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08

雷修斯的船︰跨時間等同

ship

雷修斯的船(the ship of Theseus)是談跨時間等同問題(the problem of identity through time)的老梗例子︰

為了保持航行的品質和安全,雷修斯的船自出廠後每個月都會整修,換掉雖仍堪用但已老舊的零件。五年過去,老師傅檢查維修清單,發現船上的每一個零件都換過了。換句話說,這時候的船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一個剛出廠時所擁有的零件了。

問題︰五年後的雷修斯號和剛出廠的雷修斯號,是同一艘船嗎?

船公司進行展覽,希望能把雷修斯號放在倉庫顯示氣派。因為沒有任何交通工具能陸運這麼大的一艘船,師父決定把它分解,將零件一批一批地運送到倉庫再依照原來的樣子組裝起來。

問題︰重新組裝起來的雷修斯號,和分解之前的雷修斯號是同一艘船嗎?

對於上面兩個問題,我想每個人大概都有很強的直覺給出正面的答案。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我們可能依舊沒有理論來說明物體何以能夠在經過持續替換和分解重組之後繼續保有同一性,但起碼我們的直覺都和諧一致,沒有構成矛盾。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看看下面這個狀況︰

惜物的老師傅把雷修斯號每次維修換下的舊零件都堆到倉庫,五年之後他發現倉庫裡的舊零件已經累積得足夠組合成一艘船,就決定把晚上看多啦A夢的時間省下來玩拼拼看。幾個月後,一艘舊的雷修斯號出現了,所有零件的組合和排列都跟剛出廠時一模一樣。

問題︰這艘雷修斯號跟正要趕回來維修的雷修斯號是同一艘船嗎?如果是的話,何以同一艘船可以同時出現在不同的地方?如果不是的話,哪一艘雷修斯號才是最初出廠的那一艘雷修斯號?由舊零件重新拼成的這一艘,還是海上的那一艘?

一個插曲或許能夠比較有效的汲取你的直覺︰

當年雷修斯出廠時,熱血的船長剛輔大助熱血地大喊︰「太酷了!我要跟這艘船共存亡!」。五年過去了,剛輔大助輪休在家閒閒沒事,就幫忙老師傅把用舊零件拼成的雷修斯運到碼頭,讓工人弄下水(「會浮會浮欸!太酷了!」)。沒想到這時由副船長帶出海的那艘雷修斯剛好進港,兩艘船相撞碰一聲都沉了。

問題︰當剛輔大助淚流滿面準備切腹時老師傅插了嘴︰「你是為了那艘我重新拼成的船那樣幹,還是為了那艘剛回來的船那樣幹呀?」


...


隨便亂說︰剛輔大助根本不用切腹。船被別人帶出去結果沉了,干我屁事啊。


...


圖片素材取自這裡

27 comments:

  1. 看起來是一個非常StarTrek的題目呢!記得有一集是Transport沒有把原本的人消滅,就變成兩個了....

    ReplyDelete
  2. 嗯。哲學在談personal identity的時候也常常拿各種transport來做思想實驗。

    我最近想介紹的一本哲普書裡就有類似的有趣題目。

    ReplyDelete
  3. 這好有趣, 有沒有延伸閱讀阿...之前看 Star Trek 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前幾年的 The Prestige 也涉及了這個問題, 蠻想知道學者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ReplyDelete
  4. anonymous︰

    我猜這個東西大概沒有什麼中文資料,硬要找的話我建議你看杜政昌2008年出版的碩士論文《因維根與四維論》裡面討論並介紹了跨時間等同的幾個常見主張。

    如果你能接受英文資料,到任何一本metaphysics的handbook或者anthology找尋identity章節,或者用the ship of Theseus identity google,都能找到一些東西。

    或者也可以先看看史丹佛百科的Identity Over Time條目。

    下次記得留名字。

    ReplyDelete
  5. 「物體何以能夠在經過持續替換之後繼續保有同一性」,這樣解釋可以嗎:

    原來的雷修斯號是,例如說,船廠老闆阿逼所有,雷修斯號換過零件後,它仍然是阿逼的財產。所以當我們說物體經過持續替換之後繼續保有同一性,我們指的是物體仍然被同一個人擁有。

    ReplyDelete
  6. rossignols︰

    這是一個聰明的想法。

    不過,如果由舊零件拼成的船和不斷維修之後處於最佳狀況的船都是阿逼的財產,那麼,那一艘才和多年以前阿逼剛入手的雷修斯號是同一艘?

