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2009

道德責任不需自由意志

哲學界裡有件事情一直讓我覺得很離奇︰許多人相信,道德責任(moral responsibility)的存在預設了被決定論(determinism)和不相容論(incompatibilism)威脅的自由意志。我相信這個想法是錯的,一個簡單的推論︰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倚賴道德責任(或者其它有著不同名字但是社會功能一樣的東西/概念/想法),而我們不知道決定論為不為真,因此,道德責任的存在不可能預設任何「如果決定論為真,就不存在」的東西。

更具體地說,事實上我們使用道德責任來做一些事情︰區分該處罰和該獎賞的人,並且依此賞罰︰阿條見義勇為,因此得到明日花全集;當大熊欺負我,小丸就罰他跪主機板。而顯而易見地,就算決定論和不相容論都為真,人類還是會依照一模一樣的判準在各種狀況下行動,我們進退應對的模式並不會因為哪個形上學理論被確認為真或為假而改變。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不過我相信我們需要一個不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理論,我將在未來的文章裡說明這個提案。

28 comments:

  1. 你的推論是錯所引用的假定,你並沒有證明它。它也不是自明的:「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倚賴道德責任」。這是你"觀察"的?何謂「道德責任」?這概念對你來說是自明的?或者,你願意試著說明一下?

    可能,決定論是否為真,我們還沒有定論。但當一個行動的主體沒有自由時,你該(我指的是一種同情觀點的反問)要求它(他?祂?)承擔「道德責任」?它會不會只是一種「強迫性的約束」而不是「道德的」?

    主張道德責任,確實與決定論與否無論證上的直接觀係,但它所假定的「自由」的可能性,卻是與決定論的主張有所沖突。

    我不認同你這篇文章的主張,但我欣賞你的部落格。期待你對「不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論」的提案。

    ReplyDelete
  2. 給白鹿:
    Derk Pereboom 有本叫Living without freewill的魔物。聽說一開始他先把一竿子支持自由意志的打死,在最後又證成了道德的必要。

    ReplyDelete
  3. 唔會不會是定義的問題?

    即使決定論為真,我們在現實社會生活中也無法真正得知事件的所有因果關係,所以決定論是否為真與「實際應用上的道德責任」(像你所說的區分懲處等)並無關聯;即使決定論不為真,「實際應用上的道德責任」依然有它必須存在的實際理由,而這理由是屬於現實社會生活的運作範疇,像你說的:「不會因為哪個形上學理論被確認為真或為假而改變」(至少直觀上我也不認為會有立即、確實的改變)。

    但是,若「道德責任」純粹意指「人們應該/不應該做什麼事」或是其他相似的概念,那麼我們不用顧及現實社會生活的應用,而只需要聚焦於這個問題邏輯上是否能成立;而我相信「應該/不應該」的問題在人們有選擇自由的前提下才有意義。

    「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倚賴道德責任」我想這裡的道德責任和「道德責任的存在預設了被決定論威脅的自由意志」所提及的道德責任可能意義有所差別;雖然我相信兩者有某種程度的關連。決定論成立與否──就算成立了我想這世界也不能立刻被描述得更清楚──不能改變前者的應用方式與意義,但能決定後者邏輯上是否成立。

    ReplyDelete
  4. aa︰

    @你的推論是錯所引用的假定,你並沒有證明它。它也不是自明的:「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倚賴道德責任」

    這就是為什麼我加註「(或者其它有著不同名字但是社會功能一樣的東西/概念/想法)」。我們事實上實行賞罰,而我假定賞罰倚賴道德責任,如果有人不同意,我樂意以「實行賞罰倚賴的某個東西」取代「道德責任」一詞。

    Kenosix︰

    聽起來很酷,謝啦!我會去找來看看。

    John︰

    我看不太懂「但是,若「道德責任」純粹意指「人們應該/不應該做什麼事」或是其他相似的概念,那麼我們不用顧及現實社會生活的應用,而只需要聚焦於這個問題邏輯上是否能成立;而我相信「應該/不應該」的問題在人們有選擇自由的前提下才有意義」和它下面的那一段欸。你可以多說一點嗎?

