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2008

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always ad hoc

要知道精神分析不科學,我們不用讀遍所有的精神分析著作和臨床案例,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曉得下面這兩個事實︰

  1. 精神分析宣稱,了解潛意識的運作,有助於對大部分的精神異常提供解釋和找尋治療方法,而潛意識的運作沒辦法被直接觀察,只能依靠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等精神分析方法來推測和分析。
  2. 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等方法倚賴各種精神分析理論支持。如果作為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這些方法的基礎的那些精神分析理論不可靠,精神分析師對於個案的潛意識運作所作的觀察結果也不會可靠。

這兩件事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因為似乎我們對其它的科學主張也可以做出類似的分析︰

  1. 科學家宣稱,我們可以藉由觀察從遠處駛來的船的桅桿是否比船身先出現在海平面上來推斷地球是不是圓的。
  2. 對於從遠處駛來的船的桅桿是否比船身先出現在海平面上的觀察,依賴光學(光直線前進)、幾何(圓與切線的關係)等科學理論。 如果這些科學理論不可靠,科學家對桅杆做的觀察和推論結果也不會可靠。

然而一旦我們仔細檢查,就會知道這兩邊完全不同。

當我們質疑桅桿觀察法的可靠性,我們會檢查作為這個觀察法的前提的那些科學理論,我們用各種儀器檢查光線的軌跡、我們用數學證明幾何公式,這些檢查是獨立的,它們本身的進行和證成不需要倚賴桅桿觀察法,他們跟桅杆觀察法毫無關係。

當我們質疑某個個案的潛意識分析結果的可靠性,我們必須檢查作為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這些精神分析方法的基礎的那些精神分析理論。然而,精神分析師是否能提供精神分析方法之外的任何方法來檢查這些理論的可靠性?不能,因為這些理論描述的是我們的潛意識(if any)的運作,而潛意識的運作只能依靠奠基在精神分析理論之上的那些精神分析方法來觀察。

當我們控訴精神分析做出自圓其說(ad hoc)的輔助假設(例如,為什麼預測要出現的症狀沒有出現?因為潛意識壓抑得太厲害)時,常遇到的辯護是,那又怎樣,這種事科學家也常幹(例如說,哥白尼)。我得說,這類辯護者沒把狀況給搞清楚︰精神分析師偶爾會做出ad hoc的解釋並不是我們反對精神分析踏入科學大門的理由,我們之所以不認為精神分析研究是科學,是因為,根據前面,當精神分析理論遇到反例時,它能做出的解釋全部都是ad hoc的。不同於科學理論,依據現況,我們沒有任何精神分析之外的方法可以用來辨別精神分析的輔助假設的可靠性。因而,精神分析理論缺少作為科學理論的基本條件︰可證成性(或者說,可否證性)。


...


Note︰

  1. 我們當然可以用Hanson那套觀察背負理論的說法來主張說,不只是精神分析,所有的科學理論事實上都難免ad hoc。然而︰

    1. 桅杆觀察法所背負的那些理論(光直線前進、幾何學)都是生活必備的常識,只有最極端的懷疑論者才會質疑它們。

    2. 成為這樣的懷疑論者的代價,就是背負「不只是精神分析,所有的科學理論都不比紫微斗數更正確」這類沒人會相信的主張。

  2. 我一點也不否認腦神經科學的進展有可能為精神分析帶來能夠被獨立證成的理論基礎,然而,就算這件事被幹成了,也沒有人能否認自1890年代至今精神分析學者在完全ad hoc的情況下混水摸魚了一百多年的事實。 (以及做文學、藝術、文化研究、社會評論的人不知道這是黑心書袋還給他卯起來掉的事實)

40 comments:

  1. 說真的,看你的部落格,我只看到你對其他學科的假想敵意,完全看不到你自己對任何一個學術議題的真誠關懷。

    不過,搞不好你的學術關懷就建立在替分析哲學劃界並豎立敵人。這樣說起來,我想你還是得多了解你的敵人到底長成什麼樣子。

    就我看來,你對你的敵人的理解顯然貧乏的很。我唯一想給的評語是:請加油!好嗎!

    ReplyDelete
  2. 我同意要有關懷也要真誠。

    只是,我認為,避免以真誠與關懷為藉口,藉此閃躲問題或轉移焦點也是相當重要的素養與態度。

    若是真的很不幸,就是顧了真誠與關懷卻無法顧及真理,若是這樣的不可皆取兩者的情況發生了,那麼,雖然這決定很痛苦,但我還是會選後者,並且鼓勵跟我做一樣選擇的人。

    ReplyDelete
  3. 上頭那篇是我寫的。初次面對這介面,有點不大會用,請包涵。

    ReplyDelete
  4. 花果山管理委員會October 9, 2008 at 10:00 AM

    這年頭連反駁都不用反駁了, 只要說"加油好嗎?"就夠了...