    ReplyDelete
  7. 我一直想問, 「雷修斯號」跟「雷修斯的船」是指同一個東西嗎?就中文來說, 雷修斯號指的是一艘叫做雷修斯的船。而雷修斯的船, 指的是一個叫雷修斯的人的船。

    看到標題的時候, 我一直都覺得這是一個叫做雷修斯的人的船的問題, 結果讀下去才發現不是。

    ReplyDelete
  8. ⊆∀⊥⊻ιN︰

    嗯,我原來翻譯時沒想清楚。

    ReplyDelete
  9. 嘎,我比較喜歡被叫安萍。舊零件拼成的那艘才是原本的船。

    換過零件的雷修斯號,和舊零件組裝的雷修斯號,我直覺上認為它們都和原本的雷修斯號是同一隻船。可是這樣就變成一隻船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了,我沒辦法接受這個結果,而且你舉的插曲對我來說根本沒用="=

    如果這樣解釋的話:換過零件的雷修斯號,是在所有權這方面和原本的船一樣;而舊零件組裝的雷修斯號才是原本的船,因為零件和原本的船的零件是一樣的。大概就不會有同一隻船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的問題了。

    突然想到:
    把舊零件熔掉再鑄成雷修斯號的零件,而且在重鑄的過程中材料沒有損耗,那麼用重鑄過的零件拼出來的船還會是原來的雷修斯號嗎?

    ReplyDelete
  10. 安萍︰

    「如果這樣解釋的話:換過零件的雷修斯號,是在所有權這方面和原本的船一樣;而舊零件組裝的雷修斯號才是原本的船,因為零件和原本的船的零件是一樣的。大概就不會有同一隻船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的問題了。」

    可是最初的問題就是有什麼好理由支持哪一艘船才是原來那艘船啊。

    ReplyDelete
  11. 這樣吧, 原來的船叫雷修斯號, 零件全部換掉的船叫做新雷修斯號, 舊零件重組而成的船叫真雷修斯號, 問題就解決啦。

    物品在損耗的過程中, 就已經不是跟原來一模一樣了, 所以到哪個程度才會不被認同為是原來的那個物品, 每個人的想法應該都不會一樣。就我看來, 雷修斯號、新雷修斯號、真雷修斯號, 都是同一個雷修斯號, 只是有的舊有的新罷了, 同一個雷修斯號有兩個三個甚至一百個也沒什麼奇怪, 一個變一百個, 這麼好康的事有人在抱怨的嗎?

    ReplyDelete
  12. ⊆∀⊥⊻ιN︰

    我想有一些人就是不想這麼早放棄「同一個東西不可能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兩個地方」這個想法,他們還希望多少繼續掙扎一下,弄出可以合理保留這個直覺,又可以說明雷修斯號現象的理論。

    然而,你可能會覺得就算放棄這個直覺,承認就是有些東西雖然彼此同一但是會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不同地方,也沒什麼不好。我目前也想不太到這樣做到底會有什麼損失,不過同一性剛好是昌董的碩士論文,或許昌董看到可以講幾句話。

    ReplyDelete
  13. 其實我不覺得這是直覺, 同樣的東西在兩個地方一點也不奇怪, 因為他本來就是有兩個阿。會覺得違反直覺大概是因為我們現在的科技沒有辦法完全複製一樣東西, 但是這理論上是可行的。我剛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 我想到的其實是時光機器, 如果我們打一個蟲洞, 把過去的雷修斯號拿到現在來, 不就有兩個雷修斯號, 一舊一新了嗎?而且這還不是不同零件, 而是同一票零件的新舊, 而我看不出來這有什麼問題。而如果像科幻小說一樣存在 duplicator(這理論上應該是可行的), duplicate 一艘完全在 subatomic level 一樣的雷修斯號, 那也是有兩台, 我也不覺得這個會違反直覺。

    另外我在想, 多半的人看到這個問題應該是會聯想到人格同一性的問題吧?過去的你跟現在的你除了腦細胞以外全身的零件大概都換的差不多了, 如果把那些換下來的零件再組一個你(像 Star Trek 裡面的 transporter buffer 只要 pattern 不要過分 decay 理論上可以無限複製)的話會如何。我想應該就是兩個都是你, 只是兩邊的記憶不會 synchronize 罷了。(不過這樣主張好像就很唯物了...和雷修斯號不同, 雷修斯號問題感覺就只是同一性的定義問題而已, 其實我不覺得應該花時間在直覺上面打轉, 畢竟直覺本來就沒有什麼理論依據來幫他 backup, 違反就違反了阿, 很多人剛開始下圍棋也覺得倒提跟接不歸都違反直覺, 但那其實是邏輯的必然性, 這種反直覺的情況在數學上不勝枚舉...)

