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2009

玻璃天花板?

Scott Adams在《The Way of the Weasel》裡的一個有趣段落,討論兩性關係(我臨時找不到中文本,所以自己翻譯了一下,你可以在這個網頁大約中間處看到原文)︰

『現在開始,我要逐漸步入政治不正確的領域。假想兩個有著相同能力和經驗的登山客,他們之間的唯一差別,就是其中一個對攻頂有強烈野心,因為他相信上面有免費的正妹,而另外一個卻寧可把時間花在抱怨路上怎麼這麼多蛇。問題︰哪個傢伙會先登上山頂?

我相信我們都會同意,除了原本就在山上的正妹之外,其它條件相等,第一個登頂的會是那個動機強烈的傢伙。

現在考慮男人和女人以及地位(政治不正確的部份要來啦!)。「正確」的觀點主張,男人和女人具有相同能力,只不過女人被源於性別歧視的透明天花板擋在山下。這觀點說實在有點狡猾。我承認歧視是事情的一部分,然而,我也相信有其它因素存在。

為了鋪陳我的論點,現在讓我們考慮另外一個比較接近真實職場的狀況。想像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他們有相同的能力,並一同參加親屁股大賽。他們走進一個巨大的飛機庫,裡頭有一排超肥的中年大叔,彎著腰,褲子脫到腳踝,露出兩瓣屁股等著被親。主持人這時宣佈,第一個親完所有屁股的人,可以成為公司總裁。在這個節骨眼,可以想見女人開始組成委員會討論性別歧視和玻璃天花板,而男人已經親到半路,還不忘把名片往一對對屁股裡塞。一年過去了,中肯的科學研究報告指出幾乎所有大公司的總裁都是男的,並下結論︰基於性別歧視的玻璃天花板阻擋了女人升遷之路。』

這段故事不但很好笑,而且還表達了一件重要的事︰性別壓迫的存在不是說說就算的,甚至,就算兩性佔據高層的比例懸殊,我們也沒有理由因此相信這個職場裡的任何環節存在著基於性別的歧視或壓迫。

我曾經看過一份類似的報告︰有學者懷疑兩性在職場上的地位差異其實主要是源於競爭心強弱以及對於地位的渴求程度的差異,而非玻璃天花板。

把地位差異歸諸於性別歧視,是政治正確的作法,然而政治正確並不會使這些主張事實上變成真的。要知道玻璃天花板存不存在,以及,如果存在的話,對弱勢性別造成多大的傷害,我們得做的是找出方法來觀察和證明,而非見到影子就開槍。

這就是為什麼看到這麼多記者專家發言人這麼輕易地耍弄「物化」、「壓迫」為自己的訴求開路,總讓我感覺不太舒服。不管多漂亮,術語都無法取代實證。

15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也許女人不是沒能力,只是企圖心不夠
    而有些所謂的『女強人』不過就是企圖心強,爬到了高點
    結果卻被稱作女『強人』...

    卻從沒聽過男校長啊或是男總裁被稱為『男強人』= =

    ReplyDelete
  3. 我想請問『把地位差異歸諸於性別歧視,是政治正確的作法』這句話的意思。如果我理解無誤『政治正確』的意思應該是使用一些中立的話。為什麼『把地位差異歸諸於性別歧視』是中立的?

    ReplyDelete
  4. SAS:

    我一直以為「X是政治正確的」是「X不會惹惱那些為女性、原住民、殘障...發聲的人」的意思。有點反諷的意思。若它事實上不是這個意思,那就是我弄錯了。

    ReplyDelete
  5. Kris的理解比較正確一點

    "平均來說,黑人智商先天上比白人低一點" "平均來說,男生的數學能力表現天生就比女生好"
    這種關於科學事實的宣稱 可以提出證據支持或反駁
    應該算蠻中立的
    但就算如此 它們顯然仍算是政治不正確的言語

    ReplyDelete
  6. >kfw

    我不覺得那兩句的類型屬於科學事實的宣稱耶……那兩句都是統計上可能的事情。但統計並不能說是科學事實。尤其當統計方法並不試當的時候。
    如果真要說的話,我認為「X能使人在數學能力上的表現較好,而統計上男性比起女性更容易具有X。」這樣的說法我覺得是比較符合科學的說法。雖然還是有一些問題存在。
    說真的,好的科學研究者只會關注到「X能使人在數學能力上的表現較好」這個階段。而後面的「而統計上男性比起女性更容易具有X」根本已經是另個不太相關的研究了。而且這個部分可以任意地把「男性比女性」帶換成任何其他組合,比方說「高個子與矮個子」、「同性戀與異性戀」、「數學家與哲學家」等任何組合,都可以有一個統計上的答案。但這些都不會是一個好的科學事實。因為這些統計上的比較結果其中必定會有其「真原因」,顯然身分、地位、種族等都不會是智商或能力的一個「真原因」。而科學只會關注其真原因究竟是否為X,或著其他因素也會造成影響。

