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2008

宇宙論論證

宇宙論論證是一個古早味的論證,自古希臘時期開始,就不停地在神學和形上學討論裡出現,而且雖然版本眾多(根據某哲學家的統計,市面上至少出現過17種在邏輯上互不相等的宇宙論論證),但是基本的出發點相差不遠。

亞里斯多德相信,世界的變化最終來自於一個不動的推動者(unmoved mover)。亞里斯多德觀察到,各種變化和運動都需要某些東西提供動力,如果人不擲球,球就不會往前飛,如果不餵食,雞就會停止運作。然而,不可能對於任何變動的東西來說,都存在另外一個東西提供給它動力,因為這樣會沒完沒了。因此,亞里斯多德相信一定存在有某個本身靜止,卻可以推動其他事物運動和變化的東西,它是世上所有運動和變化的最終原因,但不是任何運動和變化的結果。類似的想法也出現在中世紀教士湯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就是圖裡那個眼神呆滯的大伯)的書裡,阿奎那認為,雖然眼前所見的東西的存在都是有原因的,但是一定存在有某個東西,它造成其它東西的存在(即,它是某些其它東西存在的原因),但它本身的存在是沒有原因的。

這樣的思路背後的一個堅強直覺,後來被萊布尼茲(Leibniz)刻劃了出來︰「不可能有任何事實東西命題會在缺乏使它為真或存在的充分原因的情況下為真或存在,雖然我們不一定知道這些原因是什麼」這個主張後來被稱為充分理由原則(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大家相信它是宇宙論論證的必要前提。

充分理由原則可以被整理成這樣︰
  1. 對於任何存在的東西或事件x,如果x是偶然的,必定存在一個對於x的存在的充分解釋,這個解釋會是x存在的充分原因,即只要這個解釋的內容實現,x就必定存在。
  2. 對於任何為真的命題x,如果x是偶然的,必定存在一個對於x的為真的充分解釋,這個解釋會是x為真的充分原因,即只要這個解釋的內容實現,x就必定為真。
任何事實都是世界的一個狀態,而且是被實現的狀態(有一些世界的狀態是沒有被實現的,例如「甘迺迪病逝」、「蔣中正光復大陸」)。當我們面對一件事實,例如陳水扁在兩千年選上總統,我們可能會問說,為什麼這會是一個事實、是什麼使得它成為事實的。當我們這樣問的時候,我們希望知道的是,是哪些原因使得這個事實被實現的?是哪些原因使得世界呈現出這個事實,而不是另外一個事實(例如,陳水扁沒在兩千年選上總統)?我們所希望聽到的原因本身也應當是事實,而且它們必須是造成「陳水扁在兩千年選上總統」這個事實被實現的因。我們會有尋求原因的衝動,是因為我們知道「陳水扁在兩千年選上總統」這件事並不是非得實現不可——如果歷史有所變動,如果當初有人做了某些事或者有人沒作某些事,陳水扁就不會在兩千年選上總統——於是我們問,那些使得這個事實成為事實的事情,是哪些事情?

那些有可能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事實,在哲學上被稱為偶然(contingent)事實。對於偶然事實的成因的探究之所以是有意義的,是因為這些事情是偶然的。然而,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偶然的。

有一些事實是必然的、不可能不是這樣的,例如「2+2=4」、「所有的單身漢都是男人」。對於必然的事實,我們不會有動機去探究它為什麼是事實、是什麼使得它成為事實。當有人企圖作這樣的探究時(到底為什麼所有的單身漢都是男人勒?),我們可能還會嘲笑他沒事找事做。*1

根據充分理由原則,所有的偶然的事實都有可以解釋這個事實為什麼會實現的充分理由。從這個想法出發,宇宙論論證可以被整理成這樣︰
  1. 對於任何一個東西的存在,要嘛它是必然的,要嘛它是偶然的。(根據「必然」和「偶然」的定義)
  2. 如果所有東西的存在都是偶然的,那麼至少會有一個東西的存在背後不具有充分理由。(因為雖然偶然的存在可以作為其它偶然的存在的充分理由,例如我爸爸和我媽媽的存在是我的存在的充分理由,但是如果所有的東西都是偶然存在,除非因果鍊有無限長,否則在因果鍊的頂端一定會有某個偶然存在的背後沒有充分理由,而無限長的因果鍊是無法想像的)
  3. 不會有某個偶然存在的東西的存在背後不具有充分理由。(根據充分理由原則)
  4. 並非所有東西都是偶然的。(根據2和3)
  5. 至少有一個東西的存在是必然的。(根據1和4)

這個宇宙論證的結論是有某個東西的存在是必然的,並沒有對這個東西的性質加以描述。所以在這個階段還沒有辦法被拿來為任何特定宗教的崇拜對象的存在背書。哲學家和神學家在研究宇宙論論證時常把它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上述的論證,而第二階段則是特定宗教的信徒(通常是天主教或基督教)試圖證明第一階段的結論裡提到的那個必然存在就是自己相信的神。我不打算討論第二階段,因為我相信1.第一階段不會成功,而且2.就算第一階段成功了,也不會有任何先驗的好理由青睞任何特定宗教實體成為第一階段結論中的必然存在。