    通常我們看科幻小說如果涉及「換腦」或是「換靈魂」之類的劇情, 都會覺得思想和記憶是人格同一性的重點(我倒是沒看過思想和記憶分離的劇情, 那應該很有趣), 但人(或高智能動物)之外似乎就沒有道理可循...

    ReplyDelete
  14. ⊆∀⊥⊻ιN:
    我現在在忙,所以沒辦法說很多,請見諒.
    問題在於,如果你承認有些東西雖然彼此同一但是會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不同地方...你麻煩就大了.
    因為假設有個東西A在時間T時位於P.那麼"A在時間T時位於P"為真.
    但是如果你允許"同一個"東西在同樣時間出現在P以外的位置,那麼"A在時間T時不位於P"也為真,那很明顯的這裡有個矛盾.至少主流哲學家們不喜歡任何的矛盾,恩,至少這是亞里斯多德以來的形上學傳統.
    簡單的說,至少有三個問題:
    (1)違反直覺.
    (2)邏輯系統得大幅修改,因為同一律得放棄.甚至可能得容許矛盾.
    (3)在現實層面上真正承認矛盾.
    所以大部分的哲學家都寧願花時間討論同一性問題如何解套,也不願意放棄本來想法,因為這種基本直覺一但撤守,就有一大堆之前的工作成果得放棄.這可能是不划算的交換XD

    ReplyDelete
  15. 我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過我想我們說的「同一個東西」可能不太一樣。我所說的「東西」比較像一個存在函數 E: R^4 -> S, 其中 R 為實數, S 為任意存在空間。當我說兩個東西是同一個東西, 意思是他們兩個東西是同一個存在函數在不同地方的 maps。舉例而言, 如果我們假設有所謂的 unalternate ego, 那過去的你和現在的你都會被認為是「同一個你」, 但是很明顯這兩個你有很多地方不同。我的想法就是標示過去位於時空 (x1, y1, z1, t1) 的你為 E(x1, y1, z1, t1) 以及現在位於時空 (x2, y2, z2, t2) 的你為 E(x2, y2, z2, t2)。如此儘管都是同一個函數的對應域內的值, 你們還是不同。雷修斯號的問題也是類似, 用位置來區別就行了。位於 (x1, y1, z1, t1) 的雷修斯號稱做 T(x1, y1, z1, t1), 位於 (x2, y2, z2, t1) 的雷修斯號叫做 T(x2, y2, z2, t1)...以此類推, 如此一來, 當我聲稱他們是同一個的時候, 我的意思是他們都是 T 函數的對應域中的某個值。

    當然這還是會有可能會出現一個問題, 就是要是他們對應到同一個值怎麼辦?這點可以靠定義解決, 只要定義此函數為 1-1 函數即可。至於要是別的存在函數要是對應到雷修斯號怎麼辦?這也可以靠定義解決, 只要定義不同的存在函數的對應域不要 overlap 就行了, 因為事實上我們可觀測的物理世界也不會有 overlap 的情況。

    ReplyDelete
  16. Dear Phiphicake

    我和我的朋友各有一些想法:

    我的想法是
    新的雷修斯號(不是廢鐵拼成的那一艘)是真正的雷修斯號

    我先提出幾個觀點

    1.若今天換下來的不是廢鐵而是仍新的零件
    花費的時間是一天而不是五年(這個畫面就是一個老頭以最快速度瘋狂的換下零件再以新零件補上)最後出來的是兩艘亮晶晶的
    哪一個是雷修斯號?

    2.五歲的艾莉絲有四塊積木:兩塊長方形兩塊三角形(每種形狀各有黑白兩色)
    一天下午她突發奇想將一塊黑三角形疊在立起的黑長方形上
    並且得意地為她的作品命名:新天鵝堡
    過了幾秒她想要整修新天鵝堡於是她幫它換了新屋頂:換成白三角形
    又過了幾秒她想要整修城堡牆壁:換成白長方形
    艾莉絲現在把剛才換掉的兩塊黑積木疊起
    哪一個是新天鵝堡?

