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08

色彩判斷者.藍

在他用來against Brink's amoralist argument的例子裡,Michael Smith主張,就算一個盲眼的人可以利用特殊儀器藉由觸覺來分辨自己面前的東西的顏色,他也不會是顏色概念的有能力的使用者,因為他沒有真正的關於色彩的視覺經驗,當他說「x是藍色的」的時候,他的意思是x具有某種特定觸感,而非一般人用「x是藍色的」來表達的,x會帶來某種特定的視覺經驗。*1

我發明了另外一個相似的思想實驗︰色彩判斷者.藍

色彩判斷者.藍(Blue, the color judger)是個很特別的色盲,他只看得到藍色。所有一般人看得到的東西,在Blue眼裡都是深深淺淺大大小小的藍色,白色對他來說是很淺很淺的藍色,而當他在夜晚閉上眼,「看」到的則會是很深很深的藍色而非黑色一片。

我們怎麼能確定Blue是把東西看成藍色,而不是其它顏色?因為Blue曾經參加過實驗,結果顯示,不管Blue看到什麼東西,他的腦狀態都不會和那些跟他看到一樣的東西的人一樣,而是和那些看到Blue面前的東西的藍色複製品的人一樣。

For the sake of argument,讓我們把假設做得更徹底︰當科學家能夠正確地轉移一個人視覺經驗的感質到另一個人腦裡,當我們轉移Blue的任何視覺經驗到任何人腦子裡,接收感質的人都會反應說「所有東西都變成藍的了」,換句話說,看到某個東西的Blue,跟看到同一個東西的藍色複製品的正常人,不僅僅在腦狀態上相同,他們的視覺感也完全一樣。

在這裡,我們可以問類似這樣的問題︰

對於那些我們常用的顏色概念,Blue是否算是認識它們?

大概不會有爭議的是,Blue不算是認識「紅色」、「黑色」、「黃色」等概念,因為他根本沒有經驗過那些顏色,也沒辦法對於哪些東西擁有那些顏色做出正確的判斷。然而,Blue算不算是認識「藍色」這個概念?我猜在這裡會有兩種分歧的直覺︰

  1. Blue認識藍色,因為他看過啊,他知道「看到一個東西是藍色的」是怎樣的一回事。當一個人不管你碰他哪裡都喊痛(而這些抱怨的可信度受到腦部掃描結果的支持),我們並不會覺得他不知道什麼是痛—他只是一個對痛非常敏感的人而已。
  2. Blue不認識藍色,因為根據他的判斷,所有東西都是藍色,而這不是事實。如果一個人主張所有的動物都是牛,我們根本就不會認為他真的知道牛是什麼,不是嗎?

這兩種直覺之中有哪一邊比較有道理嗎?如果有的話,為什麼?如果兩邊不分勝負,那麼這種持平的直覺在我們對顏色的了解上有什麼樣的蘊含?

我想到的是,這兩種直覺似乎分別支持關於顏色的兩種形上學立場︰objectivism和subjectivism(Jubien, 1997),如果你是系上大二的學弟妹,可以回去翻翻課本,或許有些幫助。

 

Reference

  1. Smith, Michael. 1995. The Moral Problem.
  2. Jubien, Michael. 1997. Contemporary Metaphysics. pp.94-98.

12 comments:

  1. 碰哪裡都痛是,神經傳導等物理性問題

    所有動物都是牛是,牛這個概念在此人認知中無限擴大


    Blue實驗是由腦狀態測出來的,應該比較接近痛感覺的case

    我對哲學沒什麼研究..看看就好..

    ReplyDelete
  2. well.... 就生物學而言,單色光感光生物而言是沒有色覺這回事的。而能夠感知視覺的色偏(物理性的或是神經性的)必須要是有色覺刺激下發育的多色感光生物才能感知。

    ReplyDelete
  3. fake:

    「牛這個概念在此人認知中無限擴大」是什麼意思阿?


    nidor︰

    come on, for the sake of argument.

