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2009

推拿和接客

婦女團體主張,性工作除罪化是在散播不正確的價值觀。

我覺得很奇怪,用性器官吞吐性器官讓人感到舒服藉此營生,跟用手推拿肩背藉此營生,這兩種工作到底有什麼重大差別,使得當大多數人覺得前面那種ok的時候,就要有人開始唉唉叫。

女權主義的主要精神應該就是抗議大家不該基於跟無關緊要的因素(例如性別)做出歧視和差別待遇。那麼,他們為什麼自己要基於撫弄的人體部位的不同,在對推拿師和按摩愛好者毫無意見的同時,企圖阻斷援交妹生路並且譴責那些花錢做愛的人?

16 comments:

  1. 我覺得受到傳統價值觀的制約這點還是佔比較大部分,
    儒家思想對女性要保有貞潔這點相當注重。

    「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矛盾的是,
    當她們越是看中這點,
    反而越是將女權給壓制在下。

    ReplyDelete
  2. 我是nameofroses
    婦女團體≠女權主義者
    我想真正搞清楚狀況的女權主義者不會反對性工作除罪化

    ReplyDelete
  3. 問他們是否支持男性性工作者吧!

    nameofroses說婦女團體並非都是女權主義者實在是一針見血啊!讓我想到環保團體往往也很亂來,沒事在追什麼電磁波、說什麼心靈環保要反賭場、還放生……

    ReplyDelete
  4. 我記得荷蘭有合法的妓女。
    我是認為性工作沒什麼不好,都是一種工作。
    但是我不認同"雛妓"存在,所以我不認同"援交妹"存在。3G

    ReplyDelete
  5. 畢竟打炮比按摩爽

    各種'正派'宗教或傳統理論都反對過高的慾望啊~

    ReplyDelete
  6. 我個人支持Kaede的看法,是價值觀在作祟,這也是我修了一學期的性別與文化的心得之一。
    如果我們將這點價值觀剝除,提倡「女人與男人在性方面應享有同等尊重」(諸如此類的觀點),並施以壓力(輿論或政府明令宣導)的話,我相信以女性主義或是性別文化為號召所掀起的論戰會少很多(順便說,我個人支持男娼女優的存在)。
    只是總有人搞不懂,他們先認定了女性天生是受委曲的,並且最大的委屈來自「性」,於是提倡女性必須自性之中解放,所用的方式是將和性有關的一切看得更嚴重、隱晦不談,認為這就是尊重。這讓我相當不解。
    順便說,大叔,我用FF結果留言還是一樣令我難堪地消失了呀,只是瀏覽較為順利而已,就個人立場,我還是希望你的部落格可以與IE共存。

    ReplyDelete
  7. 如果相較於開放性工作所導致的負面效應,
    若禁止性工作可以有比較少的負面效應的話,
    那就有合理的理由禁止性工作...

    有很多人宣稱,紅燈區的設置會導致更多犯罪問題產生...
    但是,這有很嚴謹的社會學研究支持嗎?(很抱歉我沒讀過相關論文...)
    現在也許需要蒐集更多其他性交易合法的國家的研究,
    才能確保禁止性工作會是一個比較合理的作法。
    畢竟,禁止性工作是對於某些人工作權力的剝奪。

    不過以上這種效益論的看法該如何跟義務論"協調"呢?
    義務論者會同意性工作合法化嗎?

    ReplyDelete
  8. 不過就另一方面來看...
    性工作跟推拿有很大的差異。
    理論上,性交時應該是會有性高潮的...
    但是推拿應該是不會有高潮吧(?)(我指的是負責推拿的人)

    據說某些非洲國家會對女性割除clitoris以減少女性高潮...
    (http://www.twh.org.tw/03/a.asp?artcatid=007&nouse=39)
    從這點來看,禁止女性隨意享有性高潮似乎是一種父權(或至少是某種權力)的壓迫??

    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分析哲學家會如何看待這個現象呢?

