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2009

黑白瑪莉

黑白瑪莉論證(Mary’s room)又被稱為知識論證(the knowledge argument),被Frank Jackson用來對抗物理論

物理論主張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物理的。於是乎,不存在靈魂、上帝、天使這些東西,若有,也會是可以被自然定律解釋的自然性的存在。

Jackson認為,如果我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物理的,那我們理當也應該支持說,如果我們掌握了所有關於物理的知識,我們就掌握了所有關於世界的知識,也就是全部的知識。因此,Jackson相信,支持物理論的人很難不同時支持這樣的宣稱︰
K︰所有的知識都是物理知識
而黑白瑪莉,就是Jackson為了推翻K而設計的思想實驗︰
蒼井空瑪莉是個透過基因工程設計的天才兒童,從小就被安置在一個只有黑色和白色的房間裡,透過黑白的螢幕和書籍學習關於認知的知識。雖然瑪莉身處的環境除了黑色和白色之外沒有其它色彩,不過她仗著過人天份和大量精細地閱讀,已經掌握了關於物理的所有知識,而這當然包含那些關於色彩知覺的知識︰她知道什麼波長的光是如何鑽過水晶體,刺激哪些接收器,轉化成怎樣的神經衝動,最後被那一塊大腦皮質納入處理並轉化成視覺經驗。當然,她也知道一般人會把什麼波長的光叫成什麼顏色,雖然她從未真的看過那些顏色。
有一天,瑪莉從小房間被放出來了,她看到藍天黃花綠葉。
問題︰瑪莉是否因為這樣的經驗而掌握到任何之前不擁有的知識?
直覺上我們都會給這個問題肯定的答案︰在被放出來之前,瑪莉不知道紅色長什麼樣子,現在她知道了。

然而,Jackson說,這就不就正好說明了K的錯誤嗎?根據假定,瑪莉已經有了所有關於色彩知覺的物理知識,但是她竟然還可以得到新的關於色彩知覺(或者,關於關於色彩的感質)的知識。這難道不是在告訴我們,有一些關於色彩知覺的知識不是物理的?

如果Jackson的思路是對的,我們似乎可以說,K不為真,因此蘊含K的物理論也不為真。不過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針對這個議題,哲學家做了很多我已經忘光光了的討論。鐵雄上個月在廢墟幫我拍照的時候也給了一個有意思的comment,過兩天放上來

19 comments:

  1. 這聽起來有點像是 Chinese Room 的變形.

    我的想法是, 我們怎麼知道 Mary 在走出黑白房間後, 真的有以前沒有的知識? 唯一確定的方法就是測試她. 在她走出黑白房間之前先測試她有關彩色視覺的知識, 然後等她走出黑白房間之後, 再測試一次. 要是她第二次的表現比第一次好, 我們就可以說她真的是有得到以前沒有的知識.

    測試的方法可以使用任何心理學家研究彩色視覺的工具, 如 color matching, 色盲測試, 等等. 這裡暫時假設我們決定給她看測試色盲的卡片, 要她說出來卡片裡寫的數字是什麼.

    但問題是黑白房間裡不能有別的顏色的東西, 要怎麼辦呢? 我們可以給她有關 stimuli 所有的頻譜資訊. 等她走出了黑白房間之後的測試, 使用的則是一般測試色盲的卡片. 要是我們相信 K, 那這兩種測試是全等的.

    現在回答, Mary 的表現會不會不一樣. 我的回答是她的表現不會改變, 因為要是她在黑白房間內就有所有跟彩色視覺有關的物理知識, 而且她是天才, 可以做非常複雜的計算, 在黑白房間裡不論給她什麼頻譜資訊, 她都能模擬出腦神經的反應, 因此她能夠正確的回答所有有關彩色的問題.

    ReplyDelete
  2. 說句無聊話

    我一直覺得...黑白瑪莉
    實際上要叫灰階瑪莉比較適合...

    ReplyDelete
  3. 這應該是神經發育的研究題材:沒有真正看過顏色但是讀過該資訊的人會不會發展出辨認各種顏色的神經連結,他真的看到顏色後會不會又有不一樣的顏色相關神經連結出現。

    ReplyDelete
  4. Yel: 這是很有趣的問題. Kris 引用的那篇 wikipedia 上有關 Mary's Room 的文章, 有很簡短的提到神經科學家 Ramachandra 是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的. 也許我過一陣子會 post 一個比較詳細的回答.

    不過這裡 Kris 描述的是一個 thought experiment, 主旨是就算 Mary 從黑白房間走出來能夠跟一般人有同樣的視覺經驗, 她到底是不是增加 "知識"?

    ReplyDelete
  5. 相關資訊: Brenner, Cornelisse & Nuboer (2004) Developmental Psychobiology Vol. 23 p. 441. 他們把剛出生的獼猴在只有紅光的環境之下養了 3 個月 (這段時間之內猴子沒有彩色視覺). 這隻猴子在離開無彩色視覺的世界幾個月後, 有正常的彩色視覺.

