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2008

我又北上了

airou (雖然曾經講過再也不要去台北)

這幾天留言很多,但不太有時間回覆,因為人不在。不過多虧blogger的預定發文系統,文言文周不至於中斷。

去台北不是因為台哲會,而是參加一個現任哲學生與過去哲學生的座談。教育部希望匯集一些來自學生的,對於哲學教育與哲學推廣的意見。

隨著討論的進行,許多阻礙與難處不約而同地出現了一樣的結構︰

  1. S是一個好點子。
  2. S不能被執行,因為缺乏P。
  3. 缺乏P,因為掌握決策權力的人對於哲學以及哲學訓練的功能不了解和不重視。

這裡的S可以是專題討論課程、跨領域師資、高中生哲學營隊。而P則是專題討論課程預設的小班制、聘請培育跨領域師資以及辦理高中生哲學營隊花費的資金。

我假設民主在這裡能發揮一點功用,因而,我期待,當大眾對哲學的了解改變,有直接權力決定哪個計畫可以拿到錢的那些人的考量也會隨之改變。

這就是—除了我對無理主張的厭惡之外—為什麼我還在繼續寫這個鬼玩意。

(對啦!我見到妖西了科科。這大概是這次北上最大的收穫吧!)


...


次大的收穫,則是在地下街買了以前一直跟自己吵著要的山口式可動黑蓋特,其實我比較想要紅的,但實體店都找不到,而我不想網購這種塗裝品質參差的東西。

帶回家的另外一個小東西是Airou玩偶,廚師貓。(我比較想要鎧甲貓,三思後已經到露天下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