    ReplyDelete
  5. 這是不是跟康德所說的「善意志」有關聯呢?

    ReplyDelete
  6. 早安,Risha︰

    我不知道欸,什麼是康德的善意志?

    ReplyDelete
  7. 「導德責任的存在預設了被決定論威脅的自由意志。」這個命題本身就是一個不相容論的命題。因為相容論的命題就是「導德責任的存在預設了一個不被決定論威脅的自由意志。」

    所以為了否證你在這篇文章所企圖否證的命題,並不需要完全取消自由意志這個概念,而可以僅在相容論中尋找答案。

    ──

    另外,關於人類社會在不知道決定論的真假的條件下,已經先倚賴道德責任(或名稱不同但內容近似)的概念運作;所以無論決定論這個形上學立場的真假,都不影響人類社會是否會使用道德責任這個概念,因為已經廣被倚賴的「道德責任」此概念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或任何「只要決定論為真,則必假」的概念。這個推論其實問題不小。

    第一、把自由意志視為「只要決定論為真則必假」的概念,在開頭已經說過,是預設了不相容論的立場,但事實上對「自由意志」這個概念的理解依然有不少「相容論」的意見。

    第二、人類社會確實在不知道決定論的真假的條件下,已經廣泛倚賴道德責任這個概念而運作。但這不能得出「這個已被廣泛倚賴的概念不可能預設任何會受決定論的真假而左右其真假的概念。」

    人不是完美的邏輯生物,人知道如何進行邏輯思考,但不見得總是邏輯地思考任何事。姑且同意自由意志必會因為決定論為真而為假,在不確定決定論這個形上學理論為真或為假之前,人類社會確實可以很不理智地使用自由意志這個概念,只要它有用。

    第三、至於假設未來的有一天,人類證明了決定論為真,那麼人類社會是否會繼續依賴道德責任這個概念?至少在相容論還未被否證的條件下,人類依然可以繼續使用預設了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概念,因為相容論的自由意志並不因決定論為真而為假。

    ──

    總地來說,我同意自由意志和決定論之間的問題是一個困難的問題,畢竟決定論的影響力在科學發展日漸精進的現在愈來愈大,如果可以繞過自由意志來談論道德責任,確實是一個可行而且很值得思考的進路。

    但若要宣稱「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或者「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一個只要決定論為真,就不存在的概念」,那這篇文章的論證明顯是不充份的。(而且我懷疑有沒有其必要性)。

    甚至,在我看來,與其說自由意志的預設會造成道德責任這個概念的使用的困難,所以我們應該拋棄自由意志的概念;我反而認為,對道德責任(或者道德這個概念)進行懷疑反而是更合理的。如果我們不能說明我們對「應然」的判斷的根據是什麼,不能說明道德價值的基礎是什麼,建立在這之上的責任問題反而顯得次要。

    ReplyDelete
  8. IsaacStein︰

    @「導德責任的存在預設了被決定論威脅的自由意志。」這個命題本身就是一個不相容論的命題。因為相容論的命題就是「導德責任的存在預設了一個不被決定論威脅的自由意志。」

    抱歉我沒說清楚。我的「被決定論威脅的自由意志」指的是在形上學爭論結束之後大家才會對其存在與否有共識的那個自由意志,而非特指不相容論者說的自由意志。

    @第一、把自由意志視為「只要決定論為真則必假」的概念...

