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2009

實驗哲學

一直以來哲學家常常以自己獨到的研究習性和別的學科做出區分︰我們不需要實驗,我們不需要田野調查,給我一張沙發,我就可以得到真理。當你將分析哲學理解成概念分析,這樣的老途徑就非常明顯︰做概念分析,我們只需要掌握一個概念,然後用心解剖它的內容,這完完全全是窩在沙發裡就可以做的事情。

實驗哲學(experimental philosophy)是近幾年興起的哲學研究方法。它對哲學工作的建議和傳統哲學完全不同︰要在哲學領域裡得到真理,我們得燒掉沙發,站起來蒐集新資訊,補全自己對於世界的了解,這個工作就算不是必須的,至少也對哲學研究有很大的幫助。

實驗哲學家怎麼蒐集這些新資訊?他們之中有一些人和科學家密切合作,期望從科學研究的成果中得到在哲學上有意義的理據,當科學家發現人在做道德判斷時使用的大腦部位顯示道德判斷作為一種能力和審美比較類似,而非傳統哲學家相信的,是一種純粹的理性推理時,這些實驗哲學家嚴肅地看待這樣的結果,並且將它納入道德實在論/反實在論的爭論中。另一些實驗哲學家則使用問卷等方法蒐集一般人使用概念的直覺,在這個領域,已經有一些研究結果顯示,相信憑哲學家自己對概念的直覺就足以建立整個哲學體系,實在是太天真了。

一個有名的實驗哲學問卷的例子是Joshua Knobe做的研究,他將一群人隨機分成兩組,A組拿到這個問題︰
公司的總裁大熊正在考慮要不要執行一個開發案。根據研究人員的報告,這個開發案會造成生態嚴重的破壞,但這不在大熊的考量之中,他只關心公司的利益。大熊仔細比對了每一份相關的資料之後,發現這個開發案根本賺不到錢,於是指示秘書取消它。
問題︰大熊是故意(intentionally)阻止生態遭到破壞的嗎?
B組則拿到這個問題︰
公司的總裁大熊正在考慮要不要執行一個開發案。根據研究人員的報告,這個開發案會造成生態嚴重的破壞,但這不在大熊的考量之中,他只關心公司的利益。大熊仔細比對了每一份相關的資料之後,發現這個開發案是隻金雞母,於是指示秘書馬上召集團隊開始策劃。
問題︰大熊是故意破壞生態的嗎?
一些傳統哲學理論認為行為的意圖(intention)和行為的目的有關,根據這樣的理論,不管大熊最後是否阻止了生態破壞,他都不是故意做這件事的,因為他根本不在乎生態是否遭到破壞︰不管是「保護生態」還是「破壞生態」都不在大熊行為的目的裡。

然而,問卷收回來之後,Knobe發現,雖然A組如同傳統理論預測的一般,多半不認為大熊是故意地阻止了生態破壞,但B組的大多數人卻認為大熊是故意地破壞了生態。


這樣的現象被稱為Knobe effect,用來指稱人們在一個行為有無意圖的判斷上的不對稱。Knobe effect是實驗哲學研究成果的一個好例子,因為它利用實證方法成功地指出了傳統哲學的盲點︰當你要為自己使用的語言編一本文法書,你不能只蒐集那些自己平常會用到的文法,你得實際去看看那些跟自己使用同一個語言的人使用的是哪些文法,當哲學家想要為自己使用的概念尋找定義時,事情也是一樣的。如果有某些一般人的直覺哲學家完全沒有注意到,那麼,相關的哲學理論就算不至於是完全錯誤的,至少也成為不完整的且需要修正補充的。

...


