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2009

哲學和科學的分贓問題

寫完這篇談科學對道德判斷的說法的文章之後,我有一組問題︰

  • 根據pyridine,就目前的科學成果,我們還無法得出「道德判斷是否真的是來自於,比起理性思維,跟情緒反應、美感判斷更接近的機制」這樣的結論。然而,怎樣的科學發現才足以支持這樣的結論?例如說,我們要發現人在做道德判斷時使用了具有什麼功能的腦神經組?再來,這樣的科學發現(至少在原則上)是可能的嗎?

  • 不管科學家在這裡能幫上什麼忙,如果哲學家自己想要獨立地確認道德判斷是否真的是來自於,比起理性思維,跟情緒反應、美感判斷更接近的機制,我們能不能僅依靠思想實驗,或者其它哲學手段?

這組問題的重要性在於,它們是在討論哲學和科學的功能以及(如果有的話)分界。

13 comments:

  1. 該篇文章的爛點應該是莫名奇妙的推論。

    實驗雖然不清楚,但是原則上應該是做得到的。觀測不同決策時使用的大腦區域,我想是滿常見的方式。

    Hume就在只有思想實驗/自然實驗的狀態下,推論出理性是情感的奴隸這種結論。我想只要對日常生活有足夠的觀察力,大多數人都能夠推理出同樣的結果。

    ReplyDelete
  2. 我的猜想, 最有可能的就是 "道德判斷" 並不是一個 "東西". 他是許多不同心理活動的總稱. 有些道德判斷是這樣, 有些是那樣. 這就好像問 "體育跟腳的關係比較直接, 還是跟手的關係比教直街?" 答案是要看哪一種體育.

    ReplyDelete
  3. Kris: 要是有興趣的話我推薦你讀一讀 Michael Shermer 的 "The Mind of the Market". 我以前已經提過, 我不贊成 Shermer 的主要論點, 但他這本書的確是嘗試刻劃出一種未來可能的經濟學, 是以神經科學與演化為基礎的. Shermer 不是專業的科學家 (也不是專業的經濟學家), 他沒有能力處理他想要回答的問題, 但我認為他大致走的方向, 是正確的, 或是只少說是我心目中未來的人文科學.

    Shermer 的主題雖然是經濟, 但他所說的經濟常常落入道德的領域. 如: 什麼是公平? 這是道德判斷非常重要的問題. 你要是想知道道德跟情緒比較相關還是跟理性比較相關, 也許答案是它其實跟經濟最相關.

    我不贊成把 "理性", "感情", "審美" 這些當作神經生理學研究的主題, 因為那些是哲學家的區分, 我不認為那些區分是正確的. Shermer 的書有關演化的部份多多少少 convince 了我, 經濟判斷可能是非常基礎的認知功能.

    ReplyDelete
  4. nidor:

    你說 "實驗雖然不清楚,但是原則上應該是做得到的。觀測不同決策時使用的大腦區域,我想是滿常見的方式". 你不妨嘗試假想一下這種實驗要怎麼做. 我覺得是很困難的.

    ReplyDelete
  5. 這個篇 wikipedia ent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Ultimatum_game) 解釋 ultimatum game. Ultimatum game 是一個行為經濟學的實驗. 你覺得這是一種道德判斷嗎? 我覺得它在測試的跟 "公平" 原則有關, 跟道德多多少少托不了關係.

    玩 ultimatum game 時所作的決定, 跟血液裡的 oxytocin 濃度相關. 這就麻煩了, 因為掃描器無法偵測 oxytocin. 做這個實驗的科學家, 讓 subject 玩 ultimatum game, 但不時的要走進房間裡抽他們的血! 你可以想像這要花許多錢才會有人願意當 subject.

    順便一題. 我參加過一場 Pat Churchland 主持的 seminar, Michael Shermer 是來賓. Pat 堅持要找兩個聽眾現場玩 ultimatum game. 我正好坐第一排. 我的回答 Michel 說 "是冷血的資本主義豬才會做的決定."

    ReplyDelete
  6. 當然這種觀測很可能只會是某種間接證據。
    比如說可以得到「一般人進行某種道德決策時,使用的大腦區域與某種美感判斷所使用的大腦區域接近。」這樣的觀測結果。
    (當然這兩個決策都必須是明確定義的活動)

    這是否暗示這兩種決策可能相關?應該有。
    這是否說明這兩種決策完全相同?這就說太滿了。
    這是否說明可以推廣到其他種類的道德決策與其他種類的美感判斷?應該還要更多的數據才能支持這樣的假說。

    ReplyDelete
  7. 題外話:
    @"但不時的要走進房間裡抽他們的血"
    我比較好奇的是...他們沒想到要用IV catheter嗎?
    如果可能的話,是否可以設計一台機器,
    接到他們手臂上的靜脈留置針,排定時間自動抽血....
    (不曉得成本會不會比人工抽血更高Orz)

    另外,除了血清檢體,唾液似乎也有人在用...
    可是有的研究認為使用唾液檢驗是沒有用的
    http://tinyurl.com/l7qjjq
    所以該如何設計有效又簡單的實驗方式還真是困難...囧

    ReplyDelete
  8. ns2a2002: I don't think the usual experimental subjects (ie. undergrade students) would let you put an IV on them.