    我並不把自由意志視為「只要決定論為真則必假」的概念,這一點我在文章第一段沒有說清楚,再次道歉,我會回去把那些東西補起來。我事實上是把我要討論的自由意志視為「如果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為真,則不存在」的東西。這在文章的第二段可以看得出來。

    @第二、人類社會確實在不知道決定論的真假的條件下,已經廣泛倚賴道德責任這個概念而運作。但這不能得出「這個已被廣泛倚賴的概念不可能預設任何會受決定論的真假而左右其真假的概念。」

    我的下一篇文章會處理這個問題。

    原則上我的回應是這樣︰如果道德責任預設自由意志,那麼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的為真會使得任何人不需要為自己的任何行為負起道德責任,這會使得我們沒有辦法證成任何道德譴責或讚許。
    事實上我們需要證成道德譴責和讚許,至少在法庭的脈絡裡,而如果一種特定的道德責任存在的條件使得這些譴責和讚許不可能被證成,我們就不應該接受這種條件。

    如果在某一種證成規則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被證成,談論這種證成規則有什麼意義?

    ReplyDelete
  9. @如果道德責任預設自由意志,那麼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的為真會使得任何人不需要為自己的任何行為負起道德責任,這會使得我們沒有辦法證成任何道德譴責或讚許。

    那麼我對這個論題的問題則會是:決定論為真有其有力的許多經驗證據,但不相容論則沒有;同時,決定論為真有其實用上的價值(幾乎物理理論都至少預設了物理世界的決定論為真),但不相容論也沒有這種價值。

    所以我們有理由為了保留道德責任而對決定論做出讓步,但卻缺乏理由對不相容論做出與決定論同樣程度的讓步。

    畢竟,如果我們要因為某些概念的真假其實會被另一些未定真假的概念的真值所左右,就拋棄那些概念的使用,其實是很不必要的做法,無論在科學的討論還是哲學的討論上都是如此。

    這樣說吧,以一個間接證法(歸謬證法)的規則來看,「道德責任預設自由意志」這個命題是和「決定論為真&不相容論為真」衝突,在缺乏其他理由的情況下,我們沒有辦法判斷要拋棄的到底是自由意志/道德責任/決定論/不相容論,這四個概念的哪一個,不是嗎?如果說決定論和道德責任這兩個概念有其實用的必要性(這點我當然存疑),那麼放棄自由意志而不是放棄不相容論的理由是什呢?

    @如果在某一種證成規則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被證成。

    畢竟,要道德責任在自由意志的證成規則下,不能證成任何東西,至少需要預設不相容論為真,那麼,為什麼我們要這個預設?

    ReplyDelete
  10. IsaacStein︰

    @...那麼放棄自由意志而不是放棄不相容論的理由是什呢?

    Good point! 謝謝你。

    我想我得提供進一步的論證才能回應這個質疑。不過如果我做不到,我也樂意退一步宣稱「要嘛相容論為真,要嘛道德責任不預設自由意志」。

    ReplyDelete
  11. IsaacStein︰

    我想了一下,初步的回應大概會是這個樣子︰

    先從你之前的一段話說起︰

    @...如果我們要因為某些概念的真假其實會被另一些未定真假的概念的真值所左右,就拋棄那些概念的使用,其實是很不必要的做法...

    不過,如果那些其存在受到左右的東西有一些可靠的替代品,我們應該樂意而支持那些功能一樣,但是我們可以確定其存在的東西。

    問一個問題︰預設自由意志的存在,有什麼用?

    除了可以用來談責任之外,我還真的不知道它有什麼用。如果我們擁有一些和不相容論+決定論(甚至不相容論和非決定論)相容的替代品,我們便有理由就剃刀原則砍掉自由意志。

    ReplyDelete
  12.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就算在我們的世界決定論和不相容論都為真,而且每個人都相信這一點,我相信我們依然會使用一模一樣的道德律則,我們的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依然會用一模一樣的論述辯論,我們的陪審團依然會經歷一模一樣的判斷心理機制,投出一模一樣的票。如果這些行為預設了具有某些社會功能的道德責任概念,這樣的道德責任概念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