我對實驗哲學這個路徑滿有興趣的,以後也會密切注意和分享相關的訊息。這個網頁蒐集了一些有助於了解這個研究方法的文章,其中一些曾發表在紐約時報之類的大眾刊物上,不會太難讀。

21 comments:

  1. 這種實驗大概還是在倫理學方面比較有差別,因為倫理學本來就不完全是依照規則推論的純理性活動。道德是一種個人判斷的品味,或者是演化上生存的直覺,而我們無法單純由理性推論獲得判斷的品味或直覺是什麼。

    而哲學的其他部分應該是不太會受到實驗的影響的。

    不過據說有種東西叫做實驗數學.....

    ReplyDelete
  2. nidor︰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該同意你關於實驗大概只影響倫理學的看法,畢竟我覺得其它領域的哲學家對老百姓的直覺有不正確的理解的可能性也不低。

    然而,關於你說的,倫理學本來就不完全是依照規則推論的純理性活動,我相信這起碼不會是半數哲學家接受的論點。不過我想這篇文章談到的科學成果可能跟你的立場有點相容︰
    http://www.nytimes.com/2009/04/07/opinion/07Brooks.html?_r=4&em

    ReplyDelete
  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
  5. 有, 有實驗數學! 我喜歡實驗數學. 不過實驗數學一般而言只能算是一種幫助證明的策略 (用模擬的方法快速檢測猜想), 但並不能取代證明. 光靠實驗是算不上數學的 (但可以算是 computer science).

    我最近正好聽說學校裡的一個哲學教授開始設立實驗室, 而且已經發表了一些跟幻覺有關的有趣研究, 所以也許實驗哲學已經有一定的發展了, 不然我不可能聽過. 我以前說過心靈哲學不能算是認知科學, 因為不蒐集資料就不算科學. 要是哲學家開始蒐集資料, 那就立刻算是加入了科學的範疇. 那真是令人高興哪!

    ReplyDelete
  6. Kris, 那篇 NYTimes 的文章實在寫得很糟糕. 最後一段聽起來像是 Templeton Foundation (親宗教的基金會) 的文宣. 他的前提是: 1. 腦子裡有一種東西是管感情的. 2. 腦子裡有一種東西是管理性與邏輯的. 一個被作者假設為是靠邏輯掌管的行為, 要是在腦子裡的反應比較接近 1, 那這個行為就不是 2.

    問題在於我們頂多只能說這個行為有 1 的成份, 不是純粹的 2. 有關道德的判斷有感情的成份, 是很明顯的事, 不應該令人驚訝才對.

    還有就是資料的解釋. 我沒看過原始資料, 這裡只是大致的猜測一下. 的確科學家開始了解某些感情, 是有專門的腦組織負責的. 相關的組織很多, 這裡暫時稱為 A. 但這不代表了 1. A 處理所有的感情. 2. A 只處理感情, 不處理其他的東西.

    但沒有人發現 "邏輯區" 或是 "理性區". 因此你很容易透過生理學的方法發現某個行為跟感情有關, 但很不容易發現某個行為跟理性有關. 這類的實驗在設計上就 bias 了得到某行為有感情的成份的結論, 但很不容易得到相反的結論. 有可能設計控制實驗, 但很不容易.

    作者最後暗示邏輯思考只要有感情的成份, 他就不 "純粹". 這也很明顯是錯的. 就算我們發現數學家在作證明的時候大量的使用 "感情區", 也不代表他的證明不是純粹的邏輯. 做證明的過程就算不是純粹的邏輯, 結果仍然可以是純粹的邏輯. 許多定理都能用完全用電腦導出, 電腦當然沒有感情區, 但他們也會做出一樣的結論

    ReplyDelete
  7. 抱歉,看三遍才看懂,上一篇是誤解的廢話,請刪除,謝謝。3G

    ReplyDelete
  8. 我好奇的是,實證哲學會比傳統哲學更加有效推出真理嗎?這點令我質疑,畢竟第一關要面臨的就是研究限制的挑戰。3G

    ReplyDelete
  9. 我也覺得這種實驗哲學聽起來頗有意思。但好像又不是那麼新鮮。至少在十七世紀,就有一批哲學家組織 Royal Society,宣稱要研究實驗哲學了。他們認為要研究自然,不能光靠腦袋理性推論,更重要的是要做實驗。人們後來稱這些實驗哲學家叫「科學家」。

