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2008

「義正言詞」作為文言文教育的理由

serious justice 有人認為,現在的成年人和學生連「義正辭嚴」都會寫錯,顯示文言文教育還是必要的。

要反駁這樣的主張,似乎前幾天的論證可以稍微修一修直接拿來用︰

對於任何一個詞,我們都可以問︰「這個詞在白話中文的讀寫上夠必要嗎?」

如果這個詞在白話中文的讀寫上不夠必要(早已無人使用,或者非常晦澀),我們就沒必要為了它讀古文(甚至,或者花費資源做任何事情,除非我們自己願意、喜歡)。

如果這個詞在白話中文的讀寫上夠必要,這個詞理當在白話文中常出現,至少不會晦澀到一個人唸了15年的白話文才看過這麼一兩次。如果這個詞在白話文中常出現,那麼我們只需要學白話文就可以學到這個詞了,不需要讀古文。

然而,我覺得這樣的論證在這個問題上不夠周延,因為它偷偷預設了「如果我們可以藉由學習白話文學到x,我們就沒有理由為了學x去念文言文」這樣的前提。然而,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性,就是說,在某些必要詞彙或者某些必要的語文知識的學習上,文言文會是比白話文更有效率的學習途徑?

至少我想到了一種︰文言文作為許多成語的典故、語法和字義的來源,是學習成語的濃縮營養劑,花費相同的時間和精力,念文言文的人會比念白話文的人更懂得閱讀和運用成語,因此,學習成語是實施文言文必修的好理由。

我覺得這個說法看起來挺有道理的,然而,在回答下列問題之前,這樣的立場還不算是被證成︰

  1. 成語有多重要?那些比較冷僻的成語除了美感和表現說話者的知識和權威之外,有沒有真正對大家實用的地方,值得我們特別挪用一部分教育資源來學它們?(成語可以利用比較少的字數表達比較多的內容這件事算不算益處是有討論空間的,因為字數上的效率和學習上的效率不能兼顧,如果我們想要一個有很多「可以表達複雜主張的四字詞」的語言,我們就必須花費相對多的時間學那些四字詞。一般人所需的平衡點在哪,還挺難說的)
  2. 給定閱讀文言文以及學習閱讀文言文所需的時間和精力,藉由閱讀文言文來學習成語,真的會比閱讀白話文,或者閱讀有適當講解的成語教材或成語典,來得有效率嗎?
  3. 在語文教育中,成語是現代人相較之下夠急迫需要加強的地方嗎?特別是當很多人連基本白話文法都會寫錯的時候。

這三個問題中,只要有一個的答案是否定的,我們就沒有理由因為有人寫錯成語而支持文言文教育。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一個人給予第一個或者第三個問題反面的答案,也不代表他認為成語完全不需要學,有可能(通常)他想說的只是,給定現在的教育狀況,學習白話文以及其它語文知識時可以學到和看懂的那些成語,夠用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