    ReplyDelete
  13. 我從頭再一次閱讀你的原論證,企圖分析它,我來試著重組一下論證的結構:

    「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倚賴道德責任(或者其它有著不同名字但是社會功能一樣的東西/概念/想法),而我們不知道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為不為真,因此,道德責任的存在不可能預設任何『如果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為真,就不存在』的東西。」

    a.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倚賴道德責任。
    b.人類事實上不知道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為不為真。
    c.如果決定論和不相容論為真,則自由意志為假。
    d.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

    可是從a,b,c到怎麼得出d?從b和c可以得出
    e:人類事實上不知道自由意志為不真。

    從e又「或許」可以得出
    f:自由意志可能為假。(至少在一個可能世界中,自由意志為假)

    那麼,如果要從a和e得出結論d,我們至少需要以下前提
    g: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所倚賴的東西(例如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任何人類事實上不知道是否為真的概念(例如自由意志)。

    若要從a和f得出結論d,則需要另外一個前提
    h:人類社會的運行事實上所倚賴的東西(例如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任何可能為假的概念(例如自由意志)。

    透過可能世界的概念來解讀g和h,各自都有兩種詮釋:

    g':在現實世界中人類社會的運行所倚賴的東西,在所有可能世界中都不預設任何人類在現實世界中不知道是否為真的概念。
    g":在所有可能世界中,人類社會的運行所倚賴的東西都不預設任何人類不知道是否為真的概念。

    h':在現實世界中人類社會的運行所倚賴的東西,在所有可能世界中都不預設任何至少在一個可能世界中為假的概念。
    h":在所有可能世界中,人類社會的運行所倚賴的東西都不預設任何至少在一個可能世界中為假的概念。

    但在我看來,無論何種解讀,g和h都是假的命題。人類社會的運行倚賴太多人類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為真的概念;也倚賴太多可能為假的概念。但在拋棄g和h這兩個命題(無論以何種方式解讀)之後,我不曉得「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這個結論還能被如何論證?

    ReplyDelete
  14. IsaacStein︰

    你說得對。我同意原來的論證裡訴諸了某些強到我似乎沒辦法建立的命題(而且我似乎不嚴謹地使用了「不可能」這個詞)。

    不過我相信道德責任和其它某些人類社會運行訴諸的東西還是有所差別。例如說,人類社會的運行曾經訴諸祭司的魔力(用來判斷誰是罪犯,或許),然而,當人們知道其實祭司沒有魔力之後,他們審判犯人的方法就改變了,有一些本來會是犯人的人,變成不是犯人。

    然而,就算我們知道自由意志不存在(在那些決定論為真、不相容論為真,而且大家都知道這件事的世界裡),我們還是會在所有的審判裡用一樣的方法使用道德責任這個概念。這就是我說的道德責任不預設自由意志的意思。

    ReplyDelete
  15. @就算我們知道自由意志不存在(在那些決定論為真、不相容論為真,而且大家都知道這件事的世界裡),我們還是會在所有的審判裡用一樣的方法使用道德責任這個概念。這就是我說的道德責任不預設自由意志的意思。

    以上這一段的說法算是重述了以下這一段的文字:

    @就算在我們的世界決定論和不相容論都為真,而且每個人都相信這一點,我相信我們依然會使用一模一樣的道德律則,我們的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依然會用一模一樣的論述辯論,我們的陪審團依然會經歷一模一樣的判斷心理機制,投出一模一樣的票。如果這些行為預設了具有某些社會功能的道德責任概念,這樣的道德責任概念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

    然而關於這一段我依然有疑問。姑且在取消「不可能」這類模態詞後,以二值邏輯的方式把論證寫成以下樣貌:

    a.[決定論&不相容論]→~自由意志
    b.[決定論&不相容論]→人類對道德責任的判斷是A
    c.~[決定論&不相容論]→人類對道德責任的判斷是A
    d.人類對道德責任的判斷是A→~自由意志#

    我仍然看不出來這個論證是如何成立的?似乎沒有邏輯規則能夠從a,b,c三個前件推出d這個結論。那麼,缺少的前提是?

