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08

文言文法和遣詞在白話文讀寫中的必要性作為文言文教育的理由

有些人認為,國高中生應該必修文言文,因為,要能將白話文表達得準確、優美和簡潔,某些屬於文言文的文法和遣詞是必須被使用的。

這個論點有很明顯的錯誤︰如果某組文法或遣詞對於白話文在表達上的的準確、優美和簡潔是必要的,那麼這組文法或遣詞一定會在那些準確、優美和簡潔的白話文裡出現,甚至被通用在白話的正式文件和書籍報紙雜誌上(如果它們真的夠必要的話)。而如果這組文法和遣詞已經在白話文裡廣泛出現了(不廣泛,表示它不夠必要),我們不需要念文言文也能學到它們。我想,這個論點如果不是只是單純地犯下思慮不周的錯誤,至少也沒給出足夠的補充和說明。

擁護文言文的人可能會退一步說,好吧,雖然現在的白話文所需的文法和遣詞都可以藉由閱讀和撰寫白話文而習得,但是,那些在現況下不被使用的文言文的文法和遣詞,也可能有益於未來的白話文發展,所以,我們依然有必要讓國高中生學習那些東西。我不覺得這是一個有道理的點,不過,明天再處理。


...


Update︰處理完了,詳見

5 comments:

  1. 格主犯了邏輯錯誤。

    「要能將白話文表達得準確、優美和簡潔,『某些屬於文言文的文法和遣詞是必須被使用的。』」當然不是好理由。

    但那是稻草人,重點在於「掌握文言文知識,『有助於』將白話文表達得準確、優美和簡潔。」

    「A有助於B」不等同「B必須用到某些A」。「看電影有助於體會人生」難道等同「要體會人生的某些部分,只有看電影可以」?「學分析哲學有助於更清楚地思考」等同「要學會更清楚的思考,某些方面只有學分析哲學可以」?

    ***

    白話文從譴詞到用句都深受文言文影響。

    就「譴詞」言,大部分的複音節詞都能當作文言文短句來理解,比如「共軛鹼」,「軛」是古時架在牲口上的曲木,引申來說「共軛」就像是「位於另一端,又與此端互相影響」的意思;又如「所以」,「以」是「因為」的意思,「所」是倒裝性質的代詞性助詞,代指之前講的東西,可以理解為「以所」→「因為(之前講的)」。

    如果說漢字相當於英文的詞根,那麼,文言文法就是這些詞根組成合理詞的規律。瞭解文言文,理解和使用都會更得心應手。

    remote controller譯為「遙控器」,不諳文言文,恐怕會成為「遠端控制器」吧。「同上」、「淚目」或許會變成「和上面一樣」、「眼精充著淚水」?

    就「用句」言,白話句法自始自終深受文言影響。文言沒那麼極端,新詩、文學作品、金庸的武俠小說,無一不受文言影響,無一不含「文言文法」。更廣義說,刪贅字、減冗言,就是或多或少的文言文模式。真正的白話文就像錄音檔逐字稿一樣,不忍卒讀。

    ReplyDelete
  2. 給樓上

    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如此理解白話文(「真正的白話文就像錄音檔逐字稿一樣,不忍卒讀。」)那我大概也可以如此理解文言文吧 http://goo.gl/dC42。

    ReplyDelete
  3. #2:
    「真正的『白話文』」係指完全我手寫我口的『純白話文』,顯然並非習用的「白話文」。

    習用的白話文並非全然我手寫我口,組句模式與口語相較,不是大相逕庭,也是若即若離。

    比如「習用的白話文並非全然我手寫我口」,日常口語可能會是「我們平常使用的白話文,也不是全部都我手寫我口啊。」

    過度口語、贅字連篇如後者與日俱增,無怪學者要疾呼多閱讀、多寫作了...

    英文白話文也不是逐字稿,大量使用從屬子句、附屬子句,一句5、6行是司空見慣,正常人哪有那樣講的?

    ReplyDelete
  4. 陸仁賈 :

    你才是在打稻草人。

    我在這篇文章裡要批評的就是我在第一段提到的那個論點。如果你要討論其它論點,請洽文言文地圖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22.html
    的其它相關文章。

    事實上,我推薦你看這一篇: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25.html
    我相信你提到的那些例子我在這篇文章中已經處理過了。

    ReplyDelete
  5. >如果某組文法或遣詞對於白話文在表達上的的準確、優美和簡潔是必要的,那麼這組文法或遣詞一定會在那些準確、優美和簡潔的白話文裡出現,甚至被通用在白話的正式文件和書籍報紙雜誌上(如果它們真的夠必要的話)。而如果這組文法和遣詞已經在白話文裡廣泛出現了(不廣泛,表示它不夠必要),我們不需要念文言文也能學到它們。

    我覺得這個說法不正確,比如「細菌」一詞廣泛出現在報章雜誌上,但不學會生物學,我們就無法理解出現在報章雜誌上的「細菌」是啥東東。

    或者比如物理學會用到數學的二維方程式,但如果沒學過數學的二維方程式,就無法確切理解那些用到數學的二維方程式的物理學算式是什麼意思,自然也無法寫出那樣的算式。

    同樣的,即使文言句法的白話文,或者整句引用的「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經常出現在你所謂精簡、優美的白話文中,但如果沒有文言文基礎,對這些語句就只能有泛泛的理解,不能深入瞭解其意涵,也無法創造出這樣的語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