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010

怎麼知道鳳仙花會不會痛?



植物有沒有心靈?至少有一個原因使得這個問題值得問:如果植物有心靈,那麼,以避免殘害生命為由吃素的人可能就會受到這樣的質疑:植物也有心靈,為什麼你們吃植物?(謝謝coondia問了這個有趣的問題)

在動物權的爭論中,我的立場比較極端:我並不認為為了好玩而濫殺動物是道德上錯的。但是在這裡我可以為那些為了避免殘害生命而吃素的人說一些話,因為我也相信事實上存在有一些理由讓我們相信動物有心靈,而這些理由並不同時支持植物的心靈的存在。

一個支持動物心靈的說法是,你可以從動物的複雜行為看得出來:牠們會動、吃東西、逃跑,這就是有心靈的表現。然而,你的對手可能會說,就算全身癱瘓的人沒有那些能力,你也不會認為他沒有心靈。

在這裡,顯然你需要一個前提:心靈是演化來的物種基本配備,因此,只要你有心靈,跟你屬於同一物種的其他個體通常也會有心靈。因此,因為我們知道正常人有心靈,所以我們知道全身癱瘓的人也有心靈。而這並不代表我們就得承認鳳仙花有心靈,因為任何一株鳳仙花都沒有會活蹦亂跳的表兄弟。

事實上,如果你承認心靈是演化的產物,你會擁有一個更強大的論證:沒有用又複雜的東西不會演化出來,心靈很複雜,而且對植物(以及植物的任何祖先都)沒有用,因此植物沒有心靈。

對於心靈,科學家有很多說法,不過一個共識是,任何在物理上make sense的心靈*1,都具有處理資訊和決策行為的能力:心靈整理感官接收的訊息,做出判斷,然後通知你的身體應該怎麼做。如果這些功能所帶來的優勢是心靈之所以演化出來的主要原因,那麼顯然植物不會演化出心靈,因為植物缺乏行為能力,一個被困在鳳仙花枝幹裡的心靈,沒辦法幫助牠躲避敵人或是計算成熟時間。心靈作為複雜的器官,需要藉由展現功能創造競爭優勢來受到天擇青睞,然而,缺乏感知和行動能力的個體,以及其擁有的感知和行動能力太簡單的個體(例如細菌)都無法展現心靈帶來的優勢,因此心靈不會在它們的演化旅途中出現。

同樣的推理也可以用在痛覺上。痛覺會演化出來,是因為它幫助我們躲避危險。如果這就是痛覺演化出來的全部原因,那麼鳳仙花這類即使會痛也無法躲避危險的物種就不會演化出痛覺。

我知道有一些植物會展現看起來像是在躲避危險的行為,例如含羞草。但是這類用水壓的簡單原理(是嗎?我不太確定)就可以解釋的現象,並不需要預設痛覺和心靈。


Note:
  1. 什麼是在物理上不make sense的心靈?二元論的那種心靈就是。

18 comments:

  1. 我認為閣下的理論有一問題:
    首先, 痛覺是一種negative feedback, 使人懂得避開某些刺激,
    同一道理, 植物會對一些負面刺激有反應 (例如, 它們缺水時, 會產生某些變化)
    說明它們的身體也有某些利用negative feedback的機制,
    這種機制可以是相等於「不適」或「痛楚」感覺的東西.
    沒錯, 植物也許沒有像人的神經系統,
    但我認為這不表示它們不能感到不適或痛楚.

    其實我一直相信之所以有這種討論,
    背後的目的可能不是要客觀真理,
    可能是要提升人的同理心(empathy).
    同理心對人的社交(當然也對領導者對手下的控制)有很大的重要性,
    故可能有人對此很高興......
    純粹一個無聊陰謀論.

    ReplyDelete
  2. By the way,
    心靈對人對動物好像也沒啥用,
    為什麼動物要感情, 要感覺?
    為什麼牠們不可只是充滿各式positve feedback和negative feedback的系統?

    ReplyDelete
  3.   就單一的反應來說,痛覺和機械性的躲避危險可能沒有辦法明確區分。畢竟我們沒有辦法說高等動物的反應從哪個環節開始是不機械/非物理的。我認為最主要的差別是在認知能力:痛覺不是指對刺激反射的機械反應,它的主體是記憶中的一份副本,並應該可成為推理的對象;如果不具有認知能力,反饋系統再複雜都不能產生痛覺。

      簡單地說,我認為若無心靈,就沒有痛覺。

    ReplyDelete
  4. 試著用心靈區分痛覺和機械性的躲避危險的方向是很好,但是如果沒有對心靈多一些描述和辯證的話就好像begging the question,是有心靈才能證明有痛覺呢,還是有痛覺才能證明有心靈?

    ReplyDelete
  5. 我不太確定含羞草的水壓原理是不是可以拿來跟神經系統類比,但Phiphicake提到的是「看起來像是在躲避危險的行為」,也許某種程度上這個問題應該被釐清,那真的是為了迴避危險才有的行為嗎?

