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2008

哲學家的條件

偷偷地關心著我的人們應該已經注意到這幾天twitter的小小抱怨。(好啦好啦我知道沒人注意到也沒人關心我我只是吃便當等放假的死宅男...)科學知識論期末報告題目的入手著實令人傻眼︰「將拉卡托斯和勞丹的科學哲學理論後設地運用在科學哲學史上,說明各科學理論的競爭、發展和演變,並做出評價」這真的是本學期最麻煩的作業了...

一起修課的Y在解決了其它期末任務之後立刻找我約時間討論。Y自大一踏進教室起就不斷地以幾乎滿分的總成績蒐集校長獎,直到以雙修生身份即將應屆畢業,等待暑假結束之後進入國內一類前幾志願研究所,是個聰明且認真的人。Y的理解力強,習慣追根究底,任何sloppy的解釋或回覆都會引來一陣追問。這使得討論過程非常愉快,三小時內釐清了不少有助於完成作業的想法,也讓我擁有新的藍圖再次翻修自己的半成品。

上週期末聚餐談天,老師問起Y為什麼不繼續念哲學,Y說,她覺得自己不適合念哲學,因為她沒有自己的意見,這個回答與我對Y的日常印象相容。然而,這倒不是指她在學術上沒有主見,而是說,Y對於理論發出質疑時,背後的動力通常是為了讓自己搞懂面前的理論(「為什麼會是這樣這樣?如果是這樣這樣的話,不是會那樣那樣嗎?」),而非找碴(為什麼會是這樣這樣?如果是這樣這樣的話,不是會那樣那樣嗎?這根本不make sense嘛!!」)。

一個人面對事實上有瑕疵的理論而無力批評,可能的原因當然有很多,例如知識不足、欠缺經驗、沒有創造力或者單純笨,然而,在我的經驗中,批評的慾望也是成為有力的批評者的必要條件之一。該類慾望的可能來源眾多,例如愛現、喜歡別人知道自己的聰明、喜歡讓別人受挫,或者僅僅喜歡追求有道理的東西。這些來源所提供的批評的慾望,對於成為批評者來說是沒有差別的(當然,在其它地方,例如人緣上,會有差別)。然而,依據常識,自大的人多,愛智且內斂者少,因此,哲學家通常是有點機車的,就算他們因為在江湖打滾多年而不自覺地表現出人畜無害的氣質,骨子裡依然是以糾正別人的錯誤為樂的壞傢伙。

我想到把月前和同學的對話︰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確定自己想要念哲學啊?」

「你想想看,變成哲學家之後,你的主要任務就是告訴別人他們哪裡錯了,這是多令人開心的工作啊!」

沒想到這篇日記最後竟然以自婊收場啊...

2 comments:

  1. 這篇實在是太歡樂了....

    ReplyDelete
  2. 喜歡看人家自婊,你果然是真鄉民!!(指)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