    真希望寫論文也能這麼輕鬆啊 (煙)

    ReplyDelete
  5. 妖西︰

    在網頁上看到你說話真是嚇了我一跳,不過希望以後也能常常看到:)


    嘿,大聖(希望我沒猜錯)︰

    好久不見啊,感謝聲援


    Hi,Quine︰

    斷言不值得回應。不過你的質疑裡剛好有我想要強調的點,所以我另外寫了一篇文章︰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09.html

    (承連結中的上文)因此,說真的,在你指出我的論證的錯誤之處(例如說,那兩件事情不是事實,或者,雖然那兩件事情是真的,但基於某些推論錯誤,我想要的結論其實不成立...)以前,我還真的不怎麼有動力去了解精神分析在幹嘛。

    對了,我這學期修了一堂名字跟你一樣的課欸!

    ReplyDelete
  6. 前面我都沒意見,反正精神分析理論本來就不是科學,但是你後面說的「做文學、藝術...的人不知道這是黑心書袋還給他卯起來掉的事實」我就覺得有點不太妥當了。畢竟文學和藝術本來就不是需要科學依據才能做的事,如果精神分析的理論和詮釋可以給他們創作的靈感,這也沒什麼不好吧。再者,「精神分析是不是科學」跟「他好不好用」是兩碼子事唄,如果它真的糟糕到一無是處,也就不會有成功的案例出現,如果一直以來都沒有成功案例出現,他的理論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迴響。所以~一點淺見。

    ReplyDelete
  7. 晚安,sincos︰

    我大致上同意你。我的那段話說得不夠清楚,我想批評的對象並不是寫詩、小說以及那些並沒有在做assertion的文學家以及藝術家等創作者。我想談的是以分析文本為職的文學研究和藝術研究者。

    ReplyDelete
  8. 抱歉,「以分析文本為職的文學研究和藝術研究者」經常掉書袋,這部份跟精神分析是否有科學性的關聯又是什麼哩?

    我知道的是,這些人的確是經常佛洛伊德來佛洛伊德去。可是,我倒是沒特別見到哪個「以分析文本為職的文學研究和藝術研究者」,會特別強調自己是在搞科學研究勒。

    所以,我還是不知道你批評完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之後,接著「批評做文學、藝術...的人不知道這是黑心書袋還給他卯起來掉的事實」這部份究竟是什麼意思?

    ReplyDelete
  9. 哈囉,agnes b︰

    我在這裡的立場,跟pyridine在這篇文章裡的立場大致上相仿。

    ReplyDelete
  10. Hi Kris,

    有關神經科學跟精神分析我有一些想法, 不過沒時間寫出來. 基本上, 神經科學家的確是發現了類似潛意識的機制. 有許多腦子內的資料, 是意識 access 不到的. 例如 Tomasello 觀察人玩遊戲 (如紙牌), 同時紀錄神經反應. 有些人一直學不會, 但他的神經訊號卻很明顯的知道怎麼玩那個遊戲. 也就是會有一個人的行為, 比他自己的腦子還笨的情況. 這在某些患有神經疾病的病人上特別明顯.

    這聽起來就是 Freud 的潛意識, 不過研究這些主題的人完全不使用 Freud 的術語, 得到的結論也跟精神分析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覺得有趣的是對於那些真的在研究潛意識的人, 根本不在意 Freud.

    PS: 前一個我已經 delete 掉的留言, 可不可以請你把它完全的清除掉? 謝謝.

    ReplyDelete
  11. 早安,pyridine︰

    謝謝你帶來的新資訊。

    希望你能早點有空:)

    ReplyDelete
  12. Hi
    看到了一篇文章
    所以想起很久以前在這裡看到的這篇文章
    分享一下:
    http://life.fhl.net/Philosophy/bookclub/psy/04.htm

    當代的精神分析理論或方法
    比你最初提到的事實一和事實二所描述的樣貌還要精緻很多
    (我這樣說對嗎?)

    ReplyDelete
  13. 早安,Listen︰

    謝謝你提供的新資訊!

    然而,我想精不精緻跟目前的討論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我並不是因為它們的不精緻而反駁。重要的是,那篇文章裡提到的理論,預設了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這些依賴潛意識理論的觀察方法嗎?