    此外,看了這新實驗哲學舉的例子,我有個印象是,他們似乎都是藉由問卷的方式在做實驗,這種方式也許更像社會或人類科學的實驗(而且還是裡頭比較簡單的實驗),而比較不像自然科學實驗。

    做實驗的哲學家,究竟是在做怎樣的實驗呢?

    ReplyDelete
  10. 3G︰

    我想,你想問的應該是「實驗哲學的研究方法對傳統哲學有沒有幫助」。因為沒有實驗哲學家會完全放棄傳統哲學研究方法的。在問卷和科學研究之外,他們還是需要傳統哲學的推論和問卷之前的事先的思想實驗。

    oxide︰

    嗯。在問卷這方面,他們和傳統哲學家的差別的確只是思想實驗找多少人來回答而已。我想那些使用神經科學研究來佐證/推翻關於人的道德判斷的哲學理論的實驗哲學家可能會比較符合你的期待。

    (抱歉這麼晚才回應,因為不小心忘了orz)

    ReplyDelete
  11. 據說實驗數學可以幫忙找出一些[為真但無法證明]的定理(或者說,目前尚未發現的公設)。

    在某本討論哥德爾不完備定理的書中看到的。

    我覺得這個大概會是理性推理哲學的邊疆,人類心靈的極限。

    ReplyDelete
  12. 有個定理好像是用人腦+電腦證明出來的...
    四色地圖問題:
    http://en.wikipedia.org/wiki/Four_color_theorem

    不過我更好奇的是...
    假設實驗哲學成為主流的話,你會如何區分哲學與科學?

    ReplyDelete
  13. 我覺得這個 Knobe effect 還蠻神奇的, 怎麼跟我想像剛好相反...我以為 A 組應該更多人認為大熊故意阻止生態遭到破壞, 畢竟生態遭到破壞應該會良心不安, 但是在董事會上當然要裝得一副只為公司利益著想的樣子(不然你 CEO 就別幹了), 最後隨便找個藉口說賺不到錢一舉兩得。另一方面, 破壞生態對大熊又沒好處, 幹嘛蓄意破壞?當然是因為有錢賺才破壞阿(除非大熊從小是 vandalism 愛好者, 但是對環保有責任心的人怎麼樣也比 vandalist 多吧?)。這兩組的人真不知道是哪個星球來的, 想法還真特別阿。

    另外我不是很明白這為甚麼跟傳統預測抵觸, 很明顯做問卷的這兩組人根本不是哲學家, 大概也沒受過甚麼教育, 兩個問題寫的明明白白「這個開發案會造成生態嚴重的破壞,但這不在大熊的考量之中,他只關心公司的利益。」怎麼可能還會得出蓄意破壞和阻止蓄意破壞的答案?很明顯, 他們有沒有好好的理解這兩組問卷的問題都有疑問, 而既然他們對題目的理解可能跟哲學家有差異, 那 Knobe 做出來的結論可能根本無效。事實上我對原問卷與根據原問卷做出來的結果就有疑問, 大熊究竟是「沒有把「生態嚴重破壞」納入考量」, 還是「宣稱沒有把「生態嚴重破壞」納入考量」?如果 Knobe 設計問卷的時候的想法前者, 問卷答題者的理解很明顯是後者。

    而你文章似乎沒有說明清楚, 傳統理論的「認為行為的意圖只和行為的目的有關」的意思是指「多數人都會認為行為的意圖只和行為的目的有關」還是「哲學家認為行為的意圖只和行為的目的有關」?如果是後者, 那無論前面的問卷做出甚麼結果都不會和傳統理論抵觸, 因為做問卷的人根本不是哲學家。即使是前者, 在(前述)問卷理解錯誤的情況下, 行為的目的(1. 賺錢, 2. 保護環境, 3. vandalism)根本不明確(因為可能一切都只是宣稱), 似乎也無法達成和傳統理論相觸的結論。

    ReplyDelete
  14. ⊆∀⊥⊻ιN︰

    『大熊究竟是「沒有把「生態嚴重破壞」納入考量」, 還是「宣稱沒有把「生態嚴重破壞」納入考量」?』

    是前者啊,你再看一次例子啦!

