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2009

機運平等主義的補償判準問題以及Dworkin的提案

(感謝ptt Nisus的提醒,這篇文章中對Dworkin的描述可能有嚴重錯誤,請讀者仔細小心,必要時我建議你另外參考可靠的資料。)

在政治哲學裡,機運平等主義(luck egalitarianism)主張某種對於平等的理解,粗略地說︰維持一群人之間的平等,就是消除這群人之間因為運氣而造成的差異︰如果有人因為好運而獲得了努力應得的份量之外的好處,這些好處應該被削弱,如果有人因為特別衰而無辜地受到損失,這些損失應該被補償。

因此,機運平等主義蘊含了,對於那些基於自己無法控制的理由而特別不容易獲得幸福生活的人,例如先天智能不足的人、好好走斑馬線卻被酒駕撞成半身不遂的人,政府應當予以補償。然而,並非所有基於自己無法控制的理由而特別不容易獲得幸福生活的人,我們都會認為應該予以補償,例如長得醜的人、天生容易落髮的人。這也是為什麼健保不補助整型手術。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機運平等主義者該如何制定明確的判準,區分出那些持有真正需要幫助的缺陷的人?

Ronald Dworkin的建議是,借用羅爾斯無知之幕的概念,假設一個理性的人在對於自己的現實狀況(長得如何、髮根堅不堅毅、有沒有先天疾病等等)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考慮自己是否願意針對某種無法抗拒的特定缺陷投保(當然,雖然他對於自己的現實狀況一無所知,但還是對於其它相關的事實很瞭解,例如自己的價值觀、客觀上各種疾病和意外發生的機率以及後果等等)。如果這個人在無知之幕後願意付錢為該缺陷買保險,政府也就應該在他真的持有這種缺陷的時候予以補助。

然而,Dworkin提供的判準很快地遇到了反例︰

  1. 直覺上我們認為政府應該補償那些先天患有惡劣疾病的人。然而,Dworkin的判準無法說明為什麼那些罕見的惡劣疾病應該成為政府補償的對象,因為一旦患病的機率低到一定程度,無知之幕後的人就幾乎沒有理由為這種病花錢投保。

  2. 直覺上我們認為,如果兩個人持有一樣的缺陷,而政府因為這種缺陷給了其中一個人補助,它也應該基於相同的理由給予另一個人補助。然而,針對同樣的保險(例如先天智障險),不同的人在無知之幕後做的判斷不見得相同,小心謹慎的人可能會買,而有冒險心的賭徒,就算經過深思熟慮,也不見得會買。

  3. 直覺上我們不覺得政府應該補助長得醜陋的人。然而,如果某個人擁有偏激的價值觀,認為自己的鼻子形狀比什麼都重要,他可能願意在無知之幕後為自己的鼻子投保。根據Dworkin的判準,政府應該補助這種人的整型手術費用。

著眼於這個提案的失敗,Van Parijs試圖給出另外一個判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