    ReplyDelete
  16. IsaacStein︰

    那個論證的確沒辦法推出(d)。不過我並不主張(d)啊。

    我論證的不是自由意志不存在,而是道德責任不預設自由意志︰即使沒有自由意志,我們還是可以使用道德責任做我們原來用它做的所有事情,而且我們可以在不在任何意義上犯錯的情況下這樣做。

    ReplyDelete
  17. 我的d寫錯了,不過即使是寫錯的那個d也並非「自由意志不存在」,而是「人類對道德責任的判斷是A→(預設了)~自由意志」。

    當然,我發現這是錯的解讀,因為你的結論是對一個條件句的否定,即:

    d':~「人類對道德責任的判斷是A→(預設)自由意志」

    或甚至衷於原句:

    d":~「人類對道德責任有判斷→(預設)自由意志」

    但無論是d'還是d"也都推不出來。

    ──

    我的理解是,如果你不採取道德實在論的觀點,如果道德責任的判斷是根據人類對於實際的需求而設定的制度,並不以自由意志為前提來實踐對道德責任的判斷。

    你想說明的是「道德責任可以不以自由意志做為前提」?還是「道德責任必不會以自由意志做為前提」?還是「人類從未以自由意志為前提來判斷道德責任」?

    我想當然不會是第三個,畢竟事實上就是有這麼多理論是以自由意志來理解道德責任。所以只可能是剩下來的第一或第二個。

    根據原本的文章,因為你使用了「道德責任不可能預設自由意志」,我以為你的結論傾向於第二個較強的宣稱:「道德責任必不以自由意志做為前提」,也就是是宣稱道德責任的概念與自由意志的概念至少在邏輯上衝突(不可同真)。但我看不見你對這個邏輯衝突做過說明。

    然而你這一次的回應卻似乎是第一個較弱的宣稱:「道德責任可以不以自由意志為前提」,也就是是宣稱道德責任的概念可以在不引用自由意志的前提下被正確理解或使用。然而即使在這個前提下理解。這個宣稱我可以同意,但似乎就喪失了原本文章的強烈企圖:我們必不可以自由意志為前提來理解道德責任;而必須以其它進路來確立道德責任的概念。

    ──

    或者,我忽略了什麼詮釋的可能,是你其實真正的意思?

    ReplyDelete
  18. IsaacStein︰

    『然而你這一次的回應卻似乎是第一個較弱的宣稱:「道德責任可以不以自由意志為前提」,也就是是宣稱道德責任的概念可以在不引用自由意志的前提下被正確理解或使用。』

    這的確是我的想法。抱歉因為一開始沒有說明清楚讓你誤解了。

    不過,我相信這個想法也不是瑣碎的,畢竟它和傳統道德責任理論不相容。而且,當道德責任從自由意志下被解放,我們就更有機會剃掉自由意志。

    另外,我相信,用自由意志解釋道德責任,就像用二元論解釋心靈,是不必要且在理論上沒有生產力的。

    ReplyDelete
  19. @我相信,用自由意志解釋道德責任,就像用二元論解釋心靈,是不必要且在理論上沒有生產力的。

    這是另一個我感到興趣的宣稱。從你的數個回應當中一再地發現你認為「自由意志」這概念「沒有用」,它是「僅為道德責任的證成而存在」的概念,因此認為如果道德責任可以被別種概念證成,我們就可以拋棄這個棘手而沒有生產力的不必要的概念。

    但事實是如此嗎?人類是因為想要證成道德責任才討論自由意志嗎?就像,人類是為了解釋心靈才開始採取二元論嗎?我想,之所以自由意志或二元論的概念會這麼普及,正是因為那是人類在經驗自己時的一種直覺。並不是說直覺總是有意義的或總是重要的,但,至少直覺是不可等閒視之的。

