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009

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偏低作為死刑缺乏嚇阻力的證據

一個常被用來支持死刑缺乏嚇阻力的證據是,平均來說,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偏低,而且比那些依然維持死刑的國家還要低。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事實,不過我猜就算那是事實,也不能用來支持死刑缺乏嚇阻力。因為犯罪率偏低可能不是廢除死刑的結果,而是廢除死刑的必要條件︰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都偏低,不是因為死刑沒有嚇阻力,而是因為沒有任何政府膽敢在犯罪率居高不下的時候廢除死刑。

我的對手可能會說,可是,如果死刑真的有值得我們注意的嚇阻力的話,那些廢除死刑的國家應該會在死刑廢除之後面臨犯罪率竄升,然後灰頭土臉地恢復死刑。因此,那些廢除死刑的國家都沒有恢復死刑,或者,那些國家的犯罪率在廢除死刑之後沒有明顯竄升,就該足以作為死刑缺乏犯罪嚇阻力的證據。

同樣地,我不知道那些宣稱是不是事實,不過,就算那是事實,我相信這樣的推論依然是缺乏理據的,因為︰
一個國家不太可能今年剛處決十個人,明年卻忽然廢除死刑。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凡是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都曾經先渡過一段將死刑備而不用的時期。而如果備而不用的死刑對犯罪的嚇阻力根本就和沒有死刑沒兩樣,這些國家在廢除(備而不用的)死刑之後犯罪率沒有上升,就不能當作死刑缺乏嚇阻力的證據。(via 《死刑的嚇阻力、執行死刑的嚇阻力》



Note:
  1. 我在死刑地圖整理了這個部落格關於死刑的文章連結以及它們的大概內容。

16 comments:

  1. 「廢除死刑的國家應該會在死刑廢除之後面臨犯罪率竄升,然後灰頭土臉地恢復死刑」
    有關這句話,其實菲律賓是個很好的例子。菲律賓曾經兩度停止執行死刑(一次是立法廢止,一次是天主教籍的總統拒絕採用死刑),但是兩次都因為犯罪率竄升兒不得不執行死刑。

    也許是個案,但是不是沒有參考價值。

    ReplyDelete
  2. retsnimle︰

    謝謝你的資訊。

    ReplyDelete

  3. 南華大學圖書館有一本法學期刊,月但法學哪一期忘了
    他那本有寫的很詳細
    美國有些州從有死刑到廢死刑再度到有死刑
    這之間的犯罪率沒有變化
    兩年前還再南華時作的報告參考的主要資料之一
    話說中正到南華不遠吧
    也許可以播個空過去找找看

    ReplyDelete
  4. 兩年前的報告有做過死刑
    話說南華有一本月但法學期刊第幾期忘了
    他有談論犯罪率和死刑的問題
    你可以播空找找看
    中正離南華應該不遠吧
    有些國家例如美國有些洲,廢除死刑後在有死刑
    但這之間的犯罪率並沒改變

    ReplyDelete
  5. 風之過客︰

    啊。如果是廢除了又恢復,而且恢復之後也確實執行過,犯罪率依然沒有值得注意的變化,那的確是滿有力的證據。至少可以讓我們相信在一些地方死刑的嚇阻力沒有比它的替代方案強。

    ReplyDelete
  6. 我看不懂。我們不談事實,光談論證。

    我試著釐清一下我的理解,先照抄你最後一段「論證」※:

    一個國家不太可能今年剛處決十個人,明年卻忽然廢除死刑。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凡是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都曾經先渡過一段將死刑備而不用的時期。而如果備而不用的死刑對犯罪的嚇阻力根本就和沒有死刑沒兩樣,這些國家在廢除(備而不用的)死刑之後犯罪率沒有上升,就不能當作死刑缺乏嚇阻力的證據。
    ※:我之所以加上了引號,是因為你其實作了很大膽的假設:如果備而不用的死刑對犯罪的嚇阻力根本就和沒有死刑沒兩樣。

    那我想請問的是,你的論證當中認為廢死之後的犯罪率沒有上升,用的參照點是死刑「備而不用」時期的犯罪率。然後「因為」這兩者的嚇阻力一樣(引號,因為你其實是假設),所以犯罪率沒有上升並不能證成死刑沒有嚇阻力。

    可是死刑「備而且用」的時期呢?如果死刑真的有嚇阻力的話,犯罪率不是應該會回到「備而不用」之前的時期嗎?就算你的假設是真的,「備而不用」等於「完全廢除」,那我們如何理解這當中持平的犯罪率曲線呢?

