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2009

女孩請給我啪嘶,不該我們負責

我聽說有人在喊類似這樣的冤︰

《女孩請給我啪嘶》誤導大家,讓大家對哲學系有不正確的印象,而這樣的印象對哲學系來說是種困擾。然而,作為電影的作者群,雖然我們知道電影中蘊含與事實不符的描述*1,但是這些結果並不是我們創作的目的。我們製作《女孩請給我啪嘶》的初衷,並不是要讓大家誤解哲學系。既然這些結果不是我們創作的目的,為什麼我們需要為它們負責?*2

想想那個老掉牙的故事︰

鄉土片在當地教堂取景,角色做禮拜時,十字架上掛著媽祖。

牧師不太高興︰「這是在誤導!我們弟兄姊妹們才不會拜媽祖!人家看了還以為我們是什麼邪教,在教堂拜媽祖!我要求你們在官方網站、任何宣傳品和相關產品放上聲明協助澄清,而且每次公開放映之前都要先播我們製作的『The True Church』短片!」

我聳聳肩︰「這部片誤導大家,讓大家對你們有不正確的印象,造成你們的困擾。然而,作為電影的作者群,雖然我們知道電影中蘊含與事實不符的描述,但是那些橋段只是我們為了趣味和諷刺邪教加上去的,而其結果並不是我們創作的目的。我們製作這部片的初衷,並不是要讓大家以為你們是邪教。既然這些結果不是我們創作的目的,為什麼我們需要為它們負責?」

創作,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

可能有人會抗議說,上面那小故事不但歧視童音巨乳,在類比上也與事實不符。

我同意,那故事的確多說了一些事實上沒出現的東西。例如說什麼呢?例如說,我從來沒有以責任為由,要求劇組人員做任何事情來協助我們對《女孩請給我啪嘶》造成的誤解做出補救,或者起碼讓不開心的人們少點怨尤。

看看前幾篇文章,不難發現︰我沒有要求你們道歉,我沒有製作醜陋的澄清小卡片貼在海報標題旁,我沒有佔用你們每次公開播放的前三分鐘為哲學系做無謂的掙扎*3,我甚至沒有要求你們好歹在官方網站放個連結,讓《女孩請給我啪嘶》的影迷們知道這世界上有一些不同(但正確)的意見。

雖然我知道即使那樣做,我依然會受到所有的道德規範和創作者自重原則支持,但我依然沒有以責任為口舌,要求你們做任何事。 我只是建議關心哲學的人們在各種場合出聲,沖淡誤解(而且一星期以來也看不出這個建議有什麼效果)。

我還挺溫柔的,不是嗎?

...

  1. 為什麼我知道劇組人員知道電影中蘊含與事實不符的描述?因為他們曾經在獲知哲學系同學的不滿之後發出這樣的困惑︰『分析哲學?是的,我百分百知道(中正)哲學系是搞分析哲學的。但不代表現在搞分析哲學,未來就一定會搞吧?時間是OPEN的,為什麼事情要說的那麼一定?』詳見《女孩請給我啪嘶,哲學系幹嘛不爽?》

  2. 小灰說這句話讓他想到那個萬人烤麵包的HERO,因為他對反對者的回應也是說那些可預見的鳥結果都不是他行動的目的。

  3. 我學長說,可以建議劇組人員在片頭放個「本劇純屬虛構,與實際的人物、團體無關」的聲明。我不覺得那對避免造成誤解會有任何幫助,因為連我都可以預期觀眾的反應︰「哈哈哈不放那個我也知道哲學系不會有娘得那麼誇張的教授啊」。

3 comments:

  1. = =今天才看到這篇
    我覺得你呴!
    我還寧願你要我們怎麼做來幫你化解對哲學系的誤解
    什麼小卡、宣傳品的,你要我怎樣做你直接和我說嘛!
    又不是完全沒溝通管道~
    (除了叫我們不放片,不好意思,就像我不會支持你把你的那個廁宣撤除一樣)
    幹嘛成天在這個鳥黑布啦機的BLOG發文= =

    ReplyDelete
  2. 拍紀錄片吧!哲學宅宅的抗爭。白鹿當男主角。

    ReplyDelete
  3. 拍紀錄片吧!哲學宅宅的抗爭。白鹿當男主角。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