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008

信仰的自由

信仰者在面對攻擊的時候常會出現一種反應︰「我想要相信什麼是我的自由,所以,你沒有權利說我不理性、沒有權利說我不應該相信我現在相信的東西,也沒有權利說我的信念缺乏justification。」

這種道德譴責式的反應完全沒有道理,因為當我們說某個人S沒有權利做某件事P,表示S在社會約定或者所屬社群的道德觀下有義務不做P,而任何法律和道德觀都沒有禁止我們批評別人的信念。換言之,對別人的信念做出批評,不是道德上惡的。


「可是我明明就有信仰自由啊!」信仰者可能會這樣回應,「信仰自由不就是用來保守我免於批評的嗎?」

當然不是,Austin Dacey會說,你犯了liberal fallacy。

Dacey在Point of Inquiry的episode 《The Secular Conscience》裡談到信仰者有時候會把信仰自由過度解釋,導出沒有人有資格批評別人的信念的這種荒謬結論。當我們談信仰自由,Dacey認為,我們談的是一個人的信念是non-governmental的,也就是有公權力豁免權的,換言之,信仰自由保證的是政府不能動用公權力強迫人民相信某些事情或者不相信某些事情。給信念予公權力豁免權,當然不同於主張信念是個人的、相對的、不可被批評的。

如果大家都同意信念是個人的、相對的、不可被批評的的話,結果將不可收拾,因為這樣一來,不但沒有人能夠批評別人不理性,也沒有人有權利糾正別人的信念、告訴別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電視台沒有權利播放氣象預測報告,因為這樣會侵犯觀眾想要相信明天天氣是如何的自由,即使經由多次實驗證明喝符水根本沒效,科學家也不能踢爆迷信譴責不理性,因為這樣會侵犯信徒相信該如何治病的自由。同理,老師也不能改考卷,即使改了,也不能發給學生(這倒是好事情)。


「我們的立場沒有那麼極端」信仰者可能會這樣澄清,「我們並不主張人們不能譴責別人的信念不理性或者沒有根據,也不認為我們不應該糾正別人的信念,我們想說的只是我們不能強迫別人相信某些東西或者不相信某些東西,如此而已。」

「譴責別人的信念不理性或者沒有根據、糾正別人的信念」,這不正是無神論者做的全部事情嗎?
「強迫別人相信某些東西或者不相信某些東西」,這不正是無神論者即使想做也做不來的事情嗎?

既然如此,你們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6 comments:

  1. 是這樣的,今天我是以一個基督背景身分在讀哲學,且又是以分析哲學的角度在看基督宗教,那我該如何解決?因為,到了最後我發現我漸漸開始在懷疑宗教的真實性,開始進入了困境與疑惑,就拿真理來說,我們知道大多數的哲學家認為這世上是很難找出真正的真理,但以基督宗教而言,如同耶穌說過:我就是道路 生命 真理。這就是一個很難去全是的難題。那麼,我該如何去看待我本身的宗教,且又該怎麼以分析哲學的立場去看待我的宗教信仰?

    ReplyDelete
  2. 抱歉,上面有錯字,是"詮釋"不是"全是"

    ReplyDelete
  3. Losandark︰

    信念的衝突總是令人困惑、不知所措甚至沮喪。然而我想這是每個人智識成長的必經之路。一個人不可能老是對,如果要在吸收新知的同時保有自己信念的一致,我們有時候必須衡量自己出錯的可能性,並且放棄某些信念。

    我想,如果你接受分析哲學的方法,那麼,即使它不使你放棄整個信仰(事實上我並不覺得分析哲學有很強烈的反宗教傾向,他只是讓人變得多疑且龜毛),至少也會對於某些宗教原典的詮釋給出建議。例如你提到的耶穌的句子,在分析哲學的眼光下,如果不把它當成隱喻,似乎就只能說那是一句語意上讓人無法理解的話。

    我認識一些念哲學的基督徒(我的老師Kevin就是其中一個),在他們之間,有所選擇地接受宗教原典是很平常的事情。而這種作法在宗教上也有能站住腳的理由︰原典是人紀錄傳承的,人會出錯,人會自作聰明寫出那些狗嘴不對象牙的怪句子,以為這樣可以把事情講得更清楚生動。

    我能給你的具體建議就是,開始整理自己的信念,你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在你相信的那堆東西裡面有哪些是互相矛盾的,對於這些矛盾的信念,你決定如何取捨。你可以不必一次就想要把自己的信念系統弄一致,當這個工作有了一些進度,或許你就會有新的想法,或者忽然知道自己比較想要面前的哪條路。

    ReplyDelete
  4. 這真的是個很好的問題。

    有些人總是拿自己的信仰來強壓在別人身上,久而久之就變成不允許他人有不同的意見。這真的是很令人困擾的行為。

    ReplyDelete
  5. 應該還有一個可能性
    或許不被尊重但有此可能

    就是:
    1, 耶穌沒有誇大 祂的確是上帝來作人 (上帝之子)
    2, 作者沒有誤解
    3, 抄者沒有錯誤

    祂本身的確是真理的本體
    真理者
    以此身份來發言

    這端看你對真理本身是個啥的信念
    當然也要看你對以上 1 2 3 的信心.

    我只說這種可能性是有的
    只是尷尬大家沒提出來罷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