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2009

蝸牛角上的生命意義

莊子說過一個故事,一個叫戴晉人的傢伙想勸阻魏王派人暗殺不守盟約的鄰國國君︰
「大王您知道蝸牛嗎?」
「知道啊」
「在蝸牛的左角上有個國家叫觸國,右角上有個國家叫蠻國。他們常常為了地盤互幹,屍堆成山血流成河,讓蝸牛很困擾,因為這樣牠就看不到前面
「是喔?你騙人的吧」
(無視)「茫茫大地中有個小小的魏國,魏國浩瀚的國土中有個小小的大梁,而在大梁之中的大王現在要攻擊齊國,這跟蠻國人有什麼差別呢?」
「這...沒差別」
然後魏王就停下攻擊計畫了。

我想,這故事的啟示應該是魏王怎麼那麼蠢吧?要使用什麼手段來應付不守盟約的鄰國,應該取決於鄰國的不守盟約會造成多大困擾,而鄰國的不守盟約會造成的困擾程度,跟這世界有多廣大有什麼關係?難道如果這世界只有小小一塊,除了魏國和齊國之外其它東西都不存在,魏王就會有理由宣戰嗎?

類似的推論常常出現在生命哲理書籍和高中散文裡︰看哪世界多麼廣大人類多麼渺小,我們這樣汲汲營營,有什麼意義呢?

一個人有沒有理由做一件事情,取決於這件事情對他有什麼影響,而不是這件事情對整個世界有什麼影響。除非一個人真的認真地期望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對世界造成某些重要影響,否則不該被上面這類說詞打動。

10 comments:

  1. 我覺得說「一個人有沒有理由做一件事情,取決於這件事情對他有什麼影響」似乎有些太籠統了,說「一個人有沒有理由做一件事情,取決於他相信什麼」我覺得會比較明確;例如,一個人若相信幫助其他人脫離痛苦是正確的、應該的,他或許就會投入社會運動、或是遠赴其他更窮困的國家免費行醫等等,儘管他即使不這麼做,對他當下的生活沒有實質的影響;但如果他沒有實踐信念,他可能會因此感到痛苦不安。

    在魏王的例子裡頭,我同意版主所說的「要使用什麼手段來應付不守盟約的鄰國,應該取決於鄰國的不守盟約會造成多大困擾」,但我不認為它可以用來質疑魏王的智能、或是這則寓言對於魏王的選擇有沒有參考價值;

    因為,我認為若一件事會造成某人的困擾,是因為這件事與某人的信念有所牴觸,例如,如果魏王相信人民的安居樂業是重要的、領土大小是重要的、或是外交上的誠信是重要的,那麼「不守盟約的鄰國」就會對魏王造成困擾。我想,平息困擾的方法應有兩種,一是遵照自己的信念行事(那麼魏王就得暗殺鄰國國君),二是改變信念,讓事情和信念不會有所牴觸而造成困擾。而我認為,莊子的寓言就是希望用第二種方法來平息魏王的困擾、使魏王沒有動機開戰。

    我不是很懂哲學家們如何對「應該做什麼」這個問題做出分析和回答OTL,所以接下來是我很個人的見解。

    直觀來說,我相信多數人知道了蝸角上兩國的情況之後,會嘲笑或懷疑這兩國何必要為了微不足道的地盤(對於我們)而廝殺,因為人們不認為那些地盤值得這兩國這麼做;換個例子,如果有兩人為了地上撿到的一塊錢應該歸誰而大打出手,我想多數人也會嘲笑或懷疑這兩人何必要為了微不足道的利益(對於我們)而打架。我認為,莊子這則寓言的用意,是要藉著信念的主觀性(有些人覺得重要的事物,有些人卻覺得不值一哂),來質疑「魏王原本的信念到底值得不值得遵循?」。

    我認為,一來,信念的主觀性可能會使魏王認為「其實我也可以不必這麼做(這麼想)」,魏王可能得深入思考「為什麼我要選擇A信念而不是B信念」;二來,如果魏王同意蝸角上的蠻觸兩國、和茫茫天地間的魏齊兩國的處境相似,那麼魏王就必須說明為什麼他不認同前者的爭鬥、卻認同後者的爭鬥,否則魏王的想法就是自相矛盾的(意味著魏王要檢討並改變自己的看法與決策)。這麼一來,這則寓言在魏王的決策過程中,就顯得具有價值了,因為它確實能改變魏王的決定。

    「鄰國的不守盟約會造成的困擾程度,跟這世界有多廣大有什麼關係?」,我想,既然版主這麼說,版主應當也認為「蠻觸二國的爭鬥到底可不可笑,跟蝸牛角有多渺小有什麼關係?」我覺得在邏輯上版主的質疑可能是有道理的,因為這兩者之間我的確沒辦法說出明確的因果關係;但是,在日常經驗之中,我確實會認為蠻觸的處境是可笑的;又,若我聽說某強國在經濟和政治上剝削某弱國,我會覺得是不應該的。但是,雖然在這些事情上我這麼相信,我卻不清楚(至少沒辦法邏輯分明地說出來)我為什麼會這麼相信。這類的信念(應該與否),在邏輯上真的能被堅實的推導、建立起來嗎?如果不行、或是極度困難,那我想我們也不能責怪那些關乎生命哲理的文章都只用譬喻、而不用推論來主張它們的信念了。

