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2008

否決理論的資格

不需要每個人都親自吃一口蜘蛛,才知道蜘蛛不好吃。那麼,為什麼要每個人都學一遍紫微斗數、修一門精神分析、剁一截手指頭,才能合理地宣稱說自己知道紫微斗數和精神分析沒有根據而且剁手指頭很痛?

一個比較不智障的做法應該是,如果Q可以從P推論出來,而且如果我知道P有好理由支持,那麼我就能知道Q有好理由支持。如果我知道小丸是單身漢,我不需要脫小丸的褲子也能知道他是男人。

如果一個理論賴以為生的前提蘊含夠糟的結果,例如說,蘊含了不為真的語句,或者使得這個理論的所有輔助假設統統都ad hoc,那麼這個理論大概很難有道理起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有夠好的理由在被那些糟糕的結果影響重大的面向上否決理論*1,並且不去理會「你認為我是錯的/不適格的/無用處的,那是因為你對我的了解太貧乏了」這類的喊冤。


...

Note︰

  1. 例如說,如果該前提蘊含錯誤的語句,那麼該理論為假;如果該前提使得理論能夠使用的輔助假設全部都ad hoc,那麼該理論無法被實驗證成。

4 comments:

  1. 小丸是男的!!!!!!!!!!!!!!

    ReplyDelete
  2. 嗯哼,你注意到那個我特別埋下卻不期望大家注意到的地方了。

    不過事實上那是條件句的前件嘛,所以你還是可以對小丸抱有原來的幻想XD

    ReplyDelete
  3. 有人說柬埔寨有賣好吃的炸蜘蛛……

    ReplyDelete
  4. http://picasaweb.google.com/hoi.apple/0741722#5135788288672335474

    You are right...

    bad example.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