去了獨立性、失去了特殊風格,全都依附於龐大教育系統的管理人,成為標準化的教學機器。」
當然,你完全接受我的意見,沒有在這些話裡面多說任何東西,當我們把那些漂亮的(或者惹哲學系學生生氣的)哲學話語去掉,針對教學評鑑這個主題,你就真的只是把自己的意見重講一次︰
教學評鑑會被學生喜好影響,所以不能作為教師優劣的唯一指標。

貳.


當然,基於無知,你的那些哲學書袋就算不是錯的,至少也牛頭不對馬嘴*2。不過沒關係,你都做到大學教授了,那些報紙編輯絕對不會比你精明。

參.


事實上,那些傢伙甚至沒發現你簡單的雙重標準︰
「其實,一位教授教學的優劣,只要在他課堂坐上兩個小時即可分曉。但是,我們寧願相信量表分數,卻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因為這種以「教學評量表」為工具的評鑑是最有效率,也是最偷懶的方法,在實施上卻以「客觀中立」的面目出現。」
我靠,在我們為了避免主觀喜好以及學生被教授討好而影響結果所以丟掉教學評鑑之後,卻要迎接一個「自己去看看,你覺得是好就是好」的判斷方案?

註釋

  1. 套套邏輯︰恆真句,不管怎樣都為真的句子,例如「所有單身漢都是沒老婆的男人」。在這裡的那句話當然不是恆真句,那只是一個誇大的玩笑,用來取悅哲學系學生,彌補他們因為那篇蠢文章受的傷。

  2. 如果理性主義哲學家真的認為人完全理性,不會受情感影響,那麼他們真的是白痴到底了,根本不值得我們花時間念啊。

16 comments:

  1. 有夠靠背 但是有道理
    回復雞蛋糕一貫風格
    令人一邊罵幹一邊無可奈何地同意

    ReplyDelete
  2. 樓上讓我想到某些外國的書評。

    ReplyDelete
  3. 「大學教學評鑑會被學生喜好影響,所以不能做為教師優劣的唯一指標」這句話的確是不能為一般大眾提供任何知識,但某些腦殘官員們有可能不具備這種知識啊!很多時候我們都知道應該怎麼做,但事實上主管單位就是不知道,這時候提出這樣的一句話目的不在創新觀念,而是批評現有的作法。

    冗長而毫無內容(甚至錯誤百出)的論點或許經不起分析,但說不定可以騙過那些腦殘官員,讓他們嘖嘖稱是,進而改變現有的做法,那也不能說沒有貢獻。

    ReplyDelete
  4. 其實很多所謂的專家學者除了懂「學術文」這種特殊的文字,
    跟普通人沒什麼大分別...

    ReplyDelete
  5. 比較好奇的反而是「惹哲學系燢生生氣」究竟所指為何?

    ReplyDelete
  6. To Anonymous:
    有趣的是,對於一個沒有提供任何知識的陳述句,是要引發哪個方向的改變呢?

    ReplyDelete
  7. 其實很多所謂的木匠除了懂「做木工」這種特殊的技能,
    跟普通人沒什麼大分別...

    ReplyDelete
  8. 木匠就是應該做木工的,
    但似乎學者不應該只是把常識(或是根本錯誤的東西)用「學術文」寫出來吧?

    ReplyDelete
  9. 學者就是應該做學問的
    本來就不應該只是把常識(或是根本錯誤的東西)用「學術文」寫出來

    ReplyDelete
  10. 但是你不能因為他是所謂的專家學者
    就要求他應該要跟普通人有什麼分別

    ReplyDelete
  11. 學者就是應該懂學術文的,就跟木匠就是應該做木工的一樣;還有為什麼「學者不應該只是把常識(或是根本錯誤的東西)用學術文寫出來」?

    ReplyDelete
  12. 如果目前的現狀是把大學教學評鑑做為教學優劣的唯一指標,那麼提出這一點可能會造成的改變就是讓它符合常識,不再是教學優劣的唯一指標。就算是學者,也不一定要在每一次發聲的時候都必須生產出新的知識,它的目的也可以是呼籲掌握權力的人重視某種價值或是不要再做錯誤的事,不然人權團體或民主鬥士也不用一天到晚在要求政府要注意這些東西了。

    ReplyDelete
  13. 事實上,大學教學評鑑從來就不是教師優劣的唯一指標。隨便找幾個有上過大學的人都可以想到的指標還有:教師跟系上同事的關係(魚幫水水幫魚);教師的名聲背景(能不能幫系上掛個金招牌);教師的政商關係(錢);教師學術成就(點數);教師的學生有多少權勢;教師的政治傾向;教師的宗教信仰;教師的容貌長相等等。

    所以重複呼籲請大家重視一個一般人早就知道的事實,只能想到是為了誤導(不明就裡的)大眾以為「大學教學評鑑現在是教師優劣的唯一標準」。

    ReplyDelete
  14. Island︰

    哲學生生氣,因為他把哲學家的東西理解錯了,再根據自己錯誤的理解,把哲學理論批評得好像蠢蛋一樣,連人們的行為會受到情感影響都不知道。

    我很高興有人在報章雜誌上討論或提及哲學,因為這至少代表大家還在乎哲學家們說了些什麼。可是,如果只是為了顯得高深而引用哲學家的話,而且還講錯,這不管在態度上還是學術上,都是不好的示範,而且容易讓沒唸過的人覺得哲學真的是關在象牙塔裡做的研究,連人的情感作用都不需要考慮。

    ReplyDelete
  15. 比較好奇的反而是「惹哲學系燢生生氣」究竟所指為何?

    ReplyDelete
  16. 本篇是個不賴的「行銷文案寫作引導」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