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009

神經操弄師瑪莉

Frank Jackson用黑白瑪莉思想實驗反駁物理論︰根據黑白瑪莉的例子,K(所有的知識都是物理知識)不為真,因此蘊含K的物理論也不會為真。

我的朋友鐵雄聽到這個論證的第一反應是︰我們難道不能在瑪莉走出房間之前就藉由操弄她的腦神經狀態讓她有關於色彩的視覺經驗嗎?

我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有創意的點子,至少我讀這個論證這麼久了,從來沒想到過。然而我們需要搞清楚的是,這個洞見在這裡有什麼力量。它是能夠推翻黑白瑪莉思想實驗,或者,至少在付出一定代價的情況下讓黑白瑪莉不再是物理論的反例,還是其實完全跟主要爭論無關?這個程序是我們在評估新點子時最重要的步驟之一︰一個新點子冒出來了,so what?它能攻擊誰或者防衛誰?它有多大力道?要怎麼用清楚有說服力的方式將它的力道表達出來?當這些事情被弄清楚,你才有辦法將新點子的理論威能完全發揮。

...

鐵雄和我當時沒有細想這個問題,不過現在我試圖分析。

讓我們將鐵雄說的情況稱為神經操弄。首先,能夠讓瑪莉擁有色彩經驗的神經操弄起碼自己就預設了物理論*1,因為僅當心靈狀態被神經狀態所決定(用哲學術語來說,僅當心靈隨附於物理),我們才能合理預期瑪莉在神經狀態r時感受到的是,例如說,紅色。不過,這個預設在此議題上對物理論者來說到底會不會是負擔,大家可以想一想。

再來,就算神經操弄是可以成功的,我們也無法據此主張K為真。想像這樣的情況︰

瑪莉在星期一學會了所有的物理知識,在星期三時,她對自己進行神經操弄。

如果原版的黑白瑪莉論證是K的反例,那麼這個例子也會是K的反例。因為,K蘊含如果一個人擁有所有的物理知識,他就一定擁有全部的知識。然而,在星期一時瑪莉擁有所有的物理知識,卻不擁有全部的知識。

雖然神經操弄的例子沒辦法直接替K辯護,但是我們或許可以進行一個較委婉的戰略︰利用神經操弄的例子來主張說,雖然擁有所有物理知識並不代表擁有所有的知識,但是

K2︰當我們擁有所有的物理知識,理論上,我們就可以擁有所有的知識(或者說,擁有那些關於如何進行操弄來獲得所有知識的知識)。

顯然K2並不蘊含K,所以就算神經操弄的例子支持K2,依然無法挽救K於黑白瑪莉論證。然而,K2讓我想到了一件事︰作為一個物理論者,我們是否一定得支持K?能不能只接受K2就好了?

假設一個很簡單的物理論者,他的物理論只包含隨附性原則。就算他不接受K,似乎也不會有大問題(真的嗎?)。而且這種不接受似乎受到常識支持︰騎腳踏車這種行為完全由物理事件組成,然而,一般來說,就算我知道所有關於騎腳踏車的物理事實,包括我的半規管和神經如何執行平衡工作,我也不會知道騎腳踏車是什麼感覺,如果我沒騎過的話。

在這種情況下,K2更進一步提供了一個物理論符合常識的遠景︰因為所有事實都是物理事實,所以我們只要有製造任何物理狀態的能力,我們就擁有製造所有狀態的能力。包括房間裡瑪莉「看到紅色」的心理狀態,以及一個沒騎過腳踏車的人的「騎腳踏車的感覺」的心靈狀態。

...

  1. 其實它還預設某種心腦同一論︰我們的心靈即大腦,心靈狀態完全被腦狀態決定。當代的物理論者不見得支持這個理論,有些人認為心靈狀態是被整個身體的狀態所決定,也有人認為心靈狀態是被整個身體和周遭環境的狀態所決定(如Alva Noe,雖然我不確定他是不是物理論者)

4 comments:

  1. 加上另外那篇...
    總算看到比較完整的中文版的黑白瑪莉論證了...
    經典好文推一下>ˇ<

    ReplyDelete
  2. 謝謝你。不過別太倚賴中文啊,重要的哲學論證wiki上都會介紹的。

    ReplyDelete
  3. 1.
    我覺得哲學英文(Philosophical English)跟我平常念的英文不太一樣...
    常常是每個字單獨看知道意思,
    合起來一個句子卻有點看不太懂...Orz
    可能是不習慣看英文的哲學文章吧...
    2.
    你再繼續多把一些重要的論證或思想實驗翻譯成中文...
    未來也許可以出版成哲普書籍也說不定...>_^*
    至少我覺得像這篇就非常具有教學上的意義。
    也許通識課的哲學老師應該把這些文章當作教材會比較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