歷史上對於宇宙論論證的反駁砲火大多集中在充分理由原則上。充分理由原則是大多數人想都不想就會欣然接受的原則,但是沒有人有辦法證明它為真,每個人都相信任何被觀察到的偶然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充分理由,但不能因此斷定過去、現在、未來所有的偶然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充分理由。而相對地,反對陣營裡也沒有任何人有辦法證明它為假,我們甚至無法想像在什麼樣的狀況下一個偶然事物會不具有存在的充分理由。

現代支持充分理由原則最強的理由是,充分理由原則是任何追求真理的學術活動的假設。如果一切的存在都是沒有原因和理由的,不管多麼辛苦的觀察和歸納,我們對於世界的原理的認識不會有任何進展,如果一切的存在都是沒有原因和理由的,企圖藉由嚐百草知道哪些植物可以治病將是愚蠢的,因為不會有結果。我們只有在相信了充分理由原則的情況下,才會有動力去研究這個世界為什麼會長成這個樣子,進而獲得知識。而我們累積的知識證明了充分理由原則是有用的。這個理由不夠好,因為它沒有證明充分理由原則是真的,它只顯示出,在一般的情況下,相信充分理由原則的人會過得比較好,這當然不能拿來為嚴格論證的重要前提背書。

我對於宇宙論論證的初步想法是︰
  1. 沒有任何論證能證明充分理由原則為真。
  2. 利用必然存在的東西來為偶然事物的存在提供理由,會造成沒有人能接受的後果。




*1︰當然,我們可以探究「所有的單身漢都是男人」這個句子在中文裡為真的原因,因為如果當初我們不把「單身漢」定義成單身漢,或者不把「男人」定義成男人,「所有的單身漢都是男人」就不會在中文裡為真。不過,探究「所有的單身漢都是男人」這個句子為真的原因跟探究「所有的單身漢都是男人」為什麼是事實,是不一樣的。




reference
中正大學08年宗教哲學課程內容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smological_argument
William Rowe. "The cosmological argument"




本文最初發表於我的舊網誌

13 comments:

  1. 你的文章寫的真的很棒
    很清楚很容易懂
    不像有些傢伙喜歡說的文周周
    但卻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ReplyDelete
  2. Will︰

    謝謝你,那正是我最希望得到的讚美 :)

    ReplyDelete
  3. 你的文章寫的真的很棒
    很清楚很容易懂
    不像有些傢伙喜歡說的文謅謅
    但卻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ReplyDelete
  4. 炒冷飯....

    第二點的存在,事實上包含了物的存在與理由的存在兩種東西吧?所以可能C1是所有物的偶然狀態的源頭,有著充分理由說明形成此偶然狀態之原因,但卻沒有任何其他狀態可以造成C1。

    就好像大樂透得主一樣,偶然的必然。

    ReplyDelete
  5. 劉媽媽,你兒子欺負我。

    nidor︰

    看不太懂你在講什麼欸..

    ReplyDelete
  6. 意思就是,以機率作為偶然的理由,已經足夠充分,但也不需任何狀態先於C1之存在。

    例如,骰子未擲出前沒有點數,擲出後出現某點數。某點數的出現僅根基於機率,無需其他狀態導致此點數。

    ReplyDelete
  7. nidor︰

    起碼要有骰子啊。

    你的論證只有接受「無中生有是可能的」以及非決定論的人才有可能相信。

    ReplyDelete
  8. 恩,所以現代的物理學已經告訴我們,無中生有是可能的,而且世界應該是非決定論的。

    不過我主要不是要說這點,而是所謂"東西的存在"。這邊論證中的"東西"似乎混合了物與邏輯。這樣就算推論產生了N1,N1也很有可能是機率或是自然律之類的"理由"而不是實際上的物質狀態。

    ReplyDelete
  9. nidor︰

    i see. 你是在抱怨做這論證的人預設了,只有「處於特定狀態的東西+自然律」才有可能是處於另一個特定狀態的東西存在的理由。

    ReplyDelete
  10. 對,所以我認為這從一開始就是一個不聰明也不嚴謹的論證。

    ReplyDelete
  11. nidor︰

    i see.

    我對物理不了解,不過我的直覺跟你不一樣。

    假設C1是原則上我們可追溯的最早的宇宙狀態。C1存在的解釋,在「自然律+機率」跟「自然律+C1之前的狀態」這兩個選項之間我沒有明顯的偏好。(第二個解釋的意思,就是宇宙沒有最早的狀態,時空沒有起始)

    ReplyDelete
  12. 兩邊哪個答案比較好,我想還是應該由物理學家來回答。我只是指出若前人想要以這樣的論證來爲某種絕對的存在背書,恐怕是相當不聰明的做法,而且在當代就應該要有人發現這種破綻了才是。

    ReplyDelete
  13. nidor︰

    有道理,我同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