    如果要聲稱死刑有嚇阻力的話,我們應該會在終究會在進入「備而不用」或者「完全廢除」的某個時間點,看到犯罪率揚升呀?你把「備而不用」等於「完全廢除」扯進來,究竟想要證明什麼呢?還是你是要說,「備而不用」的緩衝期,已經讓犯罪率馴化了,所以回不去「備而且用」的時期了(拜託這種論述用來質疑「死刑缺乏嚇阻力」的論述,可能是個窩裡反的笑話)。

    再強調一次,我暫時不跟你討論事實證據,只是你的「論證」我看不懂。作為一個以分析哲學為專業,以專業哲學家為志業的人,我非常懷疑你這是選擇性的理盲。為了要避免「犯罪率沒有上升」推導出「死刑沒有嚇阻力」,無是生非地扯出一個「備而不用」,來讓自己心安理得地相信死刑超有嚇阻力,主張廢死的人超愚蠢。(前者你很小心翼翼的從來不敢正面主張,不過你毫不掩飾地主張後者其實就說明了你身處什麼樣的視域)

    ReplyDelete
  7. Pupa:

    你的反駁我有處理過,要是你有點進去那一段的連結,你就會找到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26.html

    ReplyDelete
  8. 齁,剛剛那段打得亂七八糟。

    怕你誤會(因為我自己也快看不懂了,這種三重否證的論證方式真的有夠無聊),我重新整理一下。

    其實我可以幾乎照抄你假想中的你的對手的說法:

    可是,如果死刑真的有值得我們注意的嚇阻力的話,那些將死刑備而不用的國家應該會在死刑備而不用之後面臨犯罪率竄升,然後灰頭土臉地恢復執行死刑。因此,那些將死刑備而不用的國家都沒有恢復執行死刑,或者,那些國家的犯罪率在死刑備而不用之後沒有明顯竄升,就該足以作為死刑缺乏犯罪嚇阻力的證據。

    也就是說,你的「論證」除了把問題拉回前一個時期(備而不用)之外,什麼也沒有說明到。那,你想要證明的到底是什麼呢?

    ReplyDelete
  9. Pupa :

    點進連結去看啦。

    ReplyDelete
  10. 我想,如果可以證明下面兩件事情,我們就可以有較為堅定的理由來相信廢除死刑在台灣是行得通的:

    (1) 在某地X,曾經歷過T1和T2兩段時期,其中T1執行死刑,而T2不執行死刑,而相較之下,T1中X的犯罪率並不比T2中X的犯罪率來的低。
    (2) (1)的成因,透過社會科學的解釋,可以歸因於C。並且,C在台灣也是成立的,而在台灣其他社會因素也類似於X的情形,並不干擾C與(1)之間的因果關係。

    如果這兩點是真的,我們便能得出在台灣,廢死的時期,與執行死刑的時期相比,犯罪率並不提升。也就是說,死刑的嚇阻力並沒有強到值得我們支持它。

    不過,我覺得證明(1)和(2)都不是哲學家能做的事,而是社會學家的事。並竟,說老實話,我其實也還不知道那樣的X到底存不存在。

    ReplyDelete
  11. 大部分的資料支持1和2

    台灣地區也是

    ReplyDelete
  12. 如果方便的話,我還真想看看這些資料,尤其是能支持(2)的。

    ReplyDelete
  13. 不確定資料在哪了
    大部分充滿暴力犯罪與治安嚴重不佳的地方,經濟通常不發答
    以我們這裡來說
    而台灣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廢過死過
    但從法務部宣布不執行死刑開始
    犯罪率(重大犯罪率)也沒有什麼明顯上升

    我看到的資料說,不執行死刑對仇殺"或許"可能有影響
    因為在重大犯罪率裡仇殺的比例提高了
    但或許也有可能是總犯罪數(分母)下降的原因造成的


    對於其他重大犯罪似乎沒有影響

    ReplyDelete
  14. 哲:

    我同意你的說法,也同意你對於哲學家能做的事情的判斷。

    ReplyDelete
  15. 我覺得可以參考這篇的論點:

    http://skygene.blogspot.com/2009/06/capital-punishment-debate.html

    已廢死國家相對於未廢死國家,除了犯罪率平均較低以外,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和人類發展指數(HDI,Human development index)都平均較高。

    ReplyDelete
  16. 將「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偏低作為死刑缺乏嚇阻力的證據」的人犯了一個統計學上最常犯得誤解!那是統計相關而不是必然的結果。就類似台灣婦女肺癌比率偏高,在沒有找到任何科學根據的情況下,就將原因歸罪於二手煙及廚房油煙,但日前有報導主因很可能是種族的基因缺陷。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