    即使解決了道德責任的問題,要宣稱「既然道德責任在理論上不需要預設自由意志,我們便可拋棄這個沒有生產力且不必要的概念了」,依然有其困難,因為人們依舊不會拋棄自由意志這個概念,因為這是一個強烈的直覺。

    先前你說到,除了可以用來談責任之外,你不知道自由意志這個概念還可以用來做什麼?例如「愛」,對另一個人的「愛」;例如「創意」,要如何判斷一個「創意」屬於誰?或甚至「生命的意義」,畢竟多數人對自我的認識都是先從「自由」或「自主」的方式來理解或認識,什麼是「我的」想法?什麼是「我的」行為?如果我不能「決定」我自己的任何事情(所謂決定,就是指我那些除了受自己決定之外,不受其它原因決定的決定),我要怎麼看待「我」?

    @如果我們擁有一些和不相容論+決定論(甚至不相容論和非決定論)相容的替代品,我們便有理由就剃刀原則砍掉自由意志。

    最後,關於你提到的剃刀原則,我並不認同這種用法。剃刀原則要求的是,在我們有兩種(含)以上各自內部融貫的解釋模型時,使用最少概念的解釋模型是較佳的。但用「決定論+不相容論」與「決定論+相容論+自由意志」來描述現在競爭的兩種解釋模型,我認為是不當的描述。因為「相容論」或「不相容論」不是一個獨立的理論,它們是「關於自由意志這個概念的兩種理論」。前者是以「相容於決定論」的方式來理解自由意志;而後者則是以「不相容於決定論」的方式來理解自由意志。兩種觀點下的「自由意志」的內容有根本上的差異(例如,前者不同意PAP而後者要求PAP)。因此真正彼此競爭的解釋模型的「決定論真+不相容論的自由意志真+不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和「決定論真+相容論的自由意志真+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其實並沒有誰比誰簡單的問題(而其實看起來,傳統的自由意志觀點的道德責任理論似乎更簡單)。

    所以我認為剃刀原則並不適用。

    ReplyDelete
  20. Isaac︰

    關於自由意志的用處︰我相信愛、創意、自我都可以有不依賴自由意志的定義,或者是可被某個可以有不倚賴自由意志的概念取代的東西。不過這目前只是意見而已,因為我沒有理據。

    『因此真正彼此競爭的解釋模型的「決定論真+不相容論的自由意志真+不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和「決定論真+相容論的自由意志真+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其實並沒有誰比誰簡單的問題(而其實看起來,傳統的自由意志觀點的道德責任理論似乎更簡單)。』

    後者的ontology比較大啊。

    ReplyDelete
  2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2. 或許自由意志的存有論問題很大,所以用一個模糊的概念來解釋另一個模糊的概念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但,如同你的相信,你相信愛、創意、自我……都可以有不依賴自由意志的定義,其實我或許沒有你那麼強烈的信心,但至少也同意這是一個可行的進路。然而,在我們準備要丟掉一個沉重的存有論包袱的時候,我的問題是,人類真的能夠這麼「輕鬆」地去適應另一套龐大的理論系統的改變嗎?

    如果說,為了道德責任對人類社會的重要性(或者根本性),即使放棄了我們現在普遍接受的自由意志理論,人類社會依然會繼續利用道德責任的概念運作下去,但這個「繼續運作」不會是一個無痛的過程,而且會是一個很痛的過程,尤其當這個轉變甚至必須擴大到其它領域例如愛、創意、自我……等等概念時,這是我提這些概念用意。

    回到存有論的包袱,自由意志的討論也不總是預設了一個存有學的立場,至少就我所閱讀的相容論立場,「自由意志」被理解為一種「自主性」(Free will as Autonomy)或者自我決定的能力,這個能力不要求傳統的「自由」(as alternative possibilities)觀,自然也沒有傳統上的包袱。