    ReplyDelete
  2. 晚安,John︰

    「儘管他即使不這麼做,對他當下的生活沒有實質的影響;但如果他沒有實踐信念,他可能會因此感到痛苦不安。」
    所以這件事做不做對他有影響,而且影響很大。這就是我用「影響」的意思。我相信這個詞可以掌握所有你想用「信念」來談的東西。

    「二來,如果魏王同意蝸角上的蠻觸兩國、和茫茫天地間的魏齊兩國的處境相似,那麼魏王就必須說明為什麼他不認同前者的爭鬥、卻認同後者的爭鬥,否則魏王的想法就是自相矛盾的(意味著魏王要檢討並改變自己的看法與決策)。」
    之所以覺得魏王蠢,就是因為這裡事實上完全沒有矛盾。我們嘲笑蠻觸為了針尖之地大打出手,因為我們根本不在乎針尖之地︰對我們來說它們太小了。月娘會嘲笑我們為了魏齊不和大打出手,那是因為月娘不在乎魏齊︰對她來說它們太小了。事物的重要性是相對於做判斷的人,就算我們認為針尖之地小到不值得動干戈,我們也沒有理由因此認為魏齊小到不值得動干戈。戴晉人在這裡偷渡了奇怪的推論原則,而魏王沒發現,這就是他笨的地方。

    ReplyDelete
  3. 魏王因為面子上的問題「必需」對付齊王。
    魏王因為打不過齊王而「心裏」煩腦中。

    ReplyDelete
  4. 幹 除了你這外 其他人的blog我都上不了
    靠北

    ReplyDelete
  5. 我不知道是莊子的問題還是那個叫戴晉人的傢伙的問題...一.一

    蝸牛角上兩國相爭當然很重要!---至少對於蝸牛而言
    觸國跟蠻國沒事決定開戰玩玩,他們認為是他們的事,可他們決定後導致的現象「血(染)濺蝸牛眼」卻造成了蝸牛的困擾...
    這跟蝸牛多大、蝸牛觸角多大好像沒有那麼直接的關係哩...

    戴晉人想用這故事去寓言魏國打齊國,如果魏王腦子清楚點的話應該可以回問:「ㄟˊ,敢問一下這位稚者,這個,我們的蝸牛...在哪裡呀?」

    看哪!這個世界多麼地廣大!人類多麼渺小!我們這樣汲汲營營,意義在哪裡呢?

    屋啊!舞意義啊!如果我們的確是位於蝸牛上面,即便再渺小,都可能因為一個小小的決定而造成一整隻蝸牛的困擾。觸蠻兩國雖小,卻好死不死地位於蝸牛眼上面,他們那看似不值一哂的戰爭,卻足以矇蔽蝸牛的視線。

    戴晉人與其暗諷魏國的渺小來測試魏王的胸襟與智慧,不如強調一下「對蝸牛的影響」來測試一下魏王的氣度,一來不會傷到人家自尊心,還讓人家充滿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使命感...個人淺薄地以為,這樣的遊說可能比較帶勁...

    「一個人真的認真地期望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對世界造成某些重要影響」可能是個太大的包袱。
    如果「一個人相信自己做的每件事情都會對世界造成某種程度的影響」,那麼,即使這世界只是一隻蝸牛,都能提供足夠的理由給正在做決定的行為者。


    吃便當中的breathing

    ReplyDelete
  6. 喵︰

    因為愛啊!!!

    breathing︰

    害蝸牛看不到前面那個是我亂加的啦 ="=

    我把刪除線加上去好了,抱歉誤導你...

    ReplyDelete
  7. 老闆,
    真的需要加刪除線嗎~.~...

    嗯....加刪除線是可以還戴晉人(或是莊子)清白...
    如果他真的是在談"大小"這回事...

    不過就老闆這整篇文章看來(尤其最後一段)
    觸蠻二國的戰爭是否影響蝸牛,是否造成蝸牛生理或心理的不適
    應該沒有到需要加刪除線的地步啦^++++^

    ReplyDelete
  8. 噢,我懂了謝謝,
    可是我還是想幫莊子辯護呢XD;

    魏王開戰的動機為何我們並不是很清楚;如果我們知道了開戰動機,那有沒有可能合理化或有效化戴晉人的建言呢?例如,如果魏王想要藉機開戰是為了獲得更多土地、滿足自己統領龐大國土的虛榮心,那麼,一旦這則寓言展現了事物的相對性(或至少展現了它渺小的一面),魏王或許就會發現自己佔有了再多土地,和茫茫天地相比仍舊小得可憐,完全不值一哂;這樣的譬喻便能改變魏王對虛榮心的想法、以及他的決策信念(即使他不蠢),進而改變決策。

    ReplyDelete
  9. breathing︰

    沒關係,反正大家還是看得到刪除線下面那個白爛點...

    John︰

    yea...我同意如果魏王開戰的目的是,例如說「40歲以前稱霸天下」,那戴晉人的諫言就有可能讓他卻步。

    ReplyDelete
  10. 愛你個大頭鬼啦!!!!!!!!
    這麼愛喵乾脆改名叫白喵不要教白鹿好了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