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09

實驗邏輯(experimental logic)

實驗邏輯(experimental logic)是沿用實驗哲學(experimental philosophy)方法的邏輯哲學研究。簡單地說,這個領域裡的邏輯哲學家們把他們的大屁股從沙發裡拔出來,走進人群,藉由實證的量化的方法取得證據,然後用這樣資料來佐證或推翻哲學主張。
這篇文章提到了最近的一個實驗邏輯研究,研究者調查人們對於邏輯矛盾的直覺,發現其實很多人認為某些在古典邏輯之下會構成矛盾的句子是make sense的,例如
The circle is near the square, and it isn't near the square.
這顯示,人們認為「is near」和「is not near」這兩個述詞並不完全互斥,而是存在著一些重疊的灰色地帶,使得人們可以合法地使用它們來描述兩個東西之間的同一個關係的同一個面相。
我相信那些完全不接受邏輯矛盾的人對這個結果會有一些毛病可以挑。例如說︰
論證Q
這個研究的受訪者真的是把「is near」和「is not near」裡面的「near」當成同一個概念來理解,並且把「not」當成概念的反面的標示詞嗎?如果是的話,實在很難想像他們如何能在不犯錯的情況下認為P是一個make sense的句子;如果不是的話,那麼P事實上在那個脈絡底下根本無法表達任何會在古典邏輯底下導出矛盾的式子,更罔論作為大眾接受邏輯矛盾的實例了。因此,根據這樣的反駁,即使填寫問卷的民眾這沒有犯任何錯,個問卷結果也無法顯示民眾真的接受嚴格意義下的邏輯矛盾︰他們接受的不是邏輯矛盾,而是一個就字面而言會被邏輯學家形式化成邏輯矛盾的句子,而他們並不使用和邏輯學家一樣的方法來理解這個句子。
然而,如果我們堅持這樣挑毛病,邏輯上的「P and not P」似乎就直接了當地根據定義成為不可能被接受的句子了,完全沒有討論空間,也沒有餘地讓實驗哲學家藉由蒐集人們使用概念的直覺來建構異例。
值得注意的是,論證Q攻擊的是研究方法而非結果︰如果這個論證是有效的,不管我們藉由問卷得到什麼樣的結果,這個論證都可以有效地用來攻擊它們。換句話說,如果論證Q有效,我們早在做邏輯問卷實驗之前,就已經可以知道這樣的實驗在「民眾是否會接受嚴格意義下的邏輯矛盾?」這個問題的爭論上插不上腳。這代表(至少,這個例子中使用的)實驗邏輯研究方法沒有用、註定不可能達成哲學家期許的結果嗎?
我不覺得實驗邏輯作為一種研究方法沒有用、註定不可能達成哲學家期許的結果。我相信論證Q是錯的,它誤解了實驗邏輯學家企圖利用這個例子裡的問卷結果來宣稱的結論。不過,在說明自己的診斷以前,我想聽聽大家的想法。

2 comments:

  1. 在自然語言的使用上,應該會有一些與形式語言不一樣的地方吧....

    例如說在討論near這個概念的時候,自然語言可能使用的是模糊邏輯而不是二值邏輯。

    更重要的問題是,人的確是會犯錯的。我們很可能藉由問卷得出占星術的確有效的大眾意見,但這並不代表占星術就真的有效。

    ReplyDelete
  2. nidor︰

    我想那正是重要的點︰

    我們做了問卷,我們回收問卷,我們發現問卷結果根本不符合哲學在這個領域的傳統理論的預測。我們該怎麼辦?修正傳統理論?或者告訴大家你們統統用錯了概念?我們該如何決定在什麼情況下應該採用哪一個應對方案?

    我相信這個問題在哲學上有很大的意義,因為它直接關切了哲學的方法論。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