    ReplyDelete
  9. Kaede、nameofroses、Yel、DCTea︰

    我同意。

    3G︰

    你是說你反對開放未成年者進行性工作嗎?

    不來的可勞得︰

    哈哈,這個點很有趣。所以他們就是見不得別人好XD

    DCTea︰

    IE沒辦法跟現在的留言區共存啊..

    ns2a︰

    義務論只是一個理論的分類。只要一個理論以行為的性質作為道德上禁止與否的區分,我們就把他分到義務論。換句話說,義務論本身無法告訴你哪些行為是被禁止的。

    是什麼讓你覺得義務論和效益論在這裡必須被調和?為什麼不是,例如說,其中一個事實上是假的,可以完全被放棄?

    關於性交易和按摩的差異。我想你是在幫他們設想可能的辯護,所以我說明一下可能的反駁︰

    1.我相信只有很少的援交妹會在工作時達到高潮...

    2.就算有,這個差別也是道德上無關的差別啊。我們為什麼要禁止人家做那種會讓他很爽的工作?

    ReplyDelete
  10. @是什麼讓你覺得義務論和效益論在這裡必須被調和?為什麼不是,例如說,其中一個事實上是假的,可以完全被放棄?
    如果一個問題使用效益論判斷的結果會與義務論判斷的結果相衝突,
    我們應該遵從何種觀點?(還是說,根本就不會有這種衝突?)

    @我想你是在幫他們設想可能的辯護
    我沒有在替任何一方辯護...
    只是要揭露出婦女團體的偽善的一面,
    也許禁止娼妓說是要保護女性,實際上只是減少女性的性自主。

    ReplyDelete
  11. 婦女團體不等於女性主義者 而更常以反女權的型態出現

    之前婦聯會等等官太太組織 就可見一般

    ReplyDelete
  12. ns2a︰

    我也不知道他們衝突時該怎麼辦,這是一個尚在爭辯中的問題。

    Anonymous︰

    可以舉個例嗎?他們幹過什麼事?
    下次記得留名字哦。

    ReplyDelete
  13. 社會上大多數的人都很平凡,感覺到被侵害,卻不知是為什麼,無法思考解決問題,反而製造更多問題。

    有人說接客和推拿一樣,沒有什麼好禁止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嘴巴和屁眼也一樣都有洞,為什麼不用嘴拉屎、用屁眼吃飯呢?

    有人說性工作沒什麼不好,都是工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在這個不景氣的年代,老媽、老姊去從娼,要在家門口貼紅紙慶祝了。

    性工作和吸毒一樣,都是「干你屁事」的行為;不予限制,是基於對個人的尊重和自我負責的原則,並不是因為性工作和按摩一樣,或者僅是一種工作。對自己的感覺和想法要誠實,不然,如何討論問題呢?

    ReplyDelete
  14. To 樓上:

    正如你所說,如果接客沒什麼好禁止的,你舉的例子也同樣不能禁止,但你舉的例子並沒有人禁止啊,只是你自己不願意這麼做。

    ReplyDelete
  15. @婦女團體≠女權主義者
    @我想真正搞清楚狀況的女權主義者不會反對性工作除罪化

    1.婦女團體確實不等於女性主義者。
    2.女性主義者確實有反對性產業與色情產業的立場,如Dworkin等基進派女性主義立場。

    不同的立場來自於不同的理由,她們以什麼理由反對色情產業/性產業是我們應該檢討和思考的對象,而不是預設結論「真正搞清楚狀況的女權主義者不會反對性工作除罪化」因此規避和其他立場溝通的機會甚至責任。

    當然,紀惠容本人的立場與基進派女性主義立場又有不同,這是另一點。

    ReplyDelete
  16. 「用嘴拉屎、用屁眼吃飯」很明顯地會傷身體:胃酸會傷食道、食物沒有用牙齒咬碎可能會傷到大腸、沒有經過唾液分解過的多醣不容易在小腸消化……等等。
    但是性行為會這樣傷身體嗎?如果會的話人類大概早就絕種了。

    ReplyDelete