    之所以僅討論那些事實,就是因為我相信它說明了所有精神分析理論的前提(潛意識的運作沒辦法被直接觀察,只能依靠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等精神分析方法來推測和分析)。然而,只要這些觀察方法如下面所推論的,總是ad hoc的話,那麼,任何依賴這樣的觀察方法的精神分析理論,在那些重要的面向上,也都只能做出ad hoc的修正,因而缺少可否證性。

    ReplyDelete
  14. 我觉得要说精神分析的失败。不应该说是他本身的失败,应该是运用者的失败。
    精神分析,应该用于现象的分析与解释,而不是过程的推测与控制。
    这是很关键的。
    滥用一个理论和一个理论本身烂,是有区别的。

    ReplyDelete
  15. 品言︰

    我從來沒說過精神分析應該被用在什麼地方啊(我才不在乎精神分析應該被用在什麼地方)。我只說過,精神分析學家沒辦法在不循環論證的情況下證明潛意識存在。

    ReplyDelete
  16. 潜意识的存在是个事实,有必要证明吗?就像空气的存在

    ReplyDelete
  17. 品言︰

    當然啊...人家說有你就相信了嗎...

    ReplyDelete
  18. 呵呵,那似乎我说了,你也就信了!
    你应该是无神论者吧?

    ReplyDelete
  19. 罗嗦一句。在这且不说方法了。精神分析本身的心理结构理论——潜意识、前意识、意识,就好比是一个哲学体系的形而上学本体论,是不能证明也不必证明的,同时也不能被否定啊!
    只要你相信一门哲学,他的本体论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事实",而你不相信的其实也并非不是事实。

    ReplyDelete
  20. 品言︰

    我不接受這類信仰式的宣稱,這是在汙辱哲學。

    哲學家對於是否接受某種本體論這種事情是很嚴格的,柏拉圖花了多大的力氣想證明我們的本體論裡有理型,後世還是難得有人願意相信他的理論。當有人提議我們應該接受某種東西的存在的時候,哲學家的質疑多著呢︰有什麼理由證明它存在?假設它存在,能解釋什麼現象?要解釋這些現象,為什麼我們不能假設另外一個更簡單的xx存在就好了?

    除了理型之外,外在世界存不存在、道德事實存不存在、不依賴慾望的行為理由存不存在、不能被化約到物質心靈實體存不存在、全知全善全能的東西存不存在,這些都是哲學家小心翼翼面對的問題,絕對不是相信不相信一句話而已。

    如果這些東西都沒辦法被證明或否定,也無所謂有好理由相信或沒有好理由相信,形上學就不是一門值得花時間去做的研究,只是信仰的瞎扯而已。

    換句話說,如果你只是死心塌地地相信精神分析宣稱的那些東西存在,不需要證明也不必證明,甚至相信它們不可能被否證,那麼你所宣稱的精神分析並不是一門科學,是宗教。

    ReplyDelete
  21. 那你的意思是哲学也必须是科学的哲学?

    ReplyDelete
  22. 品言︰

    說哲學是科學的哲學,是什麼意思啊?反過來說,不是科學的哲學,會是什麼樣子?

    ReplyDelete
  23. 說的很對!精神分析并不是科學─數門枝微末節的學問─,因為它所遵循及處理的是主觀世界底事物;
    所以千萬不要將之與心理學(ο Ψυχης λόγος),或者說認識論的哲學(erkenntnistheoretische Philosophie),混同。
    ──我想,或許可以讀一讀叔本華和《心經》:
    「通常,一名哲學家不比一位數學家來的高明多少。」

    ReplyDelete
  24. 龍蟄居士︰

    看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ReplyDelete
  25. --->"精神分析學家沒辦法在不循環論證的情況下證明潛意識存在。"---from 15樓

    這個需要證明嗎?
    你有辦法在不循環論證的情況下證明你存在嗎?

    ReplyDelete
  26. 1.桅杆觀察法所背負的那些理論(光直線前進、幾何學)都是生活必備的常識,只有最極端的懷疑論者才會質疑它們。

    意見:
    就算是被某些人因為個人想法而認為是「最極端的懷疑論者」也是人,但是作者你以極端兩個字來幫這些人定位就代表了那是你情緒上的偏見而不是確實的分析

    2.成為這樣的懷疑論者的代價,就是背負「不只是精神分析,所有的科學理論都不比紫微斗數更正確」這類沒人會相信的主張。

    意見:
    某些人因為他們對一些既定事情提出懷疑看法而被某部分的人斷定為「極端的懷疑論者」,但這是在貼上標籤,事實上,那些人以最中性的文字敘述應為贊同同樣或不同樣部分的懷疑論的人,並且那些人不該受到任何的歧視。

    贊同懷疑論的那些一般人為了方便或者其他理由而稱之為「懷疑論者」的人,他們也是存在的許多人,所以你說的「沒人相信的理論」這句話是錯誤的。

    ReplyDelete
  27. Astra:

    你怎麼知道「極端」在這裡是情緒性的修辭,而不是一個可以(例如,用持有的信念數量)量化的客觀形容詞?