    ReplyDelete
  4. >>「牛這個概念在此人認知中無限擴大」是什麼意思阿?

    啊、抱歉..我這樣講好像有點奇怪..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一個人要確認(or斷定)一件外在實體(人、事、物等..)是什麼or是怎麼回事時,此人意識中必有一個相對應的概念,而當外在實體與此人意識中的概念到達一定程度的重疊時,此人得以認定此外在實體是他意識中的概念的這麼一回事。


    舉一個比較單純化的例子來說:

    「你見到一位在講電話約25歲的日籍女性,童顏、G-cup、對方稱她"蒼緊小姐"時,

    你就會在腦中搜索最接近的概念,然後得出結論--這位小姐是曾伴你度過無數孤寂夜晚的知名人體藝術表演家蒼緊空。」


    而我所講的「牛這個概念在此人認知中無限擴大」(其實這句真的講的蠻籠統的..)大致是這樣:

    「假設牛這個概念在此人的意識裡是:有生命現象、會動,

    因此所有的動物都符合他這個概念,所以他認為所有的動物都是牛。

    也就是說在他的意識中牛這個概念所需符合的條件太少了、太低了,相對而言,也可以表示為"牛這個概念在此人認知中無限擴大"。」

    就如你所言:「我們根本就不會認為他真的知道牛是什麼」

    因此,雖然他也認為牛是牛,

    但我們是檢視他認知的「牛概念」是否與大眾所認知的「牛概念」相符合以判斷他是否知道牛是什麼,而他的「牛概念」概括了整個動物界顯然範疇太大,與一般人不符,所以我們不會認為他真的知道牛是什麼。

    所以,

    牛這個例子是比較屬於概念認知的方面,

    痛感覺這個例子是比較屬於物理性的或是神經性的方面

    而,

    Blue實驗是由腦狀態測出來的

    因此跟痛感覺的case比較接近。


    P.S.我表達能力真的不是很好,竟然寫了這麼長
    不過寫了這麼長不要緊,如果這樣還是讓人看不懂的話我國文就真的要重修了..

    ReplyDelete
  5. 對了,我之前因為某些原因改暱稱了

    fake9527 -> Lessthanhuman

    ReplyDelete
  6. 嘿,人間失格︰

    聽起來你支持某種對於概念的區分︰對於某些概念(痛、顏色)而言,這個概念的內涵就是與這個概念連結的意識經驗。對於另外一些概念(牛、小蒼)而言,這個概念的內涵則是與這個概念連結的那一串描述。

    不過,為什麼腦狀態會成為將顏色劃分到第一類概念的理由?如果人的認知活動是依賴大腦,那麼同一個人在每次認為自己看到一頭牛的時候,也都會有同一類的腦狀態的pattern吧?

    ReplyDelete
  7. 因為以物理論的世界觀而言,這樣的問題並不存在啊....

    對大腦而言,視覺如同語言,是一種接受適當的刺激而習得之知識;甚至連本體感覺也是學習而來。

    所以當大腦沒有學過的東西出現,神經系統是很可能沒辦法理解的。

    ReplyDelete
  8. nidor︰

    單色光感生物沒辦法有色覺,指的應該只是自然狀態下(每個個體都藉由從小利用視覺經驗刺激神經培養多色覺)我們培育不出Blue這種腦袋。(話說回來,我們有什麼證據說單一光感生物看到的是灰階?說不定它們看到的真的是Blue這樣的藍階色)至於擁有和Blue的腦袋相同功能的腦袋在給定科學定律的情況下可不可能存在,是另外一個問題。

    而就算Blue的腦袋和神經系統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也不代表這個思想實驗無意義或者無效。因為「掌握顏色概念的條件是什麼?色覺經驗足夠嗎?」這個問題是存在的。而我們依然可以藉由設想各種條件的組合並進行篩選來試圖解決這個問題。舉例來說,哲學家也並不因此認為黑白瑪莉論證是無效的。

    ReplyDelete
  9. 這是不是單純跟我們怎麼定義認識有關?