    哲學理論試圖分析人們使用概念的方法,如果這樣的分析和人們事實上的行為有出入,哲學家只有兩個選擇︰1.承認自己分析的概念漢人們使用的概念不是同一個,或者2.承認自己的分析是錯的。

    ReplyDelete
  15. phiphicake:

    我又看了一次, 但還是不是很明白, 可以請你開示一下嗎...囧

    很明顯這個實驗的關鍵在於「這不在大熊的考量之中」這句話。每個人對於同一個問卷可能有不同的答案, 但是有可能有兩個人的答案是相同的, 但是由於他們對「這不在大熊的考量之中」這句話的理解不同, 導致他們回答的答案不同。但這一點我卻沒有在 Knobe 的分析中看到。

    如果是我拿到這份問卷, 我會不知道要怎麼理解這句話。如果單純的按照字面來考慮, 那無論是 A 問卷還是 B 問卷, 大熊都不是蓄意阻止或是破壞, 因為這樣就跟原題目矛盾了。那放一個這麼明顯的矛盾在問卷裡到底是甚麼意思?而當 B 組的人說「大熊是故意破壞了生態」又到底是甚麼意思?

    1. 大熊雖然沒有考慮任何跟生態有關的事情, 但是他的潛意識裡想破壞生態?

    2. 大熊本來就想破壞生態, 只是故意拿賺錢當幌子?

    3. 大熊又想破壞生態又想賺錢, 剛好有個計畫可一舉兩得?

    我想不出第四種理解這句話的方法。而無論是 1. 2. 還是 3. 都跟「這不在大熊的考量之中」矛盾不是嗎?

    ReplyDelete
  16. ⊆∀⊥⊻ιN:

    似乎是我們對那個句子的詮釋範圍有不一樣的理解。就我自己而言,我只會給第一種理解欸。我完全無法想像有人會以第二種方式理解那個句子。

    至於你無法make senseB組的回應,我想這應該是因為我翻譯得不夠好...

    比起"大熊是故意破壞/保護生態的"你覺得下面這幾種會不會比較好?

    大熊是蓄意破壞/保護生態的
    大熊是有意圖地破壞/保護生態的
    大熊是有意破壞/保護生態的

    ReplyDelete
  17. 凃爾幹以前是學哲學的,深受法國新康得主義的影響,他一生致力於將康德哲學社會學化...不知道這跟你提到的實驗哲學是不是同一回事?

    ReplyDelete
  18. Blackout︰

    我沒看過塗爾幹,不過我猜不是。

    ReplyDelete
  19. 若要替實驗哲學做定義

    把他視為一種特別用來解決哲學問題的工具未嘗不妥,縱使他有科學的技術成分,但更重要的是解決問題,尤其是哲學界的問題。

    ReplyDelete
  20. 陳雨棠:

    我可以同意實驗哲學是一種能協助我們在解決哲學問題這個任務上有所進展的工具。但要把這個當作它的定義,恐怕不太恰當。能協助我們在解決哲學問題這個任務上有所進展的工具有很多種,包括邏輯、概念分析..而它們和實驗哲學不是同一種東西。

    ReplyDelete
  21. 感覺起來,實驗哲學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哲學家對『個人直覺』想要有個實證基礎啊。
    必須透過科學的方法論來進行實驗好滿足哲學研究的需求,這很有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