    ReplyDelete
  28. 確實精神分析師是無法提供精神分析方法之外的任何方法來檢查這些理論的可靠性,所以沒有相信它有可靠性的理由,但會不會有可能只是潛意識的運作還沒有找到依靠奠基在精神分析理論之上的那些精神分析"以外"的方法來觀察。(就像光直線前進與幾何學和桅桿觀察法之間的關係)

    在人類還無法使用儀器檢查光線的軌跡、與數學證明幾何公式來證明桅桿觀察法時,也不能指稱桅桿觀察法的理論"絕對"是錯誤的。

    或許科學的角度來講,或許現階段還沒有辦法證實的理論都必須抱持絕對懷疑的態度才客觀吧。但是從懷疑到否定的程度似乎又有點曖昧不明XD,(畢竟懷疑本身是不帶正負面情緒,而否定似乎就有點牽涉到個人主觀。)我想這是有些人看到本篇會有點不舒服的原因吧。

    雖然我對精神分析目前也感到不以為意,但又覺得就這麼認定好像有點過於斷然。

    ReplyDelete
  29. 補充XD,希望我沒有誤導閱讀。

    簡而言之我想說的只是-
    「偽科學」與「還不能稱的上是科學的理論」乍看之下很相似但應該還是有點區分的。(艸

    ReplyDelete
  30. Kokoro:

    我相信你是對的。因此,我在原文中並沒有說精神分析理論是錯誤的,我只說,依據現況,它缺乏可否證性。另外,我也同意未來的科學發展有可能為精神分析提供基礎,但這並不代表依循一百年前甚至現在的觀察資料,精神分析有辦法自我辯護(詳見文章最後的註2)。

    ReplyDelete
  31. Kris:


    確實,就你表述而言我們所執著的論點並不衝突XD!
    可能是因為標題上的「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有點聳動而產生了一些誤解,不確定如果改成「過去一百年來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會不會比較貼切哈哈…其實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回文了!

    ReplyDelete
  32. 如果對一堆目前不可否證的東西都要抱持懷疑,直到證實其絕對為假的話也未免太蠢了...
    我隨便掰都可以掰出幾百種這種東西,然後我可以肯定我之所以想到完全都是因為我想胡扯。

    ReplyDelete
  33. 我個人認為是「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這個標題下的有點失敗。
    看了通篇版主的文章,針貶的都是精神分析的研究方法是不科學的,這點可能是大家都能接受的觀點,它採用的研究方法如內省法、聯想法都非常地主觀,以致於沒有信度,所以也就談不上效度。
    連精神分析最使我欣賞的自我防衛機制,也稱不上有多科學。例如,不同的人面對同一種挫折打擊,可能會出現不同的防衛機制;同一個人面對不同的挫折打擊,也可能出現相同的防衛機制,這使得這個學說變得非常不確定,無法像自然科學方法最終達到預測的目的。所以是偽科學,我認為是站在科學的角度去判斷的,這點能接受,但是標題內的「基本失敗」我認為會引起價值判斷的問題,這會容易造成有些人以遍蓋全的歧義。
    這麼說好了,溤德將實驗法引進心理學,使得心理開始脫離哲學朝向一門科學邁進,但他的研究方法也有很多採內省法,研究的對象是抽像的意識,而意識這方面的研究(採內省法)在歷史上也遭到嚴厲的批評,如版主論述精神分析一般,也是不科學的,所以馮德的「實驗心理學的基本失敗」也可以說是研究方法的失敗,但除了研究方法外,基本上大家還是公認馮德對心理的貢獻(價值)是利大於弊的,同樣的,當大家都一股腦兒對要不要研究意識爭論不休的時後,Freud潑了大家一桶冷水,反而去研究潛意識,這不是打臉嗎?!再加精神分析的泛性論,在維多利亞時代差不多就像瑪丹娜內衣外穿當時那麼驚世駭俗,但終就歷史還是肯定Freud的貢獻。一個個用著道貌岸然的意識,我就用潛意識噁心你們,科學難道不是有意識的??
    不科學就不科學吧!我認為這些思想家所提出的問題或假設,能使後人更瞭解這個世界或自己。Freud夢的解析不科學,但至少是個開端,迫使人們去正視夢的意義,而不是如宗教人士般怪力亂神。

