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2008

RE︰燕默先烹2

以後回應文的標題都會有「回應」或是「RE︰」,對於當時爭論沒興趣的人可以直接跳過。

燕默先烹反對我在這篇文章裡的說法︰

『當反文言文論者逐漸了解自己在語文學養上的不足時,當他們同時也發現自己的論述邏輯有缺陷時,最終都要退守到”科學驗證”這個最後堡壘。這ㄧ點我可以理解,在”科學方法萬歲” 風行草偃的現代社會,所謂科學驗證,彷彿具有驚人的療效,使得受理性教育訓練出來的我們,急病亂投醫,有什麼病痛就吞ㄧ顆。然而,在許多領域,科學能提供的僅是安眠藥ㄧ般的功能,只能讓妳養體力,而不能根治欠學的病。

是的,欠學,我就收起笑容來,心平氣和又溫柔地這麼對你說了。

請也給我ㄧ個科學數據,告訴我花六年時間學物理,能讓學子們至少拒絕幾%違反物理常識的迷信。』

燕默說,如果一個人相信所有教學的合理性都必須依賴那樣的實證,那麼,如果這個人也同時主張國高中應該教授物理,那麼,他必須在一定程度上負起「給我ㄧ個科學數據,告訴我花六年時間學物理,能讓學子們至少拒絕幾%違反物理常識的迷信(或者有幾%機會啟迪對物理的興趣、學到幾%能像馬蓋先那樣救命的知識等等)」的責任。對於這個宣稱我是遲疑的,不過為了討論方便我先假設這是對的,緣由下一段再解釋。

我的確主張國高中應該教授物理,然而,我並不主張所有教學的合理性都必須依賴那樣的實證。而且,我相信這個立場在被燕默反駁的那篇文章裡就談過了︰

『我們不會反對練習打羽毛球有助於磨練羽球技巧,然而,當x不是打羽毛球的時候,除非我們看到任何科學上的佐證,否則不應該因為有人宣稱「基於某原因,學習x有助於羽球技能的進步」而把一部分練習羽毛球的時間拿去學x。』

練習打羽毛球能讓羽球技能進步、學習物理知識能避免自己誤信簡單的謊言,這些因果關係可以很輕易地被推論出來(前面那個是瑣碎的。後面那個,例如說,如果我的信念系統裡有很多可靠的物理知識,那麼,在接收到物理上錯誤的訊息的時候,就會有比較大的機會產生信念之間的衝突,讓我警覺和重新評估)。然而,要主張說一個語言的語文能力,可以藉由對於另外一個語言的學習來達成,而且這種學習的效果會比直接學習原來的語言還好,就必須藉由實證負起舉證責任了。


...


前面說到,我對於燕默的某個宣稱是遲疑的,不過因為那不是討論重點,所以放在這裡補充。

在這個交鋒上,有兩個容易混淆的問題︰

Q1︰一個學科到底在某些面向上對學生有沒有任何益處?

Q2︰一個學科在某個面向上,依學習時間,在某些面向上,它能對學生產生的益處有多少?

顯然,第一個問題是用以決定我們要不要把某個學科排進教育政策,而第二個問題是用以決定,如果要排的話,要給它多少時間。換言之,如果之於某個學科,在我們討論的那些面向上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麼,在這些面向上,我們對這個學科根本不需要問第二個問題,直接排除就好。

當我詢問有沒有科學根據證明說,如果我們撥出一些學習白話文的時間來學習文言文,能讓我們的白話文讀寫說得更好,我問的是第一個問題︰

Q1*︰在原來文章所關切的那個面向上,在學習上以文言文取代一部分的白話文會不會有任何幫助?

而非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從來都不是原文討論的點,如果文言文對於白話文沒有上述的幫助,在語文能力這個面向上,文言文會直接被排除。所以,想討論第二個問題,得先把有科學實證背書的,Q1*的正面答案拿來。

因此,就算我在上一段的想法是錯的,物理教學的成效需要實證來佐證,我也不需要回答前面燕默質詢的,到底有幾%的問題,只要證明幫助存在就夠了。


...


如果說「語文學養上的不足」指的是不覺得文言文有價值,那麼這個評價我欣然接受。然而,「論述邏輯有缺陷」對混哲學的來說可是殺頭流血的大事欸。誰能指點一下他說的那些邏輯缺陷在哪?

2 comments:

  1. 「論述邏輯有缺陷」這件事啊...
    我猜大概是他開頭作文寫得太爽了,忘記自己的舉證責任了。嗯...身處「科學驗證」堡壘之外的示範嗎?

    還有我覺得他的文章重點是後半部的
    「什麼是白話中文?」。
    "義正辭嚴"算白話文還文言文?
    我有點弄迷糊了...

    ReplyDelete
  2. cabyzzit︰

    嗯,每次被那樣講我都會覺得挺難過的...

    後面「義正辭嚴」的問題,雖然我覺得大致上之前已經處理過了,不過還是打算再寫一篇文章補充一些沒分析得很清楚的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