    ReplyDelete
  9. Only if you have them poorly paid..... XD

    ReplyDelete
  10. nidor: 就算有很充裕的實驗經費, 驗血這種 invasive 的方法很不容易通過 human subject committee. 裝 IV 管就更不用說了. 在西方國家大概是沒有可能被核准的.

    有幾點值得注意: 首先, 我們在講 "大腦區域" 時要小心. 大腦的確是有功能分化 (如有視覺區), 但一旦超過感官, 運動這類的基本功能, 大腦的分化就很不確定了. 你要是做實驗比較道德判斷與美學判斷的腦活動, 結果正好是有兩個不同的區域有反應, 那種機會是非常非常小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這兩者同時牽扯到幾十個甚至上百個腦結構. 要比較許多不同區域的細部差異, 是非常困難的.

    最大的問題是實驗要怎麼設計. 假設我們採用最簡單的 fMRI 實驗設計. two-block. Block A 要受試者做道德判斷, block B 做美感判斷. 問題是要受試者做道德判斷, 你一定得解釋一個情境給他聽. 但美感判斷通常不是這樣. 要是腦區域 X 只在 A 有反應, 但在 B 沒有反應, X 可能是:

    1. 處理語言的機制
    2. 專門處理語意的機制
    3. 處理有關 social interaction 的機制
    4. 模擬情境的機制
    5. 對角色產生同感的機制
    6. 回想自己相關經驗的機制
    7. 回想法律條文的機制...等等等.

    你很難在這許許多多可能的認知功能中 isolate 出哪一個是跟道德有關的. 還有一個麻煩之處在於控制 arousal/attention 的差別. 要是你的受試者對道德問題特別有興趣, 對美感正好比較沒有興趣, 他就會在 "A" block 比較用心, 在 B block 比較不在意. 那你偵測到的 X 訊號可能只是這個 attention/arousal 的差別而已.

    ReplyDelete
  11. 我想這個問題出在"定義"上,什麼是價值判斷?他包含什麼且嚴僅與絕對性,並排除那糢糊地帶。例如真的能獨立出價值判斷,那可以找尋較為貼近科學的方式(許多研究牽扯到研究論理而宣告中止)。我不知道現在科學儀器能否運用到"神精元"的頻率、傳導、密度來做研究,如果可以做到,或許「比較道德判斷與美學判斷的腦活動, 結果正好是有兩個不同的區域有反應」這樣的可能性會大大提升。
    另外,受試者也可能成為研究的限制,或許在找尋受試者前就做「道德」、「美感」的評估,就像IQ「智力商數」,以數值的方式做篩選,儘可能的排除「對於道德、美感反應都極高、極低」的受試者,也可以提升此研究的效度。
    或許這樣測出來的研究結果較貼近"真實"。
    另外,研究裡來看哲學與科學的分工,我認為是哲學代表是"效度"(例如這樣的邏輯是否正確,或可以推到母群體嗎),科學代表的是"信度"(例如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實驗)。3G

    ReplyDelete
  12. pyridine:

    你考慮的問題是如何解釋觀測數據的問題,而不是觀測本身的問題。
    但是對於操作型定義明確的實驗方法而言,「一般人進行某種道德決策時,使用的大腦區域與某種美感判斷所使用的大腦區域接近。」這樣的觀測結果,應該是做得到的。

    ReplyDelete
  13. (還是題外話...)
    @"做這個實驗的科學家,...但不時的要走進房間裡抽他們的血!你可以想像這要花許多錢才會有人願意當 subject."
    因為每次扎針都會產生痛覺,如果能在實驗一開始就在手上on cath就可以避免一直要承受針頭進入皮膚的痛苦...
    參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Peripheral_venous_catheter
    如果能減少受試者挨針的次數,應該可以讓比較多人敢接受實驗吧?

    (題內話)
    這種心理學問題還是讓各位大師級的來發言就好了...XD
    前陣子確實有報章雜誌發表過跟oxytocin有關的議題...
    ex."劈腿、盲目愛情 將有藥可醫"
    http://twfbi.ee-everenergy.com/1410.html
    所以oxytocin真的很讓人感興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