    我覺得藍先生只是經驗過藍色,但並不認識藍色。若要他從七彩繽紛的色卡中,挑出藍色來,他會全部都挑出來,然而實際上只有一張藍色卡。與事實不符,所以藍先生不認識藍色。

    不知道以下舉的例子妥不妥當。如果小花每次想去火車站,他爸都會送他去,或是小花知道搭上236公車後第50站下車後,就是火車站了。但他無法從地圖上指出火車站的位置。我覺得他只是去過火車站,但並不知道火車站在哪裡。

    所以我的立場是經驗過某事物,不一定就認識某事物。

    也許有人認為經驗即認識。

    ReplyDelete
  10. 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既是又不是。

    應該是說,對單色感光生物來說,顏色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不存在所謂灰階黑白或是藍色的意義(灰階黑白也是跟色彩比較來的),它所能感知的就是亮與暗。

    相近的例子是,有許多生物有電覺、磁覺、熱像覺等特殊感官能力,這種感官經驗是可以移植到人類身上的嗎?

    我的猜測是,以物理論的角度加上現有的神經學基礎而言,不存在的感官經驗(電覺、磁覺、或是色覺)是沒辦法複製的,因為大腦在發育的過程中不會形成相對應的資訊處理迴路,若硬是連接到大腦中既有的處理回路則會產生聯覺(synesthesia),造成聞到某種味道或聽到某種聲音之類。所以這個藍色先生應該最後還是不知道什麼是藍色。

    如果為了複製感質而必須大幅修改大腦結構,製造出原本不存在的新感官處理迴路加上能夠理解這個新感官處理回路輸出的意識迴路,而也真的能夠修改成功,那基本上這個問題我認為與大腦移植的問題相近。藍色先生會立刻了解他的視野中充滿了藍色。

    ReplyDelete
  11. yaya:

    I see。我不確定火車站的例子和顏色能類比到什麼程度,因為前者複雜許多。不過,聽起來像是個有道理的區分。

    如果我們區分藍色感質經驗和對一般人使用的藍色概念的認識(而這樣的認識包涵挑出那些會反射大約440~490nm光波的紙牌的能力),我們甚至可以說,當一個黑白色盲某天夢見了藍色的東西,這個人的確經驗過藍色,但不認識藍色。(雖然我不知道能夠這樣說有什麼好處...)


    nidor:

    「如果為了複製感質而必須大幅修改大腦結構,製造出原本不存在的新感官處理迴路加上能夠理解這個新感官處理回路輸出的意識迴路,而也真的能夠修改成功」

    嗯,這就是我的意思。

    ReplyDelete
  12. 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既是又不是。

    應該是說,對單色感光生物來說,顏色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不存在所謂灰階黑白或是藍色的意義(灰階黑白也是跟色彩比較來的),它所能感知的就是亮與暗。

    相近的例子是,有許多生物有電覺、磁覺、熱像覺等特殊感官能力,這種感官經驗是可以移植到人類身上的嗎?

    我的猜測是,以物理論的角度加上現有的神經學基礎而言,不存在的感官經驗(電覺、磁覺、或是色覺)是沒辦法複製的,因為大腦在發育的過程中不會形成相對應的資訊處理迴路,若硬是連接到大腦中既有的處理回路則會產生聯覺(synesthesia),造成聞到某種味道或聽到某種聲音之類。所以這個藍色先生應該最後還是不知道什麼是藍色。

    如果為了複製感質而必須大幅修改大腦結構,製造出原本不存在的新感官處理迴路加上能夠理解這個新感官處理回路輸出的意識迴路,而也真的能夠修改成功,那基本上這個問題我認為與大腦移植的問題相近。藍色先生會立刻了解他的視野中充滿了藍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