    ReplyDelete
  34. 其實撇開感性部份本文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而容易挑起感性的爭端應該是:

    主標題-『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的與『沒有人能否認自1890年代至今精神分析學者在完全ad hoc的情況下混水摸魚了一百多年的事實。 (以及做文學、藝術、文化研究、社會評論的人不知道這是黑心書袋還給他卯起來掉的事實)』此段內文的部份。

    先撇開情緒,雞蛋糕站長只是基於這是門『偽科學』而表認為失敗與學者黑心。

    但在認為是『未科學』的人眼中,並不認為這是失敗的理論,姑且稱精神分析是尚未完成的科學。但不可否認的是精神分析對於許多精神疾病的患者確實是有某種程度的幫助,這不需要驗證,因為這是精神分析身為未科學仍有價值的事實。所以不能全然斷定精神分析的學者打混,更無法定義其黑心。

    但站長的思維如果是『非科學即是黑心無用』那確實以站長的角度精神分析就是門謬論,也無須要硬是改變其思維。

    而『未科學』與『偽科學』兩者事實的定義都沒錯,選自己認為相信的相信就夠了XD希望看到此篇的各位都能快樂!

    ReplyDelete
  35. 啊XD主標後面多打了一個『的』站長看到能幫我修掉嗎O_Q感謝囉!!

    ReplyDelete
  36. 這就是一些分析哲學人糟糕的地方,他們表面上說要客觀理性,文章卻不時穿插情緒化字眼訴諸感性,暗渡自己的「價值觀」。

    好聽的說法是價值觀,難聽的說法是偏見。

    ReplyDelete
  37. Kokoro:

    我沒有權限修改回應,你可以重新發一篇,我會幫你把舊的刪掉。

    ReplyDelete
  38. barony:

    「不科學就不科學吧!我認為這些思想家所提出的問題或假設,能使後人更瞭解這個世界或自己。Freud夢的解析不科學,但至少是個開端,迫使人們去正視夢的意義,而不是如宗教人士般怪力亂神。」

    隨便在歷史上找一段奇端異想,我們都能說它是刺激了當代的思潮,能使後人更加了解這個世界或自己。
    另外,為什麼「迫使人去正視夢的意義」會是一個功勞?若夢根本沒有意義(無助於讓我們更了解自己或人的心理﹍,那不是害大家浪費時間嗎?當然,我同意夢可能有意義,但是佛洛伊德的理論並不足以支持我們去相信夢有意義,在這種情況下,他的理論就算引起了廣大迴響,刺激了關於夢的研究,而且這些研究在心理學上有符合科學要求的好結果,也不是佛洛伊德的功勞,因為他只是運氣好,選了有噱頭的研究領域和標語,而不是真的發表了什麼有道理的主張。


    Korkoro & barny:

    我們可以找到一百個理由對佛洛伊德做出好評價(包括他催生了去年最好看的電影之一:全面啟動,以及他長得很性格),但我要說的就只是他的理論沒有道理,不值得相信,如此而已。

    關於Korkoro,引用的那段「感性」的文字。我抱歉當初因為爽感而犧牲了明確度。當我說精神分析學者混水摸魚,我並不是在說他們打混不夠用功,而是在說他們使用不正確也不誠實的研究方法企圖「混」出成就。當我說那些書袋是黑心書袋,我只是在說,那些書袋的內容是基於錯誤的研究方法,因而不值得相信的。

    ReplyDelete
  39. 引述我先前的回應:
    在認為是『未科學』的人眼中,並不認為這是失敗的理論,姑且稱精神分析是尚未完成的科學。但不可否認的是精神分析對於許多精神疾病的患者確實是有某種程度的幫助,這不需要驗證,因為這是精神分析身為未科學仍有價值的事實。所以不能全然斷定精神分析的學者打混,更無法定義其黑心。

    上述其實我想表達的意思是,不管雞蛋糕先生(好像字還是號的稱呼,酷吧XD)的價值觀中是否因為『非科學即是錯誤/不正確/不誠實/無用』所以無意義不值得相信,學者對這個無意義的『偽科學』使用不正確也不誠實的研究方法企圖「混」出成就。對社會的即是不值得相信。

    但,精神分析對社會或部分民眾有貢獻這件事,事實為真XD。

    ReplyDelete
  40. Kokoro :

    我同意啊,就像我也同意宗教對部份民眾有貢獻,而且我想我從來都沒有明講或暗示過我不同意這些事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