    因此我認為,要以科學方面來找「中立但又政治不正確」的例子應該是不太可能的。
    另外,我不認同Kris對於「政治正確」的理解。我認為「政治正確」的用詞是有其意義的,而非只是為了防止惹惱那些敏感性問題的相關人士。
    不過我也懷疑是否真有「中立但又政治不正確」的例子。畢竟任何情況下都要政治正確實在是很難的。

    ReplyDelete
  7. 我上面的留言又消失了(哭)
    麻煩請拯救它一下!老是留這種容易消失的大留言真是不好意思!
    (如果覺得這有點佔版面也可以幫我把這篇移除。真是麻煩你了。)

    ReplyDelete
  8. 「"平均來說,黑人智商先天上比白人低一點" "平均來說,男生的數學能力表現天生就比女生好"」這個不是統計能告訴我們的。

    統計可以得到的宣稱是「平均來說,黑人智商比白人低一點;平均來說,男生的數學表現比女生好」。為什麼統計只能說到這個程度?因為無論是智商或數學表現的統計,都是對「已受過後天影響的人」進行調查的統計,這種統計樣本無法區分先天和後天的影響。

    因此,在這個統計的限制之下,卻宣稱統計結果顯示的差異是先天的,除非你已經有一套足夠好的理論可以區分先天和後天對人成長後表現的影響,否則就是對統計結果的偏頗詮釋。

    ReplyDelete
  9. Kris:

    「玻璃天花板」是一個隱喻,這個隱喻裡面關於「玻璃天花板」的內容完全沒有刻畫。「歧視」究竟怎麼變成一個阻擋女人在社會中成功的「玻璃天花板」有很多不同的說法,但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會像這篇文章裡講的一樣,就只是一個擺在那邊不知道內容是什麼的「歧視」本身,擋著女人在社會中闖蕩的路。

    描述這個玻璃天花板的方式,我所熟知的說法大概會主張,一方面,因為性別刻板印象在社會制度中的作用,影響了男性與女性的教養方式,而這種教養方式使男性容易產生對社會地位的競爭欲望,並且減少或消除女性對社會地位的競爭欲望。另一方面,這個社會的經濟和政治結構又是以上述的男性模式設計的,也就是以競爭模型來設計社會結構,重視個人之間的競爭關係,肯定對競爭者的努力。

    這些由刻板印象(包括歧視)建立起來的玻璃天花板,一方面透過制度的設計,讓女人不適合在這種制度中取得成就,另一方面,又透過教養的差別,將女人塑造成比起男人更不適合在這個社會制度中取得成就的人。

    要反駁這種對玻璃天花板的詮釋,就不能只依賴這個看起來很有趣的故事回應。反而,這個故事其實沒有深刻地理解過那些歧視論述的理據是什麼,才會設計出這個單薄的笑話。我的意思是,這畢竟就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ReplyDelete
  10. Kris:

    其實政治正確這個詞不只是一個反諷的詞,而是用來描述現在在政治運動的主流意見。當然,一個很方便的判準,就是觀察一個政治人物如果公開發表某些立場的言論,會不會被主流的運動團體罵,但這並不是這個詞的主要意思。

    舉一個不反諷的使用脈絡的例子:「吳敦義又說了政治不正確的話了,他居然說白海豚可以轉彎啊!」

    ReplyDelete
  11. sorry I can't type in Chinese now

    Kaz,
    I thought statistical analysis met the criteria to be called
    scientific, in a loose sense. If you don't buy it, that's fine.
    My point is that the neutrality of those statistical statements comes from the traits of quantitative research--observable, objective and even repeatable.
    Besides, I agree with your claim "好的科學研究者只會關注到「X能使人在數學能力上的表現較好」這個階段" partly. The other part is that,
    I think sciences of different levels will give different kinds of "X" to answer the question. So on a macro scale, in my view, it is acceptable to say that inherent "sex-related" factors influence people's performances.

    IssacStein,
    If we can equalize the acquired educational effects on men and women,then the difference of their performances is less likely
    to be caused by acquired factors.

    I think there is an example which might not be controversial.
    A true story: Larry Summers asserted that because of the disparity of intrinsic aptitudes, there are more male high-end engineers than female ones. Then he was bombarded with criticism. Why? I guess it's because he said something politically incorrect.

    ReplyDelete
  12. kfw:

    We can hardly provide truly equalized acquired education for all sexes and genders. For strictly speaking, education that one acquires throughout one's life which affect one's performance in certain domain, say, mathematics includes not only school education, but also social expectations, family upbringing. And the effects of the latter can easily breach the seemingly equalized school education, not to mention that whether there is any truly equalized school education system is still a controversial issue.

    ReplyDelete
  13. Isaac:

    我同意你在10F的說法。

    ReplyDelete
  14. 條件相等不代表沒有歧視啊...比賽刻意選蛇多的地方,可能就是對怕蛇的人的歧視(這要看登山比賽的目的:包含對危機處理能力的評估;或者純粹比體能)

    而且...親屁股比賽確實是性別不平等的歧視比賽啊...如果換成親女性乳房的比賽,可能就變成男性不敢親了...

    ReplyDelete
  15. Ahaa, its fastidious dialogue on the topic of this post at this place
    at this web site, I have read all that, so at this
    time me also commenting at this place.
    Also see my website: Quote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