    ReplyDelete
  6. 我想到一個類似的人

    野田凪

    http://luxury.qq.com/a/20080717/000008.htm

    ReplyDelete
  7. Anonymous:

    你說的對。下次要打名字哦。


    Yel:

    pyridine說的對。


    pyridine:

    感謝補充。我把給你的回應寫成新文章了。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9/03/pyridine.html


    人間:

    她好正..

    ReplyDelete
  8. 我想把K修改為....

    所有已知的知識都是物理知識。

    ReplyDelete
  9. nidor:

    好啊,可是這樣修是要幹嘛?

    ReplyDelete
  10. 因為這樣的K敘述,似乎就避開這個問題了。當Mary看到藍天綠地時,她的已知知識(獲得的新感質經驗)就是她的新物理狀態。

    這樣的K敘述,對於物理論者來說也是相當合理的。

    ReplyDelete
  11. nidor:

    可是對方幹嘛讓你這樣改="=?

    你辛辛苦苦弄了一個論證,會隨便就讓對方辯友把前提改掉嗎?

    ReplyDelete
  12. 簡單的說,就是拒絕"支持物理論的人很難不同時支持這樣的K宣稱"這句話。

    ReplyDelete
  13. nidor:

    嗯,這樣看起來就像是個real reply了。

    ReplyDelete
  14. 題目是不是有矛盾啊?0.0

    讓瑪麗擁有『所有關於色彩知覺的物理知識』
    而瑪麗在走出房間前卻沒有『色彩感質的知識』

    這敘述本身不是正在說明『色彩感質的知識』不屬於『色彩知覺的物理知識』嗎?

    否則在瑪麗擁有『色彩感質』這項知識前
    我們怎麼能說瑪麗擁有了『所有關於色彩知覺的物理知識』呢?

    所以這項敘述已經反對k論了。
    也就是說這實驗名為『驗證k是否正確』,實則『早在題目敘述中反對了k』。

    ====================

    0.0假定我們在看題目前,可以有兩種前提:

    1.肯定k
    2.不知道k是否正確

    那麼看完題目後,至少該有兩種結果:

    1.出了房間的瑪麗學到了新的物理知識。
    2.因為『色彩感質不屬於瑪麗之前所學到的色彩知覺物理知識』(題目的暗示),所以色彩感質這項知識不屬於物理知識。所以k是錯的。

    那麼這已無關實驗的結果,而又回到觀念相異的狀態,問題還是沒解決。

    =====================

    個人的想法是:

    『物理知識』之所以會被歸類出來
    而和『音樂知識』『文學知識』擁有不同的名稱
    就表示他們有所不同,而以名詞表示分歧,並以名詞分辨

    如果不這樣分辨,那麼這個假定還有意義嗎?

    >>一個擁有所有知識的女孩叫做瑪麗。

    ====================

    而題目中之所以會下意識的讓『色彩感質』不屬於『色彩知覺的物理知識』
    也是因為Jackson早就認定了『物理知識』的定義。

    而且,物理論者實在也沒必要將『物理知識』和『所有知識』混為同義詞
    這樣是否只是顯得他們不把文學與音樂視為知識,而k只是他們變相的歧視句法?

    不過如果『文學論者』說『所有知識都是文學知識。』
    我還真想知道瑪麗會被關在什麼樣的房間呢。

    ReplyDelete
  15. 0.0︰

    我想,這個思想實驗並沒有事先假定「瑪麗在走出房間前沒有『色彩感質的知識』」。這個思想實驗只假定瑪麗在走出房間之前沒有看過黑色和白色之外的其它顏色。至於看到了之前沒看過的顏色算不算是獲得新知識,以及,如果算的話,這樣的知識是不是物理知識,都是可以討論的問題。

    ReplyDelete
  16. 史丹佛哲學辭典昨天翻修了跟這個思想實驗有關的文章︰
    Qualia: The Knowledge Argument

    ReplyDelete
  17. 這題目有矛盾點pyridine有點出來
    因為我們必須去證明馬麗真的沒了解"彩色"這個概念
    如果我們無從驗證 那麼當馬麗看到這個世界後堅持他早就已經知悉了所有顏色
    我們也無法說他錯

    而驗證的本身就必須有先測試"彩色"這個概念的原則
    就已經打破實驗本身了
    你不可以在黑白房間裡試驗"彩色"經驗 那即使你再到多彩色的地方 你究竟懂不懂都無法被證偽

    這個論述本身就是跟有沒有地獄一樣的
    科學論去論述他本來就有侷限
    我是不太懂其他的哲學領域要如何去論述這件事
    如果論述完的結果也只是科學論 或物理論有侷限 但我也無法論述出侷限外的東西
    不是很傻嗎?

    ReplyDelete
  18. 這樣得論證究竟是在批判那些物理論者還是經驗主義者?

    ReplyDelete
  19. 瑪莉在房間裡可以直接拿電極去刺激Visual cortex來得到關於顏色的感官經驗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