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2009

[利維坦01.] 應然命題的證成

正當性,或者說,證成(justification),是法政哲學討論的主題之一︰什麼樣的法律是具有正當性的,我們應當遵循的?什麼樣的政府是被證成的,我們應該接受其統治的?

然而,不管是「我們應當遵循法律P」還是「我們應該接受政府Q的統治」,都是應然命題(ought sentence),乍看之下,它們不表達客觀事實,而是在主張我們該做些什麼。

接觸過Hume的人就會知道,應然命題的證成在哲學上是困難的事情︰我們可以觀察到松島楓已經載完,當我觀察到松島楓已經載完這件事,我就有理由相信「松島楓載完了」這個實然命題為真。然而,我們似乎觀察不到,比方說,「我應該下載松島楓」或者「我不應該下載松島楓」這類事情。直覺上,命題的為真是因為它恰當地描述了世界。當我們總是無法確定一個命題描述的狀態有沒有真的在這個世界出現,當一個命題的為真無法由事實推導出來,我們怎麼知道這個命題是可信的?或者,用哲學家的說法,我們如何能證成這個命題?https://www.abugames.com/images/products/4thedition/leviathan.jpg

法政哲學家的應對方法很有趣,例如說,霍布斯的推論是這樣︰人在自然狀態中因為各求自存而很難不發生財產爭鬥而最後導致多敗俱傷,要解決爭鬥的方法幾乎就只有把宣告財產擁有者的權利賦予一個單位來做仲裁,而能把這倩事情幹得最好的單位就是集權政府,所以自然狀態中的人最後會願意接受集權政府的統治,而我們也應該這樣做。

理性的動物才有所謂該不該做什麼,然而,自從人腦大到裝得下理性以來,我們就幾乎從來沒進入過自然狀態。就算是北京人,至少也會有遵守某些行為規範的小聚落(我猜)。因此,自然狀態幾乎只是一個假想的,從沒出現過的反事實狀態。但是,既然我們連從事實沒辦法推導出應然命題,憑甚麼有人能覺得它們可以從非事實被推導出來?

這種前提是假想狀態,應然命題卻在結論忽然跑出來的推論方式,在法政、社會甚至經濟領域極為常見︰羅爾斯會告訴你說,因為處於原初立場(original position)的人會選擇正義二原則作為社會資源分配的依歸,所以我們應該選擇正義二原則作為社會資源的分配的依歸。而經濟學家會告訴你說,因為某個model裡的人會這樣幹,所以我們也應該這樣幹。顯然,不管是原初立場還是那個量化model,都不是我們真正身處的狀態。於是我們在這裡可以問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假想狀態裡的人做的選擇能作為我們應該如何選擇的指導?他們會如何做,跟我們應該如何做,這之間有什麼重要關係,使得前者可以蘊含後者?

我的回答是,這些假想例子推導出的並非是純粹的應然命題,而是工具性(instrumental)的應然命題。它們並非只告訴我們應該做P,它們說的是︰

  1. 你想要Q
  2. 做P是達成Q的最佳途徑
  3. 如果你了解那些相關的事實,而且你是理性的,你會做P
  4. 你應該做P

例如,在這裡霍布斯說的就是,你想要有安定的生活,而根據我的推論,只有極權政府能給你安定的生活,所以你應該接受集權政府統治。(羅爾斯是一個比較複雜的例子,而且或許和我的這個解釋不相容,因為不見得每個人都希望社會正義,尤其對於既得利益者而言)

這樣的說法能被Hume和Bernard Williams之類的理由內在論者接受,因為在這裡我們應該做什麼取決於我們想要達成什麼。


[利維坦系列文章目錄]

8 comments:

  1. 很困難啊, 這類文章如果跳著看會看不懂

    ReplyDelete
  2. 早,秘人︰

    為什麼要跳著看勒="=

    ReplyDelete
  3. 我可以跳著說嗎?(今天的我超多話的,因為感冒了在家很無聊只好一直說話)

    大部分的法政哲學家幾乎都預設了工具理性:「選擇能夠最有效率地達成目的之手段」。可是這個工具理性如何能夠是理性的唯一詮釋?為什麼效率是唯一的理性判準?

    這種看起來很像是懷疑論的問題,我個人認為就算它們真的很懷疑論,依然是有意義的懷疑論問題。有什麼意義?

    例如,對羅爾斯的其中一種批評是,在他們的無知之幕籠罩之下,為什麼人人都必須具有此種工具理性,而不能有些人好賭成性,即使不知道自己掀開無知之幕之後會具備什麼身分,依然想賭一把而將某一種身分的利益設定得特別高,就只是為了刺激好玩?

    並且,事實上我們的社會運作所使用到的「理性概念」並不只包括了羅爾斯所要求的那種工具理性。大部分的社會反對自殺合法化,因為那違反了「生命存在的價值不可被超越」的理性觀點;大部分的社會反對高風險娛樂行為(例如不安全性行為/嗑藥/酗酒),因為那違反了「短視近利不如長遠利益」的理性觀點;甚至大部分的社會透過年齡的定義或精神疾病的定義剝奪部分人類的權利,因為這些人類不滿足「能夠負責任」的理性最低需求,卻無視這些人類或許有另一種合理(合邏輯的)行為推論(只是透過了不同於社會所定義的正常/成年人所應使用的前提)。

    這樣的社會「真的」正義嗎?要如何擺脫「一種理性獨大」可能造成的壓迫或宰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反省。

    ReplyDelete
  4. Isaac︰

    大致上我同意你的質疑,也相信那是一個有意義的問題,一個要證成那些政治哲學理論就必須回答的問題。

    不過,我想他們預設的並不是不同種類的工具理性,而是某種客觀的,對於哪些慾望可被接受哪些慾望不可被接受的判準(或者,哪些慾望是裡性的哪些欲望不是理性的的判準)。

    ReplyDelete
  5. 「這種前提是假想狀態,應然命題卻在結論忽然跑出來的推論方式,在法政、社會甚至經濟領域極為常見。」

    這段和你後面的解釋解開我長久以來的疑惑。我一直都覺得這些領域的推論很難懂, 不知道是他們太愛跳 tone 還是我太笨, 總是要想辦法腦內補完, 而且還沒辦法知道補的對不對。

    另外, 我想說一個無關的。我覺得那隻 Leviathan 看起來有點像女用內褲。

    ReplyDelete
  6. ⊆∀⊥⊻ιN︰

    很高興那段對你有幫助。

    囧,這樣一講還挺像的。那可是藍色魔法師的神獸欸,雖然好像沒什麼人在用。

    ReplyDelete
  7. 那是甚麼呀, 魔法風雲會嗎?記得我高中的時候有陣子好像很多人玩...XD

    ReplyDelete
  8. ⊆∀⊥⊻ιN︰

    嗯,我很喜歡那個遊戲。雖然沒錢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