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2008

演化作為對於歷史的描述vs.演化作為生物學律則

SNC117542 有人主張說,因為,不像「一大氣壓之下純水會在攝氏100度沸騰」這類的假說,演化論沒辦法藉由設定前件觀察後件有沒有出現的方式來驗證,在實際的世界也觀察不到其運作,所以在科學上,我們沒有理由青睞「物種的多樣性是演化而來的」勝過神創論。

我相信這個想法是沒道理的。它混淆了作為對歷史過程的描述的演化和作為生物學律則的演化這兩種不同的宣稱。

演化作為對於歷史的描述,它主張

P1.
目前地球上的物種多樣性,是藉由遺傳變異和天擇成型的。

演化作為生物學律則,它(可能)主張

P2.
如果一群具有x性質(遺傳變異、個體差異、...)的東西存在在資源有限的環境,這些東西的子嗣會演化。

或者甚至更強的

P3.
生物會演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P1和P2(以及P3)之間,並沒有蘊含關係。P1的為真並不保證P2或P3為真,因為即使地球上的生物展現了演化,也不蘊含說,所有擁有這些性質的生物(甚至所有的生物,in the case of P3)都會這樣。而P3或P2的為真也都不保證P1的為真,因為就算所有的生物都會演化,地球生物的多樣性也不見得都是來自於演化,而P3蘊含P2。)

生物學家(以及那些相信演化論的人)對於P1的證成,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來自於最佳解釋推論(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如果在諸多考慮之下,x的發生是y的發生的最佳解釋,那麼x就是y的原因)而這種推論並不預設P2或P3的被證成(雖然在P2或P3被證成的情況之下,P1的解釋力量或許會增加),因此,演化論作為生物學律則,和演化作為對於地球歷史的描述之間,並沒有可供反駁者利用的「如果這個沒證成,另外一個也沒證成」的關係。

4 comments:

  1. 我不太清楚你所謂的歷史描述跟生物學律則的差別
    我的理解是
    p1:這是達爾文的theoretical statement of biological evolution,至於他的evidence則是自然環境中經過天擇的過程,個體變異慢慢累積成物種的之間的差異,這是適用於生物全體的法則

    p2在我看來是天擇的theoretical statement

    p3則是general statement of opinion就跟「上帝是萬能的」一樣

    我的看法是達爾文演化論是if p2 is true, then p1 is true
    p2的證據來自於天擇跟人擇對生物特徵變異的操弄,神創論抓住這一點一直在攻擊失落的化石環節,但演化中間型化石後來可是一直出土。近代分子生物學甚至提供了實驗室中觀察到的物種演化證據。
    OK, for me, the narrative of evolution is also historically prove because the theory has presented enough evidences as well as a convincing interpretation of the history of species. No historical narrative can pretend to be totally inclusive of any event that has ever happened and therefore interpretation is indispensable. Interpretation of evolutionary history has a rather solid ground. The problem of scientific creationism (or ID) is that the proponents never once set their Pseudoscience to the same scientific test.

    ReplyDelete
  2. 哈囉,Eric︰

    我試試把我的意思弄清楚一點︰

    p1是對現在的物種樣貌之所以產生的原因的敘述,它包含了一個對於歷史事實的描述(在地球上,在過去的生物身上的確發生了遺傳變異、物競天擇...這些事情)以及一個對於因果關係的描述(上面那些事情,是現在的物種樣貌產生的充分原因/充分解釋)。

    p2是一個對於生物在特定條件之下就會進行演化的宣稱,它是一個律則,就像「純水在一大氣壓之下加熱到一百度就會沸騰」一樣。p2可以被表達成這樣︰對於任何x而言,如果x是生物而且x具有y性質(會生育、會遺傳變異、生存在資源有限的環境blahblah...),x會演化。

    p3跟p2類似,只是前件比較weak(換句話說,整個條件句比較強)︰對於任何x而言,如果x是生物,x會演化。


    我認為p2不蘊含p1,是因為p2不蘊含p1所蘊含的那個關於因果關係的宣稱。

    你的「the narrative of evolution」指的是p2嗎?

    ReplyDelete
  3. 我了解你的歷史跟因果關係的描述
    我也贊同p2成立不等於p1成立
    但是p2成立是p1成立的重要依據
    在演化學說上p2的律則證明了生物演化這項事實
    再加上化石及地質證據,構成演化論的歷史因果解釋
    不知到這樣說合不合理論架構的邏輯呢?
    至於神創論針對這兩種(歷史及生物的演化概念)論述的反擊似乎都不怎麼站得住腳,為什麼你會覺得它可以抓住其中一點而對演化論造成威脅?
    還有就是p1的成立牽涉到人類智識對歷史的有限解釋這個問題(再怎麼充分的證據及詳盡的因果描述也無法窮盡歷史的真實進程),不論是演化論還是神創論的歷史皆然。差別在於演化論假設由自然法則決定的因果關係是恆定的,神創論則主張上帝是唯一的恆定標竿,而前者有科學程序可以反覆驗證,後者全賴教眾信心。

    ReplyDelete
  4. Eric︰

    我同意你。(事實上,我甚至會猜測說,在詳盡的補充下,p2可能會是一個physically necessary truth XD)

    在這篇文章中,我沒有把p2的被證成當成既定事實,只是因為那和我要談的點比較沒關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