    3.承上/黑色新天鵝堡剛蓋好
    瞬間就被大砲轟爛
    所以艾莉絲就蓋了一座白色新天鵝堡
    而又有無聊人士把黑積木殘骸拼回去還搞成跟原來一模一樣
    哪一個是新天鵝堡?

    4.承Phiphicakee的上文
    若廢鐵拼成的那艘雖說拼的很像但就是少了個船桅
    哪一個是雷修斯號?

    我認為
    這是定義的問題
    不可能你家的小女孩頑皮的在牆上畫了一隻兔子你家就不再是你家
    因此用廢鐵拼成的那艘我稱它"雷修斯號換下零件所拼之未命名新船"

    但我朋友提醒我另一點
    是否物質本身性質亦會影響這種想法?
    樂高可以拼
    船卻有骨架
    這令人聯想到人腦(假設靈魂在腦)
    只有人腦換過去你才會過去

    ReplyDelete
  17. 菜菜菜︰

    我不確定你是否企圖利用那些例子來支持你的看法,我也不確定那些例子事實上能不能支持你的看法。如果你想要有道理地主張自己的看法,可能需要多說一些東西。

    (同樣地,我也不確定你說的「定義的問題」是什麼意思)

    關於你提到的最後一點,確實生命體的同一性比起其它東西稍有不同,一般來說我們會認為決定一條生命的內在特性(性格、理性、記憶、意識)的東西同時也決定了那條生命的同一性。而在那些非生命體中,則沒有這種在決定同一性上具有優先性的部份。直覺上,我自己也不覺得船的骨架在船的同一性上擁有如同仁腦一般優於其它部份的決定性,不過我不確定那些親手造船的人或者終身與船為伍的人會怎麼想。

    如果你對同一性問題有興趣,可以看看王文方的《形上學》(三民),這本書有專章介紹那些被哲學家用來處理船問題的理論。

    ReplyDelete
  18. (謝謝回覆)

    定義是指:我擁有一艘船叫做雷修斯號
    它有一天被換了零件我仍然定義它為雷修斯號
    (因為當我向別人提起這艘船的時候不會稱呼它"我那個換下X個零件的雷修斯號"
    我會直接稱它雷修斯號

    當我把雷修斯號開出海
    我會覺得我是在把雷修斯號開出海
    而不是我在把換過X個零件的雷修斯號開出海)

    而那些被換下來的零件我定義它就是換下來的零件
    就算它後來逐漸累積愈來愈多再被拼成船
    我會定義這艘船"雷修斯號換下零件所拼之未命名新船"(如我上篇回覆所述)

    我舉的第一個例子主要強調我的想法不會受到舊鐵拼成的那艘能否使用而改變
    並且時間的長短也不構成威脅(至於這一點我主要用第二個例子誇張表達)

    但第三個例子
    就我秉持的觀點
    我認為有兩種方向可以討論

    1.新天鵝堡被轟個稀巴爛
    艾莉絲把殘骸掃一掃
    "重建新天鵝堡"

    2.為了哀悼新天鵝堡被轟個稀巴爛
    艾莉絲"在新天鵝堡原來的地方重蓋了一座艾莉絲堡作紀念"

    當然有人會提出懷疑:
    "重建不是要長的跟原來的一樣嗎?"
    那如果艾莉絲這麼想呢
    "耶!太好了!我正想把新天鵝堡好好改造一下
    這下不用麻煩了
    直接重蓋一座新天鵝堡"

    一樣是定義的問題

    另外
    關於人腦我有另外的想法
    如果說連人腦都不擁有決定性呢?
    (這就是為什麼我上篇回覆只敢用假設的)

    基本上我認為靈魂是這樣的一個東西:
    你能夠感覺到你是你我是我
    你能夠感覺到你在控制你自己的手
    就是因為你有靈魂

    而我們之所以相信靈魂在腦可能考慮到記憶

    但如果換腦時
    你的靈魂接受了這份新記憶呢
    我這種說法能讓"靈魂無法轉移"成為可能嗎

    ReplyDelete
  19. 菜菜菜︰

    如果有人跟你不一樣,他把換過一次零件的雷修斯號定義成「雷修斯號v1.01」,換過兩次零件的定義成「雷修斯號v1.02」...最後,他把舊零件拼成的船定義成(或者,他根本就認為那是)原來的雷修斯號。對於這個人而言,當他遇到「這兩艘船,那一艘跟你最初拿到的雷修斯號是同一艘?」這個問題的時候,你是否會認為他應該給出跟你相反的答案?

