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2009

哲學史的必要

分析哲學家不注重歷史,他們不但在寫論文時不會自古希臘從頭介紹自己要討論的問題流變(除非那就是一篇哲學史論文),也不覺得在研究問題時特別翻閱五百甚至一千年前的文獻是必要的。要是你對意識問題有興趣,大可以直接閱讀現在的心靈哲學家的文章,不需要從頭了解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對心靈的看法,而那些現代哲學家大多也不會提到他們(你可能會讀到笛卡兒的二元論證,不過那是因為它是一個還活著的論證)。

然而,有一些人主張說,研究哲學必須研讀哲學史,不念哲學史,就無法理解現代哲學家使用的概念。這種宣稱是很強的,它不只是說讀哲學史對於哲學研究有幫助,而是在說,如果不讀哲學史,根本沒辦法做哲學研究。我最近看到一個自稱可以支持這種說法的論證︰

在哲學研究時我們必須使用哲學概念。然而,我們不可能使用任何非沿襲自以前的概念,或者其組成皆非沿襲自以前的概念的概念,因為不管是創造還是理解概念,都需要既有的材料。因此,在哲學研究時,我們必須研讀哲學史。

這個論證很明顯不正確,它跟「所有白話文都是文言文來的,所以看得懂文言文才看得懂白話文」有一樣的錯誤。

它的確可以證成「所有的現代哲學概念,內容上都承襲自以前的哲學概念」,但是這句瑣碎的話依然導不出「要了解現代哲學概念,我們必須研讀哲學史」或者其它類似的結論,除非我們同意,了解現代哲學概念就是在研讀哲學史。

3 comments:

  1. 我覺得大多哲學史的基本思想不一定正確,所以不用完全採那之
    但帶著懷疑的角度去看她 欣賞他如何變化的美我想是不錯的
    如同念物理不用去看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般,但我想這是一種發明的思維,
    雖然不一定正確不一定能採信`,但在某種程度有一定的藝術在。
    簡單來說念哲學使我想是一種學習發明創造的技能
    (但也不一定完全要在那裏學,學了也可能只是好零碎抽象的一點想法罷了)

    ReplyDelete
  2. 我覺得'研究哲學史 = 研究哲學概念起源流變'這個等式可能值得商確 我自己做的是哲學史研究 主要比較某幾個思想家的政治思想的相似/相異 當我在比較時 也許我會做相關文獻整理 但我主要工作並不是追溯我所比較的概念的歷史 相反的 比較重要的問題是'究竟就同樣的概念, e.g., 自由, 這些思想家所指的是什麼?(是消極自由或積極自由)' '藉由他們的界定, 他們想在文本裡達到什麼目的?換言之, 這些概念對理解他們的理論有何幫助?' 這些問題也許看起來都太哲學史一些 也許比較相關的問題是'這些哲學史上已經被定義過的概念 是如何影響到當代理解這些哲學概念的方式?' 我想也許研讀分析哲學不一定需要用到哲學史 不過我想說的是 對於其他很多領域, 政治哲學也許更明顯一點, 哲學史的功能的確並不限於歷史用途 當代比如說羅爾斯吧 似乎很難否認如果能先對康德有理解 再去理解''羅爾斯所謂的康德'是什麼意思 會是相當有意義的途徑 抱歉又是落落長...

    ReplyDelete
  3. trausing、Dulala︰

    我同意你們的想法。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