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009

慈善原則被後現代給宰了

「...文化作為一個整體是流動且分裂的,當她的子系統(sub-system)互相摩擦,語言斷帶(language gap)就會產生且伴隨語意的勾芡,這樣的陣痛只能依賴修辭的模糊性來減緩。這就是為什麼隱喻並不只是作家和知識份子的黑話,而是包涵了中產階級、資本家、政治混蛋甚至乞丐的整個語言社群的公共對話場域碼(code of public conversational area)。這樣的場域之所以是公共的,並非是因為每個所屬其中的個體都持有互相開啟(open)的受苦詩學體驗,而是因為他們—作為子系統的常元(constant)—在互相積欠的異質同形(isomorphy)模型之間並不對任何一個函數(function)給出共通的解釋(interpretation)...」

/雞蛋糕大叔,《我沒唸過後現代的東西所以就自己亂掰》

分析哲學家容易有一種傾向,對模糊隱晦的論述沒有什麼耐心。他們沒辦法在不明確精準的文字面前待很久,他們會很快地承認自己看不懂,而他們之中比較沒禮貌的那些人,還可能會宣佈說,這串他看不懂的文字根本是鬼扯。

有人說,在面對後現代主義、結構主義那些類論述時,我們應該遵循慈善原則,即

我們應該盡量站在作者的立場,給予最大的同情心和力氣,前後推敲那神秘難解的字面,設法找到作者原來想要表達的意思,而不是在發現這篇文字模糊不清之後就宣告放棄。

我同意我們隨時都應該在一個程度上遵循慈善原則,這有助避免我們和真的有道理的論述失之交臂︰那些表達能力不好,或者行文習慣令人髮指的人,也可能擁有一些你會想要知道的想法。我們當然希望作者對讀者友善,用明確易懂的方法寫作,但是我們也應該對作者釋出一些善意,給那些講話不清楚,或者偏愛講不清楚話的人一點機會。因此,我同意,在面對晦澀模糊的文章時,我們應該適當地遵循慈善原則。

然而,同時地,我相信許多後現代主義者以及和他們有類似寫作習慣的人,根本就是在毀滅慈善原則,就像說謊的人毀滅信任原則一樣。

信任原則主張,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我們應該相信別人說的話,而非把每個人都當成騙子。

這是支撐日常溝通的重要原則,如果沒有人遵守它,我們就不可能交換任何意見,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別人說的話。然而,遵守信任原則並非總是理性的,例如說,當你在森林裡迷路,不幸走進了傳說中每個人都是騙子的部落,如果你還堅持遵守信任原則,大概會慘兮兮。

我們遵守信任原則,是因為這樣的原則會對我們帶來好處,如果在某些情境裡,遵守信任原則會很慘,我們就停止遵守它。換句話說,有一些特殊的情境可以毀滅信任原則,例如身處每個人都是騙子的部落。

同樣地,我們遵守慈善原則,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則會對我們帶來好處,如果在某些情境裡,遵守慈善原則會很慘,我們就停止遵守它。

在什麼樣的情境裡遵守慈善原則會不得善終?慈善原則要求我們付出一定的成本(時間和精力)檢視自己面前的論述,而非輕易放棄讀它。在一個只有少數人會寫出模糊難懂的文字的世界裡,慈善原則是可接受的,因為它不至於使得我們花費太多成本去試圖讀懂可能根本就是鬼扯的論述。

然而,一旦這個世界裡行文風格晦澀抽象的人越來越多,遵守慈善原則的成本就會越來越高,最後,它將高到使得沒有人願意細讀那些模糊的文章,或者,像部份分析哲學家那樣,選擇性地忽略市面上的學術論述。

2 comments:

  1. 你所說的慈善原則就是 pragmatics (語用學? 社會語言學?) 裡的 Grice's maxims . Grice's maxims 的使用一定要是對稱的. 用你的說法, 就是要是聽話的人有義務對講話的人慈善, 那講話的人也有義務對聽話的人慈善.

    我的看法類似. 我認為把這種 pragmatics 的原則用在這種情境是不妥當的, 因為: 1. 後現代作者很明顯的是故意違反 Grice's maxims. 他們堅持他們書寫的風格, 正是實踐他們哲學的方法. 也就是說他們認為學者有權力選擇性的遵守學術界的常規, 或是溝通的常規. 要是我們給作者這種特權的話, 我們也得給讀者同樣的特權. 我拒絕讀模糊不清的文字, 正是實踐我的哲學的方法. 2. 以 Derrida 的解構閱讀為例. 他在解構某個哲學作品或是文學作品時, 正是選擇不慈善的詮釋, 專找文字的弦外之音. 既然他們不用遵守慈善原則, 我當然不用遵守慈善原則. 3. 你也可以說 Grice's maxims 從來就不適用在學術界. 學術界最重要的訓練就是 critical reading. Critical reading 正是假設所有的文字都有問題, 必須一一挑出來, 也就是要盡量的不慈善. 要是你堅持在面對語意不清的文字上使用慈善原則, 後果就是放棄所有學問的基礎. 4. 說要給後現代學者 "給予最大的同情心和力氣", 表面上是尊重他們, 但其實是說要施捨他們. 這是說有些人的腦筋比別人的差, 我們應該同情他們, 偶爾讀讀他們的東西, 不要讓他們太難看.

    ReplyDelete
  2. pyridine︰

    哈哈,我同意你的說法。

    謝謝你提到Grice's maxims,我竟然忘了介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