    以相容論的觀點來看自由意志,幾乎捨棄了傳統自由意志的形上學基礎,而是以日常生活對「自由」一詞的使用做概念上的分析,在這個分析底下,我個人認為它除了保有了「自由意志」這個存在已久的「名」之外,實質上可能與你企圖做的事情相去不遠,這到底算是拋棄自由意志還是保留自由意志?我還不知道該如何看待。

    或許傳統不相容論的自由意志有其存有學的包袱,但是後來的相容論立場還有這個包袱嗎?我想並沒有。不過這可能必須取決於,你認為的後者比較大的ontology指的是什麼吧!

    ReplyDelete
  23. Isaac︰

    『如果說,為了道德責任對人類社會的重要性(或者根本性),即使放棄了我們現在普遍接受的自由意志理論,人類社會依然會繼續利用道德責任的概念運作下去,但這個「繼續運作」不會是一個無痛的過程,而且會是一個很痛的過程,尤其當這個轉變甚至必須擴大到其它領域例如愛、創意、自我……等等概念時,這是我提這些概念用意。』

    我同意。

    我想,我說的拋棄自由意志,指的是拋棄自由意志「as alternative possibilities」的觀點。我說的造成ontology比較大的東西,指的也是那個。

    ReplyDelete
  24. 應該不能"不預設自由意志的道德責任理論",難啦
    因為,這個論証有指社會一直在不知道人是否真的自由下都在用道德這個概念,所以其他道德概念在日常運用中是可以和自由分開
    但常識上不是這樣
    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是,我們不自由時,道德責任會下降
    例如,法庭辨案,你自主決定的成分少,法律責任就少

    因此,我們使用道德責任這個概念時,不是和自由無關的(至少和關係自由的信念有關)
    而如果人人都知道自由是一個假的概念,則就算我們的行動一樣,但明顯是至少我們對事物的態度會很不同

    ReplyDelete
  25. tsang_ho_fish:

    我並沒有說道德責任不預設我們平常談論的那種自由意志。我主張的是道德責任不預設「被決定論和不相容論威脅的自由意志」。

    ReplyDelete
  26. "我主張的是道德責任不預設「被決定論和不相容論威脅的自由意志」"
    但我直覺認為是預設的喔
    因為,例如車子車死人,我們不怪車,是因為其沒有能力決定其行動
    (直覺地想)我們會抓司機,則是因為他可以

    一事物如果沒有自主決定(非被決定)之能力,好像難以談上其道德責任
    因此我們是預設了事主是"不被決定的"(至少是某程度)

    如果可以証明一個人的自由(作為一種能力)較低,其道德責任(一般社會而言)是較低的

    ReplyDelete
  27. tsang_ho_fish:

    我想我們會同意,一個人必須為自己在未受脅迫的情況下深思熟慮才做出的行為負責。

    但是,一個行為是在未受脅迫的情況下深思熟慮後做出來的,並不代表這個行為並不是在很久以前就被因果地決定:或許行為者的基因、生活背景和當下的條件事實上就決定了他考慮到最後一定會「選擇」做出那個行為,但這應該不是免除責任的藉口。

    我相信,當我們說人有自主決定的能力,我們並不是在說人可以脫離因果鍊隨機行動,我們是在說,人的思慮過程和價值觀在(最後導致他做出那件事的)因果鍊中扮演特定的功能。有一些人的思慮過程和價值觀沒有在那種因果鍊中扮演特定功能,例如神經病、被脅迫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說他不需要負責,或者只需要負比較小的責任。

    ReplyDelete
  28. tsang_ho_fish:

    雖然這樣講,但其實我並不期望這能說服你,而且這也不是我的最終方案。這個問題在當代分析哲學界還繼續爭論中,我希望有機會我能介紹幾個有影響力的自由意志理論。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