    關於人的同一性問題。那些覺得人腦(甚至加上人體的其它部份也)無法決定人的同一性的人,通常秉持某種二元論,認為人不光是由物理部份組成的。

    ReplyDelete
  20. 如果用一些比較嚴格的方法來檢視兩個物體是否相同的話(比如說萊布尼茲定律),問題會不會就解決了?

    只是用萊布尼茲來判斷這些船是否為同一艘船的結果,會是這三艘都不是一樣的船(原有的船跟新船的零件不同,原有的船跟再造的船生產的時間不同),這樣的結果好像有點違反直覺。

    ReplyDelete
  21. billy0131︰

    我同意(事實上,原有的船跟再造的船老舊程度也不同)。我想,萊布尼茲定律要成為嚴格的同一性定律,所有的性質都要加上時間標籤才行。

    ReplyDelete
  22. 突然覺得,如果拿組織與組織中的成員來套用,解釋起來會滿有趣的。

    ReplyDelete
  23. 竊以為這個問題沒有深究的必要。只要所有物理化學性質相同,就應該是同一物。事實上,根據量子力學,同一種基本粒子都是全同粒子(identical particles)而無法被區別。例如,世界上所有的電子其電荷,質量,自旋...都完全相同。如果硬要根據軌跡區分兩束粒子的不同,又違反測不準原理。一定要維持同一物只能出現在同一地的想法,連現代物理都應該被廢除嗎?
    人類直覺本來就有很多模糊而矛盾的地方。也許在遠古社會為了區分財產權,人類才會演化出"認為緩慢變化的物體是同一物"的想法吧。這個問題會引起這麼多興趣,也許是被套用到人體能否維持同一性的情況。不過在現代科學還沒解決意識的本質之前(也許永遠沒辦法),繼續討論人體同一性也不會有什麼結論吧!
    p.s.你說的雷修斯是被Ariadne帶出迷宮的Theseus嗎?那應該要翻忒修斯才接近原音。

    ReplyDelete
  24. 有意思的問題.

    在我看來,這跟商標或是正統之爭其實是一樣的。不是常聽到餐廳或小吃在爭論「我才是正宗的XXX...!」嗎?是類似的問題。

    我的看法是,並不存在一個普遍適用的判準來決定。在這所有candidates中,誰最符合原物品定義、目的、特性等,誰就最有資格叫"雷修斯號"。這答案,會依情境的不同而不同。所以說要判斷哪艘才是雷修斯號,得先搞清楚"什麼是雷修斯號"。舉例來說,如果雷修斯的船是為了運輸,那我會認為在海上的那艘才是雷修斯號。如果這船已經被擺在博物館裡了,就算某日有瘋狂航海迷照原設計圖跟原材料做出一艘雷修斯號,我還是會認為擺在博物館裡那艘才是真的。

    反問一個問題: 雞蛋糕的身體狀態與小時候完全不同,腦子裡裝的東西也完全不同,可以說從內到外,現在的雞蛋糕跟以前的雞蛋糕沒有一點相似之處。雞蛋糕還能不能叫雞蛋糕啊?(當然可以,可是是為什麼可以?是因為狀態之間的變化有時間的連續性嗎?)

    ReplyDelete
  25. wawa:

    那我的物理性質,和複製人的應該一模一樣吧?
    所以我們是同一人囉?

    ReplyDelete
  26. 外星人:

    我不確定你有沒有犯下這種混淆,不過還是提一下:
    跨時間同一性的問題不是在討論一個名字(例如「雷修斯」)在不同的時間和情況下應該要賦予給哪個東西才是最恰當的。跨時間同一性的問題是在討論,不同時間點的兩個東西要符合哪些條件才會被我們認為是同一個東西。我們的這種認知能力當然有可能是如同你說的,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實用考量的影響,並因此在不同情況下會看重不同種類的條件,但若是把它當成是在討論一個名字應該賦予(或轉移)給哪個東西比較恰當,又可能會太過偏重實用,而迴避了源來的問題。

    Wawa:

    位置也是東西的性質啊,所以就算所有的電子在其它面向上都有一樣的性質,我想,應該也不會有你說的那個問題。
    謝謝你對音譯的補充,不過我比較習慣這個翻法。

    ReplyDelete
  27. 很有趣的問題,個人認為言語本身就不是一套精確的系統,因此以邏輯推斷這定義問題自然會產生悖論(菜鳥愚見而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