    ReplyDelete
  6. 謝謝你的解釋,我大概了解你的意思了

    不過我在書上讀到,有的人的做法是相反的方向。也就是去討論說,動物在明顯可以被我們觀察到的輸入輸出反應之外,是否有可能和人一樣也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心理狀態"呢?也就是說從理清動物是否會有和人一樣的痛覺,才去定義心靈

    不過這些論點我自己也仍未想通,供你參考

    ReplyDelete
  7. 好問題。

    或許有一個差別:當我們說含羞草的運動是為了躲避危險(即,躲避為顯示含羞草這樣動的目的),這裡的「目的」只有在演化的脈絡下才有意義,即含羞草的這個「行動傾向」是為了躲避危險而演化出來的。

    然而,對於人類或動物的行為的目的,除了在演化的脈絡下理解之外,也可以在folk psychology下理解:為什麼你把手縮回去?因為你怕被燒傷。這裡不只是因為「避免自己被燒傷」這個行為傾向會受到天擇青睞,而且是因為「避免被燒傷」可以成為個體在眾多方案中選擇這樣行動的目的和理由。

    ReplyDelete
  8. 人類觀察動物的行為並猜測這個行為在求生存上的目的,這個方法是演化論的部分前提。有的人會去懷疑這個方法,認為你憑什麼認為動物的某個行為一定是符合你「想像」的目的呢?我個人是不反對這個方法但認為應該時刻不忘要去反省它。

    ReplyDelete
  9. 我剛剛才發現,大叔你在這篇的圖片是神奇寶貝耶,但是怎麼變得這麼奇怪?

    ReplyDelete
  10. 那是糟糕島抓的哦,神奇寶貝百鬼夜行篇。不過我找不到署名,不知道作者是誰...

    ReplyDelete
  11. 這問題很好,但切入點很淺...

    ReplyDelete
  12. 對於這個版的文化我並不清楚,只是一個對哲學有興趣的學生。
    但是文章標題是:
    鳳仙花會不會痛。
    可是內文討論的是:如果鳳仙花會痛(會痛是有心靈的特徵),應不應該重視鳳仙花。
    這應該是兩個問題。

    我知道版主一定看得出來問題所在,只是這篇文章是回答一個初學者的問題。
    但我想知道的是,就分析哲學而言,研究心靈能夠或需要用[科學]的方法切入嗎?

    ReplyDelete
  13. Boris:

    這篇文章不只是在討論「如果鳳仙花會痛,應不應該重視鳳仙花」,這個議題應該只有在第一、二段出現。在討論鳳仙花會不會痛之前,先說明一下我為什麼認為這是值得討論的問題,我想應該沒什麼不恰當的。

    此外,是的,研究心靈的分析哲學家普遍看重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的研究,他們會參考這些研究成果透露的可信理論修改自己的主張,也可能基於某些哲學分析指出某些科學研究的推論有瑕疵。心靈哲學應該是當代分析哲學領域中和科學研究走得非常近的。

    ReplyDelete
  14. 以效益主義的方式來思考,如果植物也會痛,我們是否應該連植物都不吃?

    一個我看過,而且覺得很聰明,而且板主也看過的回應是:

    1. 人必須吃。
    2. 人可以吃素(植物),或吃植物和動物。
    3. 人若只吃植物,則只需要造成人吃掉的植物的痛苦。
    4. 人若吃植物和動物,則必須消耗更多植物來養殖動物,因此同時造成了大量動物和植物的痛苦。
    5. 吃植物和動物造成的痛苦遠大於只吃植物造成的痛苦。
    6. 吃植物和動物造成的效益並不顯著多於只吃植物造成的效益。
    7. 我們應只吃植物。(根據1,5,6)

    ReplyDelete
  15. >IsaacStein

    我也覺得這推論很好,很好奇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反駁?
    我目前想不到什麼好方法,是否只能從4或5下手呢?

    聽過一個說法,在糧食短缺的未來,人類可能得以昆蟲為主食。(想起來實在有點噁Orz)昆蟲可以提供人類所需的肉類蛋白,而且養殖容易、繁殖快速。想到這個的原因是,有些昆蟲似乎不需要吃植物也能養殖。

    那麼在一個假想的情況下,人類專吃某種超營養昆蟲,該昆蟲有肥厚的營養,而且養殖不需要消耗植物。在這樣的情況下4便不成立了,而且相反地,食用超營養昆蟲甚至可能比吃植物造成更少的痛苦。

    ReplyDelete
  16. 你要把痛苦量化才行。植物就算有痛苦,和那些有靈性的動物相比也是微不足道。

    ReplyDelete
  17. >phantoms

    我是有想過,但對於這種想法我非常不以為然。

    憑什麼?

    何以植物的痛苦比不上動物?因為植物無法表達情感,即使痛苦也無法表現,因此無法引起人的惻隱之心。但即便如此,我們也沒有資格說植物的痛苦比不上動物。何況你也無法說明植物沒有你所謂的靈性。

    ReplyDelete
  18. 抱歉,我想收回「何況你也無法說明植物沒有你所謂的靈性。」這句話。因為靈性似乎沒有明確的、廣為接受的定義。但我還是認為不應該輕易論斷植物的痛苦不如動物。

    不過我是接受以效益主義來看只吃植物比較好的那個推論,畢竟我也沒想到什麼好反駁,我所提的那個也只是個假想的情況,在那個情況發生以前我還沒什麼理由能反對那個推論。
    (當然,我可以不接受效益主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